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一百七十章 美梦
    琦芸在张府里实在是没有什么存在感,因为琦玉的事情老太太不待见她,这府里也就没有什么会看重她。本来在二房还能跟着琦娇一起在王氏面前承欢,但是自从琦娇进了东宫,王氏也就没有什么兴趣再去搭理她这个庶女。张厚对自家的女儿向来不怎么上心,何况白姨娘又不受宠,哪里能在她面前说上话。

    本来琦芸还心有不甘,可是后来听到琦莹一个堂堂尚书的嫡长女竟然在婆家也备受欺负。那么她这样一个小小的庶女,还有什么指望,就这样呆在家里也挺好的。可是后来听说琦莹的事情被琦玉知道之后,琦玉硬是帮着琦莹将整个局势翻了过来,琦芸这个时候忽然后悔起当时听了母亲的话,把琦玉得罪了个彻底,要不然这时候还有这个热心的姐姐可以求助,而且老夫人也不会对自己那样冰冷。

    在这个家里唯一还有些关心可怜琦芸的也就是张潇新娶得妻子杨纹。因为张厚一直非常看好杨熙,但是很遗憾没能和杨家结亲。王氏又喜欢杨纹知书达理,性子温和,更加上杨纹的父亲杨大人也是一方大员。在琦娇进宫以后,王氏就托人向杨夫人提亲。杨夫人是看着张潇长大的,对他的人品非常满意,现在虽说只是举人,但是他的伯父是吏部尚书,外祖是内阁大学士,这样条件的人家那里去寻,当然是满口答应。于是在头年年底,张厚就做主将杨纹迎进了门。

    杨纹以前也见过琦芸,但是因为嫡庶的分别,跟琦芸也没怎么有很多的接触。但是她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姑娘,看着琦芸在府里艰难地生存,也不禁起了恻隐之心,因此常常邀琦芸一起,姑嫂俩儿说说话,开解开解琦芸。

    琦芸对于杨氏的好意自然是感佩在心,时常送一些她亲手做得荷包、手帕、鞋子什么的给杨氏。这样一来二去,两人的关系倒是越发亲近起来。

    这一切被白姨娘看在眼里,她暗暗盘算能不能借杨氏把琦芸的事情向王氏催一催。她自己曾经隐晦地向王氏提了提,可是却被王氏骂了一顿。说她不看看自己的身份地位,一个小姐的事情也是她一个姨娘能操心的。白姨娘被王氏训了一顿,便再也没有勇气向王氏提。可是眼看着琦芸的年纪一天天大了,可是张府里没有人提起过要给琦芸找个什么样的归宿。

    这一天白姨娘趁着王氏中午休息的时候,悄悄去找了杨氏。杨氏对这个白姨娘到没有什么感觉,只是很奇怪,白姨娘有什么事情会找上自己,但是也还是和颜悦色地接待了她。

    “都说二少奶奶待人好,我今儿见了果然如此。”白姨娘笑着向杨氏道。杨氏只是笑笑,知道这只不过是她的客气话。

    “姨娘今儿到我这里来是有什么事情吧。”白姨娘听见杨氏问得这样直白,倒有些局促。

    “不瞒二少奶奶说,我今儿确实是有事情求二少奶奶。”

    “不知是什么事情,姨娘这么看得起我?”

    “二少奶奶进门以后看顾琦芸我是从心眼里感激的。可是您也知道她在这府里是最不受待见的。”

    “姨娘说这倒是我也有些好奇,当年记得在山东的时候。玉姐姐对琦芸很是关心,怎么才回京一年多就变了。玉姐姐每次回来也就是到老太太处坐坐就走,根本不来见这个妹妹。”白姨娘一听,脸上微赧。她当然不能说是因为当年琦芸帮着王氏算计琦玉,才导致两人交恶。

    “两个人有一些误会,没有说开,结果越结越深,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杨氏知道必是有一些说不出口的原因,就也没有再问。

    “二少奶奶,你是个爽快人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我今天来是想请您帮帮琦芸。”

    “琦芸,怎么了?” 杨氏奇怪地问。

    “二少奶奶。琦芸今年已经过了十五,可是这婚事…… ”

    “这事情你可找错人了,我初来京城那里认识什么人?”杨氏笑着摇摇手。

    “二少奶奶,我不是请你帮琦芸说个人家。而是想请您在太太面前透透风,琦芸是该说人家了。”

    “原来是这样。可是这事情太太恐怕有自己的考量,我能说上什么话。”

    “二少奶奶一定行的,俗话说长嫂如母可不是这么个道理。”杨氏听见白姨娘说的不像,也没有计较,低头不语。

    “只求二少奶奶在太太面前探探口风。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杨氏见白姨娘说着眼泪就涌出来了,不禁也有些难受。就说道:

    “姨娘可是给我出了个大难题,可是我这人有心软,最见不得别人过不去,也罢算是芸妹妹和我也投缘,我就帮她这一回吧。”

