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后悔
    太子为了能和莲妃共度**,就跟太子妃说皇上龙体欠安,自己身为人子,要在病榻前伺候,太子妃当然不好阻拦,只能叮嘱太子注意身体。这件事情被群臣知道了之后,大家都纷纷夸赞太子忠义孝悌,可为天下表率。

    太子和莲妃的事情,只有他们身边最亲信的几个人知道,毕竟纸里包不住火,就算不知道详细的情况,也都有所耳闻。但是摄于太子的威压,并没有人敢说什么,未来的皇帝等着巴结的人数不胜数,谁还回去触太子的霉头。何况老皇上的身体每况愈下,不知道还能支撑多长时间,没有人会为了他去得罪太子。

    但是皇上最终还是知道了这件事情。这天中午皇上觉得精神好了,就想叫莲妃到跟前说说话,于是派身边的大太监安福去请莲妃。平常这个时间莲妃都是独自在自己的殿中歇息,皇上很少这个时候传唤她。而太子自从和莲妃一旦捅破了那层窗户纸,两个人便都有些无所顾忌起来,不仅是晚上,就连白天有时也腻在一起,说不尽的浓情蜜意。这天中午想着皇上不会传唤,莲妃就和太子在殿中饮酒作乐,莲妃衣衫不整地躺在太子怀里,太子一边喝着酒,而手却不安分地在莲妃身上留连,说不尽的**景象。

    这时外面的突然想起宫女的声音:

    “叩见安公公!”

    “莲妃娘娘呢?”

    “回禀公公,娘娘正在午歇。”

    “快去请娘娘,皇上传娘娘过去!”安福看了那扇紧闭的大门,没有说话就离开了。

    里面的两个人吓了一跳,连酒都醒了大半。太子不敢在这里逗留,连忙换了衣裳从后门离开莲妃的偏殿,回到自己暂歇的地方。莲妃这里赶紧让宫女服侍自己更衣、梳头。因为饮了酒,面上有些潮红,现在也没办法,只能在上面又涂了层粉。才觉得能勉强见人,就这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皇上久候莲妃不至,不由心中有些恼火。

    莲妃见了皇上。看见他面色不太好看,心里更加不安,说话也变得结结巴巴的。

    “臣妾,臣妾拜……拜见陛下。”皇上看见莲妃,离自己那么远。更加不高兴,他哪里知道莲妃是害怕自己闻到她身上的酒味。

    “朕这会儿精神些了,想叫你过来说说话,谁知道你这么长时间才来?”

    “臣妾刚才在休息,听到皇上传唤,赶紧换了衣裳就过来了。”看着莲妃楚楚可怜的样子,皇上到底是心软了,招招手让她到近前来。莲妃没办法只得依言上前,她离皇上只有区区几步,可是这个时候这几步路却让她走得象千里万里一样。

    “坐。”皇上拍拍自己的龙榻边儿。莲妃只得硬着头皮坐在皇上边儿上。不敢把眼睛看向皇上。皇上是何等精明的人,莲妃这样奇怪的表现,早已经让他心中起疑。他看着莲妃面对他的侧脸,尽管有厚厚的粉隔着,但是还是能看见脸上的红晕,而且莲妃的额头上也渗着细小的汗珠。

    “爱妃!”

    “皇上。”莲妃被皇上突然的呼唤吓了一跳。

    “出了什么事情,说出来有朕给你做主!”

    “臣妾,臣妾没……没有什么事情。”莲妃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这时候她非常后悔自己没能把持住,跟太子搅在一起。让自己陷入这样的困境。

    “你喝了酒?”皇上的话是问句,但是语气中却没有一点儿疑问,却反而有一种不容置疑的肯定,莲妃自然也听出来了。她不确定皇上是不是在诈她,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不说实话,我就把你交给司正局。”司正局是宫中惩罚宫女和太监的地方,以严苛的刑罚著称。要是将嫔妃送到哪里去,无异于告诉他们与宫女一样对待,那么不死也得脱层皮。莲妃虽然在宫中的时间不长。但是对这大名鼎鼎的司正局也是早有耳闻,只是没想到有一天皇上会将她送到这样的地方去。想到这里莲妃吓得扑通跪在地上,

    “皇上,臣妾实在是没干什么呀。”

    “你别以为你干的事情我不知道,和你私通的人是谁?”莲妃听了大惊,难不倒皇上已经知道了她和太子的事情,要不然怎么会在中午将自己叫道这里。她越想越害怕,只想赶紧甩脱自己的关系,她又怎会知道皇上只不过是诈诈她。

