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波澜
    春寒料峭,北方的天气还没有暖和过来,大多数的人都选择在这个春夜早早钻进温暖的被窝。在这一片静寂之中,大学士府中的侧门突然打开,从里面驶出一辆青布马车,看上去毫不起眼。

    夜晚寂静的街道上,得得的马蹄声分外清晰。这辆马车在一所普通的民宅门口停了下来,马车夫上前拍拍门,不久大门“吱呀”一声就打开了,马车径直驶了进去,一直到内院门口才停了下来,从马车上下来一位老者,赫然是当今大权在握的内阁王大学士。王大学士曾经在吏部尚书的位置上一坐多年,门生故旧遍布,是皇上最为宠信的重臣之一。

    他一边往里走,一边问道:

    “皇上已经到↑wan↑↑ロ巴,︽.⌒ns⌒b.⊙m了?”

    皇上,身为九五至尊的皇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已经在里面了。”一旁的人说道。

    王大学士进到正厅,就看见一位身着赭色便服的老人端坐在上面,面上没有什么表情,但身上却带有一种久居上位者的威严之感,令人不敢直视。他紧走几步,跪在了那人面前,

    “老臣叩见皇上,万岁万万岁!”

    “平身。”

    “老臣来迟了,还望皇上赎罪。”皇上摇摇手,示意不用。

    “今儿,福王给朕递了折子,想要就藩。朕想着,这事情也该做个了解了。”

    “皇上的意思是……”

    “寿王那边最近有什么动静?”

    “王爷他恐怕坐不住了。最近几日频频和御林军的统领接触,秘密会谈,连老臣也不让知晓。”

    皇上面无表情。等着王大学士继续往下说。

    “还有,寿王最近向齐国公下了几次帖子。”皇上的瞳孔一缩。表情变得复杂起来。

    “那齐国公呢?”

    “齐国公倒是没有应允,只推说军营中事务繁忙。实在走不脱身。寿王也毫无办法,又向齐国公府送了几次厚礼,都被退了回来。”

    王大学士说到这里,偷眼看了一眼皇上,只见皇上的脸色一松,他也才松了口气。

    “既然如此,那也就别怪我不念父子之情。”说完,皇上又看向王大学士。

    “那依你之见,朕应该怎么处置寿王?”

    “事涉皇族。老臣不敢妄言。”

    “说,朕赦你无罪。”

    “老臣以为,寿王的事情急不得,而且其它几位皇子,恐怕也有非分之想,若是直接处置了寿王恐怕会让他们生出异心,扰乱京城的局势。因此老臣想借助福王的折子,皇上不如顺水推舟,令诸王就藩。独留寿王在京,在其不备时,处置了事。”

    皇上点了点头,却将话题一转。

    “爱卿怎么看太子。”王大学士不知皇上是什么意思,便小心地说道:

    “太子殿下,宅心仁厚。又有才干,老臣是心服口服。”

    “富有才干。到也未必,朕不过是取他宅心仁厚罢了。以后能善待几个兄弟。”

    “皇上圣明。”

    “朕不希望看见他们兄弟之间为了这个位置自相残杀。这次福王倒是做了件好事。”

    “皇上的心意,也是人之常情。”

    “这段日子也是辛苦你了,让你帮朕看着寿王,想来也受了不少委屈,朕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能为皇上分忧是老臣的分内之事,不敢有其他妄想。”王大学士连忙躬身行礼。…

    “我听说你的外孙女在太子府上?寿王难道没有起疑?”

    “那是小婿一手操办的事情,老臣倒是不知情。”

    “我也见过那孩子,看上去倒还不错,想必也是个有造化的吧。”

    王大学士听了暗暗高兴,皇上这是要照应琦娇的意思,更何况太子现在也很是宠爱琦娇,那么王家的荣华富贵也就还能长久保持下去。

    群臣都以为王大学士投靠了寿王,其实不然,他是皇上埋在寿王身边的一颗钉子,负责替皇上监视寿王的一举一动。因为当今皇上生性多疑,在每个皇子的身边都埋了这样的人,他们表面上投靠了皇子,实际上却只忠于皇上,定期将各个皇子的作为汇报给皇上。而皇上也不知道的是王大学士早已经是太子的人,这一点就连王大学士的女婿张厚也毫不知情,否则也不会着急将琦娇送进太子府。

    没过几天,皇上就传下旨意,令寿王留京辅助太子治国,其余诸王即日内立刻启程前往封地,无旨不得返回。

    寿王开始还有些怀疑,但是在王大学士等一班文臣的极力游说下,便打消疑虑,安安生生在京中等待宫里的消息。福王那边因为早有准备,所以定了三月初一启程。其他诸王也各自准备前往封地不提。

    李翊正在为不能说服母亲烦恼的时候,却被齐国公叫去。当他来到齐国公的书房时,发现伯父和李端都已经坐在里面了。

    “翊哥儿,皇上的旨意想来你也知道了吧。”齐国公等李翊坐定问道。

    “是,侄儿已经知道了。”

    “那你要跟着去山东呢,还是留在京城?”

