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惊喜
    就在齐国公烦恼的时候,李翊又给他出了一个大难题,他已经说服石氏同去山东。

    其实这一次,石氏本来还是不愿意去山东,可是李翊使了个苦肉计。那天在国公府门外和寿王的人打斗的时候,李翊受了一些伤,倒是不重,但是看在母亲眼里就十分心疼了。李翊趁机向母亲诉说自己从山东赶到京城,路途中如何风餐露宿,日夜兼程。石氏见儿子为了自己的安危,撇下娇妻不顾危险赶来救援,还受了伤,都是因为自己不愿意去山东的缘故。所以这一次李翊再次请求石氏跟他去山东的时候,石氏并没有一口拒绝,只说再想想。

    李翊看见母亲的态度有所变化,急忙趁热打铁,让母亲想一想那日连氏的表现,不仅没有派人来通知母亲躲避,反而是想拿母亲当挡箭牌,这样的用心,如何让他能放心将母亲留在这里。

    最终石氏答应了李翊,要和他一起去山东。齐国公知道了之后,尽管百般不愿意,但是无奈李翊搬出那天连氏的所做所为,他也无话可说,心中埋怨自己的妻子危难之时全无一点儿国公夫人的气度。

    就这样石氏也开始打点行装,准备和儿子一起出门。李翊归心似箭,但是也只能耐心等待母亲。为了怕琦玉担心,他让人带信给琦玉,向她报个平安,让她不要担心,并告知她母亲将和他一起去山东。

    李翊刚走的时候,琦玉一下子觉得空落落的,连吃饭也不香,觉也睡不好。幸好福王妃三不五时邀请琦玉过府一叙,才让琦玉过得不那么无聊,而且两个人的关系这些天来倒是更加亲近了。她们有时在一起喝些茶聊聊天,有时一起看看画,弹弹琴,日子倒是过得惬意。

    福王大多数的时候都不在府里,只是初一和十五两天必定是宿在王妃的房中。和其他的侧妃也不亲近,到是常常的夜不归宿,福王不肯说,福王妃也不好意思过问。她的日子过得很是寂寞。只能拉着琦玉一起打发时间。

    自从收到了李翊的信之后,琦玉就在府里指挥人手收拾石氏要住得院子,虽然东西添置的差不多了,但是还有些日常用的需要布置,琦玉也是想让石氏一来就能住得舒服。虽然两人的关系不比从前。但是还得在一个屋檐下住,琦玉也不想李翊太为难。

    屋子收拾的差不多了,琦玉就开始掰着指头算着李翊回来的时间。恰巧这时福王妃派人请琦玉过去,说是得了一个好东西。

    琦玉刚好一个人也呆的无聊,于是收拾一下,就去了福王府。福王妃见到琦玉很是高兴,

    “这几日没见你,实在想得紧儿。今儿我得了一样好东西,让你看看。”

    “是什么好东西,这么巴巴地叫我过来。”琦玉和福王妃熟了以后。言语之间也亲热了很多,不像以前那样拘谨。

    “我昨儿闲得没什么事情,就到市集上转了转,谁知道可让我发现一个宝贝。”

    “你居然到市集上去?”琦玉大为惊讶,没想到平时看着一派大家闺秀风范的福王妃也会做出这样惊世骇俗的举动。

    “是呀,不过是悄悄出去的,还乔装改扮了一下。”福王妃说着,脸上一派骄傲和满足的表情。琦玉看着她想起福王和福王妃之间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样琴瑟和谐,福王对于王妃总有一种淡淡的疏离,这种感觉在到了山东之后。更加明显起来。不由为王妃可惜,那样一个才情女子,却没有一个一心人,生活的如此落寞。总有千般荣华又有何趣味。

    “你呀,又发什么呆?”福王妃点点琦玉的额头,亲昵地说道。

    “我在想的是什么样的宝贝才能入得了咱们王妃的眼呀。”琦玉停止了胡思乱想,笑眯眯地对福王妃说道。

    “这不话说了一半儿,被你打断了。”说着福王妃命丫鬟将东西呈上来,琦玉看时原来是一块鸡血石。

    “妹妹你看?”福王妃和琦玉熟悉了之后。就改为姐妹相称。

    琦玉托起那块石头,倒也通透晶莹,只是石上的血色并不是很多,论起品相倒也是一般,她有些拿不准福王妃为何对这样一块石头看得那般重要。

    “恕妹妹眼拙,倒是没看出那里好来。”琦玉实话实说。

    “你看。”说着福王妃将那块石头拿在手里,转了一下,

    “象什么?”琦玉凑近看时,才发现那石头上面的血色倒是像一幅山水画。

    “像一幅画?”

    “你看像不像京城西郊的叠翠山?”