    “求皇上饶命,臣妾也不愿意,是太子逼臣妾的。”说着莲妃掩面痛哭。皇上听了太子二字勃然大怒,原来他一直被这个儿子给骗了。当下一叠声儿的叫安福传王大学士和其他的内阁学士。安福领旨急忙出去。对于莲妃和太子的事情,他其实已经有耳闻,但是他又担心皇上的身体不敢说,同时又为太子的行为不齿,所以这次他虽然没有当中戳破太子的丑事,但是也没有向太子汇报,而是赶紧去请王大学士和其它内阁学士。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安福这里想得好,太子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他料到莲妃那时候的样子一定瞒不过去精明的父皇,与其等着皇上废掉不如先下手为强,于是他赶紧派人去请王大学士。

    就是这样,王大学士比其他的内阁学士都来得要早。太子一见了他,急急地说说道:

    “老大人,大事不好!”王大学士还以为是皇上有什么不好,太子这样着急地叫自己过来。

    “父皇现在要废了我!”

    “什么?”王大学士也吃了一惊。

    “为何?”

    “这事情说来话长,以后慢慢再说。现在请老大人来,就是想请老大人拿个主意,事到如今,我们可怎么办?”

    “这事情现在都是谁知道?”

    “父皇还未下旨,不过应该也快了。”

    “那就是说,只有太子殿下和老臣知道。”

    “嗯。”

    “殿下的意思是?”

    “一不做二不休。”太子平时温和的声音变得阴沉起来。

    王大学士听了心里一惊,这是太子要向皇上下手了。自己到底该怎么办?要是继续站在皇上那边,恐怕依照太子的性子,现在就能要了自己的命。罢了罢了既然已经站在太子这边,只好放手一搏了。

    “太子既然有此意,老臣自当支持!”太子听了大喜,既如此我们这般这般。

    太子进了皇上的寝宫,下面的宫女太监并没有人敢阻拦。他径直走到了皇上的龙榻跟前。皇上这时候正在闭目养神,刚才的事情让他本就虚弱的身体,更加不堪重负。莲妃还伏在地上,只顾流泪。

    “拜见父皇。”太子出言道。这一句话让莲妃抬起头,脸上充满了希望又暗含惊惧。一方面她希望太子能够救自己,另一方面也希望太子不会怪罪她。皇上听见太子的声音,睁开了眼睛,看着自己儿子那满不在乎的样子,顿时气愤填膺。

    “你这个畜生,你一直在欺骗我!”老皇上非常生气,脸涨得通红,太子倒并不在意。

    “我的确不是什么好人,可是父皇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今天这个皇上我是当定了。”

    “别做梦了,难不成你还想弑父篡位。”

    “篡位,这位子不是父皇你传给我的吗?我怎么会傻的去篡位?”

    “我绝不会把皇位传给你这种伪君子!”老皇上气得胸口疼,不停地咳嗽。

    “但是,现在这可不是你能决定的了!”太子说着走到床边,抓起皇上身上盖的被子,一下子兜头捂到老皇上的头上,然后他下死力气按住父亲的口鼻,老皇上身体本就虚弱,没挣扎几下就不动了。停了好一会儿,太子才松开自己因为兴奋、害怕而颤抖的双手,一看老皇上已经双眼突出,脸色铁青窒息而死。

    “哈,我终于要当皇上了。”太子后退几步,兴奋地举着双手,喃喃地说道。

    一旁哭倒在地在莲妃看见这样的场景,一时间脑子还转不过来,木木呆呆地瞪着床榻上死不瞑目的老皇上。

    “父皇殡天,请莲妃节哀。”太子看了莲妃一眼,那意思就是不要乱说话。这时外面的大殿传来人声,原来是安福和一众内阁学士进来了。太子离开内室,眼中含泪看着一般大臣说道:

    “皇上殡天了!”

    除了王大学士大家都对这样的消息一时间接受不了。徐学士说道:

    “皇上刚才不是还好好的,怎么突然会……”

    “父皇就是觉得大限将至,想向各位大臣交代后事,谁知道终是没有撑到……”太子呜咽着说道。

    “怎么皇后娘娘也没在这里?”又有人问道。

    “皇上心怀国事,那里顾得及儿女情长,夫妻之情,可惜终究是没有赶上,我等只有鞠躬尽瘁,辅佐新皇,才能报答陛下的恩德于万一。”王大学士老泪纵横地说道,众人见首辅学士都这样说了,也不好再说下去。毕竟太子是名正言顺的储君,根本没有可能要去谋害自己的父皇。

    只有安福知道,老皇上的死根本不简单,自己离开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会一会儿就断了气,必是遭了什么毒手。可恨自己位卑职小,只有将一肚子的话埋在心里,找机会再给皇上报仇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