    “福王想要让侄儿一起去山东,侄儿也已经答应他了。”

    “为什么要去山东,呆在京里做些正事不好吗?”李端还是一贯的态度,对福王没什么好印象。尽管上次他能及时的获救,也算是受了福王的帮助。

    “端儿!”齐国公止住了李端。

    从内心来讲他其实是希望李翊去山东的,以前他不了解自己的这个侄子,可是自从上次营救李端的事情,他看出来这个李翊绝非无能平庸,只知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这样一个人必非池中之物,迟早会有一飞冲天的一天。留在京城,若是有朝一日得了太子的青目,那这国公之位就不好说了。尽管李翊说过他不会肖想这个位子,但是齐国公总觉得不放心,说起来李翊更是这个国公之位理所当然的继承者。

    “翊哥儿的事情还是要他自己决定,你也不用多言。”齐国公对李端说道。

    “伯父莫怪大哥,他也是一番好意。无奈侄儿就是坐不住的性子,在京城一呆这么些年,也想去看看外面的风光。”

    “好,年轻人应该出去走走,开阔眼界。而且现在京里局势复杂,寿王风头一时无两,太子又显孱弱。皇上没有表态,万一有什么事情,我们李家掌管京西大营,是首当其冲的。这段时间寿王一直向我示好,都被我拒绝了,万一他……我们李家也不好过,所以现在分散一些也未必不是好事。”

    “父亲,我们李家只忠于皇上,有什么关系?”李端不以为然地说道。

    “伯父,依侄子愚见,伯父还是离寿王远一些好。”李翊说道。齐国公听了吃了一惊。

    “何出此言?” 李翊本来不想说明,可是听到寿王拉拢齐国公的事情,怕大伯父一时间受了蛊惑,做出什么糊涂事情毕竟自己身出齐国公,国公府出了什么事情,自己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

    “没什么,只是觉得寿王树大招风,未必是好事。他现在这样明目张胆地拉拢群臣,皇上未必没有什么想法,因此侄儿想着,寿王机会不大罢了。”

    齐国公点点头,感叹李翊看问题一针见血,又想起传闻太子与福王交好,恐怕也与自己的这个侄子不无关系。

    “怪不得我见福王与太子殿下交好,原来是你之见。”齐国公说道。

    “伯父说哪里话,只是福王也有此意罢了。”李翊推说道。齐国公知道他推脱,但还是暗暗心惊,李翊竟然能对福王有这样大的影响,若是福王有夺位之意……齐国公不敢往下深想。只觉得自己的儿子和这个侄子比起来真是差得太远了,有勇无谋实是堪忧。

    “那你此去,你母亲和你媳妇……。”

    “大伯父,侄儿想将母亲和媳妇都带到山东去。”

    “你母亲和你媳妇都是体弱,路途遥远恐怕不妥吧。”齐国公说道,他其实希望将石氏和琦玉留在京城,万一李翊在山东那边有什么心思,总得顾忌几分。

    “山东离京城也不过十余日路程,应该没有什么事情。况且和王爷的车驾同行,也很安全。”李翊说道。

    “这回头再说吧。”齐国公也不好直接阻拦,但是又不甘心让李翊将母亲和妻子都带走,便想先拖延一下,再想办法。

    谁知道天从人愿,无论李翊如何劝说,石氏终是不愿意离开京城。

    齐国公自是高兴,承诺一定好好照顾石氏让李翊不要担心,本来还想留琦玉在这里侍奉石氏,无奈李翊坚决不肯,只得作罢。

    其实李翊这次非要将琦玉带到山东,一方面是避祸想过一些两个人都希望的清净日子,另一方面他还想着带琦玉去见一下摩罗大师,看看那种药到底有没有化解的方法。因此母亲不去,他宁可背着不孝的罪名也要带琦玉出去。

    可是这一番作为倒惹得黄氏酸溜溜地说琦玉,只想着跟相公两个人过小日子,一点儿孝心都没有。琦玉知道了,也不好解释什么,只能暗暗生气。

    转眼之间就到了李翊他们启程的日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