<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欺骗
    却说老夫人交代给张厚琦芸的事情之后,张厚倒还是比较上心,因为从琦娇的婚事中,他已经是得到了不少好处,太子即位之后一路升官。本来他已经看好了一个今科的进士,很有才学,但是家境不好,回来和老夫人以及王氏商量了一下,都觉得还合适,就准备找人探问一下那边,让他上门来提亲。

    可是王氏从琦娇那里带来的消息一下子打破了张厚的计划。

    “什么,你说琦娇不可能在有身孕了?”张厚脸上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是。”

    “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到死是谁害的琦娇?”张厚恨恨地说道。

    王氏这时候自然不敢将事情的真相讲出来。她只能说道:

    “谁知道那宫里的女人那么多,谁都有可能。”

    “你是怎么教的女儿,琦娇也是怎么这么不小心?”张厚指责王氏,王氏听了张厚埋怨女儿,不高兴起来。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重要是看看下一步怎么!可怜我们娇娇受了这么大苦。”王氏说着用帕子抹了抹眼睛。

    “你哭什么,又不是说不管她了!”张厚一见王氏抹眼泪就不由得心烦。

    “那依老爷说怎么帮她?”王氏不依不饶。

    “你总的让我想想吧。”

    “我倒有一个办法,就是不知道老爷同意不同意。”

    “你说说看。”

    王氏趁机将她自己的主意说了出来,张厚听了微蹙着眉头说道:

    “这恐怕不妥,我已经托了人去问那陈进士的意思,这要是不成……再者说了,找个宫女什么的也可以,不一定非要琦芸去。”

    “老爷咱么这三个女儿,就是娇娇命最苦,进到那么个吃人的地方又摊上这样的事情,咱们不帮她,她可怎么办。玉姐嫁了人就好像没有这个娘家。说走就走,给这个娘家带来了什么。现在芸姐儿又自己去过好日子,只有娇娇可怜,但是还是事不忘家里。老爷这官做的跟娇娇就没有什么关系吗?再者说了想想,现在皇上还没有子嗣,要是琦芸进去能够一举得男,那么咱们张家以后还有什么可愁的,而且对芸儿也是一件好事。她也能帮衬帮衬自己的姐姐。”

    张厚听了王氏后半段话也有些心动,但是他又说道:

    “可是现在并没到选秀的时候,这琦芸怎生进宫?”

    王氏听张厚的口风一变,心中欢喜。

    “要是老爷同意,我自有办法。”

    “什么办法?”张厚问道。王氏在张厚的耳边悄声说了几句,张厚听了不住的点头。

    琦芸自从得知了张厚打算将自己嫁给今科的进士,心中十分欢喜,她摸着自己亲手绣得新嫁衣,心里充满了幸福的感觉。委屈了这么些年能换来这样的一个结局,她觉得一切也都值了。

    白姨娘和琦芸一样。对于这些年来王氏的利用和刁难,也不再计较了,终于给琦芸找了一个好归宿,她知道琦芸只是一个庶女,不可能有丰厚的嫁妆,于是将自己这些年来省吃俭用的所有积蓄换成银子一千两给了琦芸。

    琦芸不忍心要,这些年白姨娘过得有多艰难她是看在眼里的,但是白姨娘一再说自己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看见琦芸穿上红嫁衣,嫁到正经人家做个正妻,现在这都已经实现了。还有什么不舍得的。琦芸便将这些银子收了起来,想着自己以后过好了,一定要想办法将娘接出来,过上几天好日子。

    这天早上。琦芸像平常一样早早起来到王氏房里请安。令她奇怪的是王氏并没有像平常一样对她爱理不理,而是很关心地让她一起陪着用早餐,之后又拿出一只簪子和一对和田玉的手镯给琦芸,这一突然的变化让琦芸有些受宠若惊。

    王氏打量着琦芸,这些年出落得是个大姑娘的样子了。虽然不比琦娇那样美貌,但是却有一种小家碧玉的妩媚温柔。尤其是小脸上那一对梨涡。更是给她增添了几分可爱。王氏很满意,她相信皇上一定会看上琦芸的。

    “芸儿,我前儿去见过你三姐姐,她在宫里寂寞的很,非常想你。眼看着你就出嫁了,我想着让你到宫里去陪陪你姐姐,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这……”琦芸有几分迟疑,她心里明白琦娇怎么会想念自己,但是又不知道王氏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也就是几天,绝对不会耽误你的事情,何况现在老爷还没有托人去说。”王氏特意加重了语气,琦芸听了知道这是王氏威胁自己,但是她同样不能拒绝。一旦她说不,就意味着那桩亲事一定会被王氏搅黄。

