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成谶
    尽管大家对老皇上的突然故去心有存疑,但是朝堂上有王大学士的力挺,后宫里有皇后娘娘的支持,在国不可一日无君的论调下,太子还是如愿以偿的继承了皇位。

    他为了彰显自己的孝心,下令京城内的各个寺庙、道观各要击钟三万杵,替驾崩的老皇上“造福冥中”。同时京城内禁屠宰一月,禁乐舞三月。皇帝大殓的日子,皇后、淑妃以及太子河太子妃等率领一干宫眷身着素服前往祭奠。

    在京的文武官员以及三品以上命妇,要连续三天,每天早晚两次,身着丧衣由入宫哭灵举哀。分封在外地的亲王、郡王、王妃、郡王妃、郡主及文武官均于本地面向宫阙哭临致丧。太子在出殡的时候,更是哭得昏倒在地,令观者无不落泪,纷纷赞叹太子的仁孝。这场葬礼盛大而隆重,完全掩盖了子弑父、臣弑君的丑恶。

    几天之后的登基大典,颁布诏书新皇即位,接收文武百官的朝拜,各地藩王也纷纷上表祝贺。紧接着就是后宫的分封原东宫太子妃被尊为皇后,原来的两位侧妃分别被封为敬妃和瑾妃。琦娇原是良媛分位较低,没有被封为妃,只封了个昭嫔,但是因为皇上的宠爱,还是特别赐了一个昭容殿独住,而不像其它的嫔只能几个人住在一起。

    原来老皇上的后宫,有所出的可以出宫随子安居。没有所出的被尽数安置在广平宫中。皇后被尊为太后,新皇特赐长春宫给太后颐养天年。原来的四妃,宸妃已经被打入冷宫,贤妃早逝,只有淑妃和莲妃还在,但是也没有所出。新皇孝悌尊淑妃为太妃,特别赐长宁宫居住。

    只有莲妃让皇帝伤了脑筋,一方面舍不得这样一个可人儿,另一方面也害怕引起朝臣的弹劾,不敢将她留在宫中。后来还是跟了皇上十几年的高海想了一个万全之策。只说莲妃愿意为老皇上祈福。自愿带发修行。便在后宫选僻静处专门建了一个别院,让莲妃在里面居住。这样一来不仅朝中众人无话可说,而且更为重要的是,皇帝去探视莲妃也该更加方便一些。

    却说琦娇现在被封为嫔。王氏可以名正言顺的每个月来探望一次,但是比起在东宫的时候,还要不方便些。前一阵子,王氏到处寻访名医,一直未果。一个偶然的机会听见人说起民间的那位女医。王氏就动了心。这位女医就是上次琦玉给琦莹找的,她一般不出诊,上次是琦玉许了她许多药材,让她能够给更多的老百姓治病,她才答应出诊的。王氏也是一样,用同样的办法终于说动这位女医。但是又怎么将她带进宫呢,这可让王氏犯了难,毕竟皇宫不像东宫还容易进一些。

    后来琦娇知道了这件事情,倒是想了个办法。

    她趁皇上到她宫里来的时候,向皇上提出到城外的观音堂去一趟。皇上有些犹豫:

    “这嫔妃出宫的事情可不小。你为什么要到那里去?”

    “那些日子寿王叛乱的时候,陛下总是在外面,几日不见。臣妾当时向菩萨许愿,只要陛下能安全,臣妾宁可减自己的阳寿十年。”琦娇说着眼睛都红了。

    “爱妃!” 皇上见了琦娇泫然欲泣的样子,心里也有几分感动。又想到因为怕后宫里摆不平,只给琦娇封了个嫔。但是自己登基一事,多得琦娇的外祖父的鼎力相助,因此对琦娇也觉得有些愧疚,便说道:

    “爱妃。你待朕的心朕知道,你想去就去吧。不过注意安全,多带些人。”

    “臣妾多谢皇上的垂怜。”

    “你为朕祈福,是朕应该感谢你才对。”

    “皇后那边……”皇上也知道皇后有些不待见琦娇。便善解人意地说道:

    “爱妃不必担心,一切有朕。”

    “陛下,臣妾还有一个不情之请。”琦娇趁机说道。

    “什么?”