    “姐姐一说倒是有些像了,怪不得姐姐这般爱不释手。”

    两人又把玩了一会儿那块鸡血石,福王妃留琦玉一起用午饭,琦玉想着一个人回去吃着也不香,反正福王不再,叨扰一下福王妃也无妨。

    不多时间,饭就已经摆好了,琳琅满目的很是丰盛。福王妃指着其中的一道菜说道:

    “妹妹这道鱼羹味道不错,我觉得是王府厨子最擅长的一道菜,你尝尝看。”一旁的侍女将鱼羹舀到琦玉碗中,琦玉拿筷子夹起来,刚要放到嘴边,不知怎么的,突然觉得非常恶心,一口也吃不下去。她赶忙放下筷子,捂着胸口干呕起来。

    福王妃吓了一大跳,连忙走到近前,

    “妹妹,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琦玉呕了一阵子,等那种恶心劲儿过去了,说道:

    “可能是受了些凉,没事儿,扰了姐姐用饭。”福王妃这才放下心来,让丫鬟盛一碗粥给琦玉,琦玉吃了两口却也吃不下去了。这时王妃身边的老妈妈,也是王妃的乳母说道:

    “李夫人这个样子,会不会是有了?” 琦玉听了心中一酸苦笑道:

    “不会的。”

    “老奴越矩问一句,不知李夫人的月事是什么时候来的?”琦玉听了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这样私密的事情她从来也没和谁说过。

    “我的一向……都不太准,可能有尽两个月了。”

    “妹妹怎么这样大意,应该要好好调养才是。”

    “吃了些药,也没见大好。”

    “这样啊,我让王府的太医来给你瞧瞧,他的脉息不错,对着方子吃些药,指不定就好了,也说不定是妹妹有了好消息呢。”

    琦玉自从知道了王氏给自己下药的事情,从来就没有往这方面想过,以前她的月事的确不准,后来成亲之后吃了些药调养,倒是准了一阵子,这次她想着估计是换了个地方,有些劳累,推迟些也是常事,并没有太在意。这会儿听福王妃一说,心中倒有些小小的期待,尽管知道那种可能性小的不能再小。

    但是她还是不想在王府诊脉,如果心中那小小的期待落空,她可不想在王妃面前过多暴露自己的情绪。

    “姐姐厚爱,妹妹心领了。应该不是什么大症候,回去让大夫看看就成了,不劳姐姐费心。”福王妃说道:

    “既然叫我姐姐,怎么会这么客气,不过就是叫太医看看,有什么难为的。妹妹要是觉得这里不方便,我回头让太医过府去看也成。”

    “不必了,那太劳烦姐姐了。”琦玉这时候说着话,又有些隐隐恶心的感觉,于是不敢在这里久待害怕出丑,就准备告辞回府,福王妃看见琦玉不舒服也就没有强留。

    谁知道琦玉前脚进门,后脚福王妃派的太医就上了门。琦玉只好躺在床上,鹊儿放下了帐子,又在琦玉手腕上盖上了一块帕子,才请太医进来诊脉。

    太医凝神诊了片刻,站起来向琦玉方向说了声:

    “恭喜夫人,这是喜脉!”

    “什么?”琦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回禀夫人,是喜脉没错。”太医又重复了一遍,琦玉还是不敢相信。

    “太医,我曾经误服过影响生育的药,据说是再怀不了孩子了。”

    “哦,竟有此事?不知夫人服用的是什么药?”

    “我也不知道名字,只知道是番邦的药物。”

    “既然夫人也不知道是什么药,在下也无从辨别,只是从脉息上看,夫人是喜脉无疑,这一点在下还是有把握的。”

    琦玉听了太医的话,简直欣喜若狂。

    “即使如此,那就多谢太医,还请回去之后向王妃说明,免得她担心。”

    “不劳夫人挂心,王妃叮嘱过在下,回去要向她禀报。”

    “还请太医替我向王妃致谢。”

    “是。”

    太医随着鹊儿出去了,秋霜、秋燕、良儿几个都高兴的围着琦玉。

    “少奶奶,您终于是苦尽甘来了。”秋霜激动地说道,她清楚因为子嗣的事情,琦玉在石氏那里没少受气。

    “姑爷和夫人知道了一定高兴极了。”秋燕也兴奋地说道。

    琦玉完全没有听见丫鬟们围着她说得话,她的脑子里一片混乱,只有一个声音在响“我怎么会有孩子,是真的吗?真的吗?”

    “秋霜,再去给我请两个大夫,不,四个!”琦玉回过神来说得第一句话,就把秋霜吓了一跳。

    “少奶奶,王府太医的脉不会有错的。”秋燕说道。

    “快去!”琦玉催促道,几个丫鬟还以为琦玉高兴地有些失常,担心地看了看她,秋霜只好出去命人再请大夫。

    当最后一个大夫看完的时候,并且给出同样的结论,琦玉这才相信自己的确是怀孕了,她迫不及待地想将这个消息跟李翊分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