    “女儿也很想念姐姐,不知母亲要女儿什么时候动身?”王氏一听琦芸的话,马上换上笑脸。

    “事不宜迟,明儿一早你就动身吧,住上几天回来就等着听好信儿吧。”琦芸心里惊惧,但面上还是羞涩的笑笑。 王氏一高兴又让双福拿出几批好料子给琦芸。

    第二天一早,王氏就派人到琦芸房里看着收拾打扮,一切都停当后,拉着琦芸到了王氏的屋子。刚用了早饭,就有宫里的人出来,说是昭嫔选张家的四小姐进宫一叙。王氏连忙催促琦芸跟着宫里来的人走,白姨娘看着琦芸被拉走,也有些担心,但是总想着王氏并不能这样明目张胆地害琦芸,她却从来没想到这是她最后一次见到自己心爱的女儿。

    张府离皇宫并不是很远,琦芸坐着宫里派得轿子,不过一顿饭的功夫就进了宫门。琦芸一路上心情忐忑,不知道等待她的将会是什么?当轿子停下来的时候,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姑娘请下轿,娘娘已经久候多时。”一个尖细的声音说道。

    琦芸依言下了轿子,只见眼前是两扇朱红的宫门,四周是高耸的宫墙,门上的铜钉闪闪发亮,耀得她睁不开眼睛。

    “姑娘,这边请。”那个收纳拂尘的公公又说道,一面在前面带路,琦芸跟到后面进了大门。不知道穿过了几重的回廊,领路的公公才在一所院落停下来。正房的门口站了两个宫女,看见琦芸走过来,便说道:

    “姑娘稍等,奴婢去禀报娘娘。”琦芸颔首。

    不多时就有宫女出来,看着琦芸说道:

    “娘娘有请。”

    琦芸跟着那名宫女进了正房,转过一副琉璃的山水屏风,就看见正位上坐着一位遍身绫罗的美人——正是琦娇。琦芸低着头走过去,跪在琦娇的面前说道:

    “拜见昭嫔娘娘。”琦娇听了琦芸的声音,才说道:

    “你我姊妹何须行此大礼,快些起来。”琦芸知道琦娇并不是真心地让自己别行礼,于是说道:

    “尊卑有别,礼不可废。”所以仍是按规矩将大礼行完。

    琦娇也没有再让人阻拦,而是坦然地受了琦芸的大礼。当琦芸行完礼,琦娇才让人赐坐。

    “妹妹,我们姐妹真是好久不见了。我这一进了宫身不由己,不像你和大姐姐、二姐姐还能时常见个面。倒真是有些想念这些姐妹了,现在想想那个时候闹得别扭真的不算什么,可笑的紧儿。”琦芸听了这话还以为琦娇是真有些想着姐妹,或者是想让姐妹们看看她现在的风光,这才把一颗心稍稍放下。

    “其实大姐姐和二姐姐也不长回来,二姐姐现在去山东了,也不容易回来了。”

    “哦。我倒还是挺想念她的,二姐夫还是那样,没个一官半职?”

    “二姐夫说是在福王府里挂了个什么职,所以这次才跟着福王去了山东。”

    “原来是这样。”琦娇心里倒有些满足感,毕竟她有一样比琦玉要好,她嫁得男人是天子,虽然他不是只有她这一个女人。

    “你来一趟也不容易,还是我求了皇上的。走,我带你逛逛去。”

    琦娇说着起身,琦芸也连忙站起来,垂首站在旁边。琦娇倒是心情很好的样子,拉着琦芸向外面走去。

    说是外面,其实琦娇并没有带琦芸到外面去,只是在她这昭容殿里转了转,就说到有些累了,让宫女带着琦芸下去安歇。

    给琦芸安排的是琦娇起居院子里东面的一间屋子,里面布置的十分精致,比起琦芸在张府的院子好了不知道多少,更妙的是屋子后面还有一个小的浴房,里面竟然是用汉白玉砌成的浴池,温泉水正冒着腾腾热气。

    琦芸舒舒服服洗了个澡,换上了琦娇给她准备的衣裳,轻薄柔软不知道是什么面料做得。宫女们早就准备好了午膳,琦芸一个人用过午饭,就在屋子里这儿转转,哪儿看看新奇的不得了。一张黄花梨的拔步床,悬挂着的浅粉色帐子竟然是用绫锻制成的。黄花梨的圆桌上摆着一盆半尺多高的珊瑚,红艳艳的很是好看。架子上陈列的都是经年的古董。窗前的桌子上摆着一个妆盒,琦芸拉开一看里面是满满的各式胭脂水粉,光是胭脂就有几个不同的颜色。琦芸到底也还是小孩心性,看见这样的东西自然很是欢喜,便把心里那些疑虑渐渐打消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