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孽缘
    自从知道了琦玉怀孕的消息,石氏对琦玉的态度大为改观,比在京城的时候好了很多。毕竟当时婆媳之间生出嫌隙也是因为琦玉迟迟不能怀孕的缘故。现在既然琦玉已经怀孕,加上石氏本身就还比较喜欢这个媳妇儿,所以两人的关系大为缓和。石氏不但承担了府里的管家之责,还尽心地照顾琦玉,因为琦玉害喜,石氏吩咐厨房每天变着花样给琦玉做东西吃。

    本来按照习俗,李翊在琦玉有了身子之后,就应该搬出主屋。但是李翊却借口琦玉身体不好,执意不肯。石氏也没有十分阻拦,只是叮嘱李翊要有分寸。看见儿子这个样子,石氏对于通房的事情也不再提,一个或货真价实的嫡子比庶子要好上几倍,自己当然也不想当这个恶人,硬要拆散小两口。

    只是可怜了秋燕,自从石氏露出了让她做通房的意思,她的一颗心就全系在了李翊身上,毕竟不论从哪个方面比,李翊都要比张宝好上许多。夫人许诺之后迟迟不见动静,跟着小姐到了山东之后,小姐更是从没提过。好不容易盼到小姐怀孕,夫人又来了,以为这是自己的大好机会,谁知还是没有人提,她也没有胆子去做什么生米煮成熟饭的事情,于是秋燕脸上的笑容变得原来越少,发呆的时候也越来越多。

    这一切被秋霜看在眼里,心里焦急,因为不好明说,旁敲侧击了几次,秋燕却还执迷不悟,秋霜也只能暗暗叹气,祈祷秋燕千万不要做出什么不明智的事情。

    琦玉为了让祖母也跟着高兴高兴,写了封信叫人捎给老夫人,反正现在她离王氏远得很,也不担心王氏再使什么计策害她。可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她的这一封信却改变了另一个一生的命运,而且也给她自己带来了。

    当琦玉的信到了京城张府的时候。老夫人当然开心,自己最疼的孙女在子嗣这件事情上一直不顺利,这一次不管是男是女,开了这个头就不怕了。 柳氏知道这个消息终于放下了那颗对琦玉抱歉的心。心头暗赞菩萨保佑到底是过了两年就怀上了,要不然自己可就真对不起琦玉了。

    而这个消息则令王氏感到无比的震怒,她想去质问柳氏到底又给有给琦玉下药,但是又想起当时担心柳氏不愿意,跟柳氏说的是只让琦玉暂时不会有身孕。超不过两三年的,现在当然不能去质问柳氏是怎么下的药,因为琦玉的确是两年了才有了身子。

    更令她烦心的是,琦娇到现在也没有身孕。虽说仍然是太子最宠信的妾侍,但是还是没有孩子,男人的宠爱毕竟是最靠不住的东西,不过令人欣慰的是,太子到现在还没有儿子,只有太子妃所出的女儿,年仅三岁。那么琦娇也就还有机会。当下最要紧的是打听个医术高明的大夫再给琦娇看看。因此王氏也来不及再去想琦玉的事情,四处派人打听高明的大夫。

    却说皇上自从寿王的事情之后就病了,将军国大事全部交给太子处理。他虽然对寿王有气,但是毕竟处理的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心里难免不忍,又年事已高,受了这样的打击,自然就病倒了。人病了之后,一看见人多就烦,因此皇上下旨令各宫妃子都呆在自己宫中。无旨不得往太清宫见驾。现在宫中的分位高的就是皇后和淑妃,宸妃因为寿王的事情被贬入冷宫,虽然皇上念着夫妻一场没有处死她,但是这种下场对于一向心高气傲的宸妃来说比死了还难受。

    皇后也只是每天来看望一下。淑妃更是因为皇上的旨意轻易不离开自己的寝宫。因此每天在皇上跟前伺候的,就是皇上的宠妃莲妃。说来也是奇怪,皇上一生对于女色都十分平常,但是对这个清莲却十分着迷,不惜为她坏了许多宫里的规矩,要是早上些年。清莲有了儿子,皇上也会毫不犹豫的将他封为太子。

    太子每天早朝之后,都要到皇上的寝宫商量些事情。这一天他因为边疆的骚乱事件急着向皇上禀报,比平时都来得早一些。而清莲这时候刚刚伺候皇上用完药,准备回自己的屋子用些早饭。因为皇上的宠爱,清莲一直就居住在太清宫的一个偏殿中。