    “臣妾想叫上母亲同去,臣妾已经有好久没见过母亲了。”琦娇半是撒娇地说道,一面牢牢抱住皇上的胳膊,用脸轻轻摩挲他的肩膀。皇上那里禁得住琦娇这样的举动。早就将一切规矩忘到九霄云外去了,恨不得早早拉了琦娇共度**,当下满口答应。琦娇得了皇上的许诺,心里高兴,尽心尽力地伺候皇上。

    并第二天一早皇上下旨,令昭嫔择日到观音禅院代他还愿,并赏赐了黄金百两,绢帛若干。皇后知道这样的旨意,想起皇上昨夜在昭容殿过夜,便心中了然,当下传来琦娇,好生嘱咐了几句,让她不要误了皇上的事情,倒是没有刁难她。

    十月初二的那天早上,琦娇在一众御林军的护卫下,摆起仪仗浩浩荡荡地向观音堂行进。观音堂从来没有接待过这样的贵客,自从接了信儿,宫里就有人来指挥打扫,布置,仔细勘察了线路,以免出现了纰漏。

    琦娇到了这里,拜完了菩萨,就到庵主安排的精舍歇息。这时就有人将王氏领了进来,那个女医也乔装成下人的样子跟着一起进来。琦娇借口要和母亲拉家常,遣退了一众侍女。屋子里只剩下她们三人,那位女医上来坐在琦娇对面,伸出手指按上了琦娇的手腕。王氏和琦娇都神情紧张地注视着她。开始她的脸色还好,后面变得越来越凝重,眉头也渐渐皱了起来。

    “怎么样?” 王氏忍不住问道。那个女医闭上了眼睛,没有说话,继续诊脉。王氏怕影响了她,也不敢再说话,只是死死盯着,连大气也不敢出。

    过了好久,她睁开了眼睛。

    “这位娘娘可曾服用过什么番邦的药物?”

    “没有。”琦娇说道,王氏心里却咯噔一下。

    “那就怪了,这位娘娘的脉细而迟,往来难,短且散是典型的迟脉,应该是服用过什么至阴至寒的东西,我曾听师傅他老人家说过,番邦有一种药物是至寒之物,能叫女人宫寒不孕,而且随着年岁增长,这种毒素会慢慢渗进骨骸乃至内脏,令患者痛苦不堪。”

    “什么?”王氏听了这样的话,顿时晕了过去,把琦娇吓了一跳,那位女医取出银针在王氏的几个穴位上各扎了一下,王氏才幽幽醒转。她一醒来,就抓着那位女医说道:

    “那有没有什么解救的方法?花多少钱都行!”那位女医摇摇头,

    “那种药知道的人都不多,是番邦的东西,要不是我师父曾经在那边带了十来年,我也不可能知道。”王氏一下子摊在椅子上,琦娇也被这个消息震得目瞪口呆,她从来没想到自己会生不出孩子。还是王氏先缓过劲儿,让那女医先出去,她有话要和琦娇讲。琦娇突然开口说道:

    “没错一定是皇后,她一直看我不顺眼,这种药只有她可能弄到。母亲,我到底该怎么办?”

    王氏这时候又悔又恨,恨不能活啖了柳氏和琦玉。但是不知怎么阴差阳错,也不知是柳氏故意,将那药下给了琦娇。但是这时候王氏也不敢向女儿坦诚,是她的药,那样恐怕琦娇会恨自己一辈子。

    “娇娇,我苦命的女儿。”王氏将琦娇搂在怀里,泣不成声。琦娇却一滴眼泪也没有,她死死地盯着前方的地面说道:

    “我不会放过她的。”

    “娇娇,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看看这个事情怎么解决。”

    “能怎么解决,我现在也生不出孩子,在这宫里有什么用,有什么盼头。”

    “哪也不尽然。”琦娇听了王氏话,抬起头看着母亲。

    “你看淑妃不是也无所出,现在过得也不错。你想想为什么?”

    琦娇困惑地看着母亲。

    “你呀还是太嫩了。淑妃之所以过得好,是因为她早早就看好了太子。”

    “可是现在哪还有太子?”

    “你生不出来,不代表别人生不出来呀?”

    “皇后生的能给我?”

    “你傻呀,皇后的不行,别人的可以呀。”

    “母亲的意思是……”

    “皇上现在对你可还好?”王氏并没有直接回答琦娇的话,而是又问了琦娇一句。

    “还好,其实宫里几个都差不多,皇上还算是雨露均沾,我这里可能还要好一些。”

    “那就好。”

    “母亲是说让皇上宠幸了我宫里的宫女,生了孩子我抱过来养。”

    “当然不是?你见过那个宫女的孩子能封了太子?”王氏一句话说的琦娇不吭声了。

    “依我看这最好的人选是你妹妹?”

    “妹妹,母亲说是琦芸?不行,要是到时候皇上真宠了她,我可怎么办?”

    “你个没出息的,连这点自信也没有?”

    “我就是害怕,现在皇后不待见我,我只剩下皇上的宠了,要是连这也没了,我可怎么活下去。”琦娇说着又嘤嘤哭了起来。王氏这时真是后悔琦娇送进宫来,但是事已至此后悔有什么用,只能安慰琦娇道:

    “傻丫头,你别忘了,琦芸的娘还在咱们府里,她有什么敢违拗你的?何况生孩子可是一只脚跨进了鬼门关,能不能活都不好说呢。”琦娇听了,脸上显出了了然的神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