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惊闻(二)
    第一百五十三章惊闻(二)

    柳氏怕女儿着急,匆匆离开楚家,当然也没有时间向楚夫人表达不满,到让楚夫人白担心一场,她本来害怕琦莹向柳氏告状,做好了被柳氏奚落的准备,却没想到柳氏竟然这样就走了。

    柳氏鼓起勇气到了齐国公府,门上的通报了之后,就有婆子出来,引着她去见国公夫人和琦玉的婆婆石氏。毕竟是吏部尚书的夫人,国公府也不敢怠慢,一应礼数甚是周全。柳氏一路上也没有心思欣赏国公府的华丽,见了连氏和石氏也只是寒暄了几句,就提出去看琦玉。连氏和石氏哪有不准的道理,于是就命人带路,让柳氏去看琦玉。

    琦玉因为上次石氏的话,已经呆在院子中好几天没有出去了,这时听到丫鬟来报说是柳氏来探望她很是奇怪。大伯母这是不是应该在筹备大哥哥的婚事吗?怎么会来看自己?但是能有娘家人来,毕竟还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于是吩咐秋燕给她找衣裳,良儿给她梳头,因为窝在房中,穿得很是随便,不好见人。

    柳氏见到琦玉的时候,发现琦玉虽然依旧精神不错,但是面上却难掩憔悴的神色,跟以往回娘家时神采飞扬的样子绝对不一样。

    “玉姐儿,上次你回去我刚好有事出去了,没见着,今天刚好有空就来看看你。”

    “多谢大伯母惦记。”

    “怎么这么客气呢?咱们都是一家人嘛。”柳氏说着,心里却打起鼓来,那样的事情叫自己如何张口。

    “大伯母,大姐姐还好吧。”

    “嗯,说起来还得多谢你。”柳氏说着看了自己带的丫鬟,那丫鬟便会意退下,琦玉不知柳氏有什么事情,只道是琦莹的什么事情不方便说,便示意秋霜等也退下。屋里只剩下柳氏和琦玉,柳氏这才说道:

    “今儿见了你大姐姐,我才知道你帮了她那么多,我是特意向你来道谢的。”

    “大伯母,这就不用了,我从小就和大姐姐玩得好,哪能眼睁睁看着她受罪。”

    “玉儿,你是个好孩子,大伯母对不起你。”琦玉为大伯母的话奇怪。

    “这是……”

    “玉儿,你成亲是不是有一年了?”

    “嗯。”琦玉点点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现在还没有动静吧?”柳氏的声音越发低了下来。

    “大伯母……”琦玉不妨柳氏直接提出了这样一个让她难堪的问题。

    “玉儿!”柳氏抓住琦玉的手,眼泪就流了下来。

    “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害了你!”

    “大伯母,是怎么回事?你能不能仔细告诉我?”

    “玉儿,当年你姐姐出了那种事情,我走投无路,只好去求你母亲引见国公夫人,求了良妃向宸妃娘娘递了话,这才顺利解决。可是可是……”柳氏也有些说不下去,琦玉的手微微发颤,心也一点一点往下沉,但是还存着一丝侥幸的。

    “后来你母亲逼着我给你下药,否则就要破坏琦莹的婚事,我实在是没办法,只能应允。”

    “是,是……什么药”琦玉颤抖地问道。

    “说是让你晚几年怀孕的药。”柳氏羞愧难当。

    这句话如同一个炸雷,在琦玉的头上炸开,惊得她恍恍惚惚。只是晚几年吗,王氏会有这样的好心。

    “玉儿,你找大夫好好看一看,应该还来得及。”柳氏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劝琦玉赶紧找大夫看看。

    “大伯母,我已经看过大夫了,没有看出什么,只是说我年轻体弱不易有孕。”

    “可是……”

    “恐怕,那种药咱们这里的大夫根本就没有见过。”

    “你怎么知道?难道以前……”琦玉点点头。

    “可怜的孩子。”柳氏看着琦玉,心痛不已。

    “大伯母,您回去吧,我不怪您,我知道你也是为了大姐姐不得已……”

    “对不起,玉儿,你大姐姐知道了直骂我糊涂。她心里也不好受,都怪我。”

    “我没事,大伯母您有机会转告大姐姐,我没有怪她,是我的命不好。”琦玉的脸上出奇的平静。柳氏不好多坐,只能再三安慰琦玉想开一些,就告辞回去了。

    琦玉将内室的门关起来,吩咐丫鬟都不准进来。她回过身扑倒在床上痛哭起来。本来以为逃过一劫,可是没想到终于还是让王氏得逞,自己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这一辈子不可能再有自己的孩子,一脉单传的李家,怎么可能允许李翊没有孩子。即使没有孩子也不会纳妾,恐怕是他们的幻想吧。

    哭着哭着,琦玉觉得自己的心几乎都要揪在一起,难过的呼吸不了。她到底该怎么办?让她看着李翊去和别的女子在一起,看着他对别的人温言细语,那就像是用刀子在剜自己的肉。然后她也会因为嫉妒做出那些伤天害理,谋害人命的事情,那将会是多么可怕!

    秋霜她们在外面很是着急,做什么都没有心思。本来小姐的精神就不太好,几天了连房门也没出过,也不知道大夫人来给小姐说了什么,她又一个人窝在里面,什么声音也没有。

    就在这时候听到里面“哐啷”的一声响,把秋霜她们吓了一跳,她们当下什么也顾不得,推开内室的门。当她们进去的时候,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琦玉摔倒在地上,不省人事,额角全是鲜血,旁边是一个碎了的花瓶和倒了的架子。

    大家顿时都慌乱起来,秋燕哭着跑上前,大声叫着:

    “小姐,你醒醒。”秋霜连忙制止道:

    “这回儿你就别添乱了,鹊儿去请大夫,良儿和我一起把少奶奶扶起来。秋燕去请夫人过来。”秋霜镇定地吩咐道。

    鹊儿闻言答应了一声就连忙跑出去,秋燕也拭了眼泪去请石氏。良儿则上前同着秋霜一起将琦玉扶到床上,秋霜用干净的棉布,轻轻拭去琦玉额角的鲜血,还好伤处不大,血已经不流了。

    不多时石氏就赶来了,看见琦玉这个样子,她也有些着急,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如何向她那宝贝儿子交待。连问丫鬟是怎么回事,秋霜她们摇摇头什么也不知道。大夫来了,诊了脉说是病人本就身体虚弱,感染风寒之后,还没全好,再加上意外的刺激,人就晕倒了。头上的伤倒是不要紧,只是破了外皮,按时上药就行了。但是病人心气郁结一定要好好调养,否则年纪轻轻落下了病根就不好了。

    半夜琦玉就发起了烧,她梦见自己仿佛置身在一个大火炉中,痛苦不堪,四周全是“孩子,孩子”的声音,有王氏幸灾乐祸的面孔,有石氏冷眼相待的面孔,有祖母无奈的眼神,就在她觉得自己快要崩溃的时候,觉得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覆在自己额头上,将那些嘈杂的声音和各种纷乱的影像,全都赶走了,让她一下子平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