    无巧不成书,两个从未谋面的人,这天早上偏偏就撞在了一起。太子第一次看见清莲,知道是父王宠幸的莲妃微微颔首致意,清莲也急忙还礼,两厢走开。太子开始还感叹清莲的相貌并不出众,比自己的张良媛不知差了多少,只能说是清秀而已,不知怎么的了父皇的青目。但是当她看见清莲的袅袅远去的背影,才明白这位莲妃吸引人的地方,什么是行走时似弱柳扶风这才能体会一二。

    太子其实是个十分好色的人,但是这么些年来为了讨得父皇的欢喜,他一直隐忍着。处处表现得对女色淡然视之,而且对待群臣斯文有礼,对待自己兄弟疼爱有加,这才令父皇下决心将皇位传给自己。现在眼看着即将踏上皇位,他那颗心也变得蠢蠢欲动。

    从那次的相遇之后,莲妃发现她总能时不时的“巧遇”太子,他那热切的目光,令莲妃感到害怕的同时,又有些隐隐地动心。她天天面对着那样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哪里会有什么快乐,现在看见这样一个斯文有礼的年轻人,怎么会不动心。但是毕竟因为身份的关系,莲妃总是躲得远远地,她知道这动心会带来让自己粉身碎骨的下场。

    可是太子从莲妃躲躲闪闪地目光里看到了些不一样的东西,这种逃避更令他心动难耐。每天回到府中,他在床榻上用尽各种方法,但从任何人身上也无法得到清莲对自己的那种吸引,即便是张良媛都不行,那娇媚的脸庞还是不能浇灭自己对莲妃那美妙身姿的渴望。

    被自己的欲火冲昏了头脑的太子,做了一个非常疯狂的决定。这天他特意早早来到皇上的寝宫,“恰好”碰见要回自己寝殿的莲妃,莲妃避无可避只能躬身施礼,太子还礼后接着擦身而过的机会向莲妃手里塞了一个纸团,莲妃一脸的吃惊,但是又不敢扔掉,将手掩在袖中,快步离去。当她回到自己的寝殿,遣退一众侍女,颤抖着手打开那个纸团,上面写得“今晚等我”几个字更是让她心惊胆颤。

    要是将这个交给皇上,依照皇上现在的身体状况,能将太子如何也不好说,何况没有人能证明这个是太子写得,到时候还会反咬一口说是自己诬陷太子,那是一个多大的罪名,自己一个小小的妃子怎么能担得起。

    要是听太子的话,晚上在这里等他,那自己岂不是做出了这等让父子乱*伦的丑事吗?如何对得起对自己宠爱有加的皇上。如果被人知道,那等待自己的还不是死路一条。莲妃在这里纠结,却没有人能诉说。就在她手足无措,坐立不安的时候,又有人来传,说是皇上宣她过去。

    皇上见了莲妃不像平常的模样,关心地问了问,

    “爱妃怎么了?有什么为难之事?”莲妃差一点儿就要说出来太子给她纸团的事情,但是终于还是胆怯战胜了一切,

    “没什么,只是晚上没休息好,这时候有些头晕。”皇上看见莲妃的脸色确实不好,想着这段日子都是莲妃每天夜里在这里陪着自己,就是铁打的身子也撑不住,何况是娇滴滴的小女子,不由得起了怜惜之心,

    “今天晚上,你就不用管朕了,回去好好睡上一觉,明早也不用你来伺候,等歇够了再来。”

    “皇上,臣妾还是不放心皇上的龙体。”莲妃多希望皇上让她留在这里,这样就有借口不去等太子了,可惜皇上不给她的机会。

    “乖,听朕的话,你要是累垮了,谁来照顾朕。”皇上说着咳嗽了起来,清莲急忙过来给皇上捶背。

    终于到了晚上,清莲在皇上的催促下,回到了自己的寝殿。草草洗漱了一下,遣退一众宫女,独自坐在床边,心中犹如翻滚的波浪,搅得她不能安宁。她真希望太子有什么事情绊住来不了,或者被侍卫发现,打道回府。可是清莲真的低估了太子的能力,太子是谁?是储君。看老皇上现在的样子,随时都有可能咽气,在这个时候谁敢得罪太子,尤其在这后宫之中,太子更是有生杀欲夺的大权。

    当太子走进来时,清莲还在祈祷最好太子不要来。当她看见太子是时,眼中充满了惊惧。太子对这样的眼神非常受用,他笑了笑,

    “莲妃娘娘我们又见面了。”

    “叩见太子殿下。”莲妃向太子施礼。

    “听说莲妃娘娘舞姿出众,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机会欣赏一下。”

    太子说着欺上身来,将莲妃堵得跌坐在床上,又伸手拉下了床帐。

    “殿下,要是别人知道了……”

    “放心,我把所有人都打发了,这里只有我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