    “多谢二少奶奶的大恩大德。”白姨娘说着就要跪到地上,杨氏急忙拉起她,

    “这可是不得,姨娘快起来,叫人看见了什么样儿。”

    “是,是。”白姨娘连忙起来。

    白姨娘走了之后,杨氏就开始思索起来。白姨娘既然这样着急,说明她根本没有从王氏那里知道什么,那也就是说王氏可能根本不想管这件事情。所以她去找王氏,可能反而会弄巧成拙,让王氏以为自己和白姨娘有什么勾结。所以这王氏是坚决不能找的,到底找谁好呢?杨氏很快就想到了一个人,老夫人,毕竟琦芸也是老夫人的亲孙女,最合适不过了,可是这怎么说还是要好好想想。

    也是事有凑巧,这一天是平阳侯夫人的小孙女及笄之日,老夫人和平阳侯夫人一向交好,便要去赴宴,但当时柳氏和王氏都有事情,脱不开身,于是就让两个孙媳妇陪着老夫人去。

    张济的媳妇性子腼腆,不爱说话。杨氏则是性子活泛,又会逗老人开心,因此老夫人就比较喜欢杨氏。在回来的路上老夫人让杨氏跟自己坐一辆车,陪自己说说话,杨氏对这样的机会自然是求之不得。

    老夫人想起琦玉还不满十五岁就嫁了人,不由得感叹,

    “玉儿可怜,连个及笄之礼都没有过就成亲了,嫁过去谁还会想着她呢。”

    “祖母,玉姐姐虽说没有过及笄礼,但是却嫁了个好相公。上次玉姐姐回娘家的时候,我看着二姐夫对玉姐姐照顾的很。我们都羡慕的紧儿。”老夫人听了倒是很高兴,戏谑道:

    “难道潇哥儿待你不好?”一句话把杨氏弄了个大红脸。

    “祖母!”老夫人难得笑得很开心。

    “是呀,女人一辈子不就是图嫁个好相公,玉儿也算是让我放心了。谁能想到原来外头传你二姐夫是个浪荡子,谁知道玉儿嫁过去,才知道这是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的好人。”杨氏见老夫人高兴,就把话题往琦芸身上引。

    “咱们家下来是不是该芸妹妹过及笄礼了,算起来家里也只有这么一个女孩子了。”

    “芸儿是肖牛的,已经过了。”

    “原来芸妹妹都已经十五了,也快该找婆家了。”杨氏的话让老妇人沉默下来。杨氏看老夫人的脸色,知道她不高兴,但是自己的目的已经达成了,就看老夫人下来怎么做了,于是赶紧用其他话把话题引开。

    果不其然,没过了几天,老夫人就将张厚和王氏叫到自己的正德堂。 看着张厚和王氏,老夫人气不打一出来。

    “知道我叫你们今天来做什么?”

    “儿子不知,还请母亲明示。”

    “你们两口子都忙着琦娇的事情,可还记得你们还有一个女儿?”

    “母亲,我们怎么会不记得芸儿呢?”王氏陪笑道。

    “今年芸儿多大了?”

    “十五过了。”王氏小声回到。

    “你也知道十五过了,好歹也是做别人嫡母的人,枉人家孩子叫你这么些年母亲,都十五的大姑娘了,这亲事怎么还没定下来?难不成是让别人笑话我们张家!”张厚听了母亲的话,有些不满意地瞪了王氏一眼,赶紧向老夫人道:

    “母亲,我们正在给芸丫头看着呢,只是没个合适的。”王氏听了张厚的话,也赶着说道:

    “是,看了几家都不满意。”

    “哦,是吗,那还是我错怪你们了,不知说的是那些家说出来咱们一起参详参详。”

    “这……”张厚和王氏只是随口说出来哄哄老夫人,那里真有什么人家。

    “总之,这件事情进么要尽快办了,免得让外人说闲话,说我们张家虐待庶女。而且一个庶女也不要眼界太高,差不多的人家也就行了。”

    “儿子知道了。”张厚赶紧答道。

    “是,媳妇也会留意的。”王氏也连忙应道。

    没多久,王氏就将白姨娘叫道自己屋子,

    “我知道你心急琦芸的事情,可是怎么能把这件事情捅到老太太哪儿,要不是看在这几年你还听话的份儿上,我可不会饶了你。”

    “太太明鉴,卑妾怎么会做那样不知好歹的事情,何况老太太那里卑妾也说不上话呀。”

    “那倒也是,可是这是谁说的呢?琦芸的事情老爷说了等着今年春闱,外地的举子上京,挑个好的给琦芸,这可满意了吧。”

    “多谢太太的大恩大德。卑妾和琦芸会一辈子记得的。”

    这样一个消息让琦芸的心像久阴的天气忽然放晴,一下子敞亮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