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掌握
    楚元礼成亲之后,进了翰林院,每天都会和一班同僚结伴去喝酒行乐,大家轮流做东,好不快活。这样的花费自然不是一笔小数目,虽然大家因为楚元礼有吏部尚书的关系,很少叫他做东,但是偶尔他也会被主动请客,否则面子上有些过不去。这天刚好到楚元礼做东,可他突然发现自己的钱袋已经空了。

    这才想起这个月自己的俸禄已经买了簪子给宛儿,琦莹并没有像平常那样每个月派丫鬟给他送钱袋,因此这时候他已经是囊中羞涩了。凭着他在翰林院的微薄俸禄,又怎能支持他现在这样的生活。楚元礼推说家中有事婉拒了同僚的邀约,准备回家里将琦莹安抚一下,让她心甘情愿地将钱袋送上,自己再也不想回到以前那样的生活,别说是喝酒玩乐,就是像样的衣裳也没有几件。

    可是令楚元礼出乎意料的是,自己那个一向乖顺的妻子竟让借口将养身体,离开楚家到庄子上去住了。

    楚夫人没有想到琦莹走得那样突然,她连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就在琦莹离开楚家的时候,楚夫人的觉得自己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要是被张家知道女儿在楚家的际遇,那元礼的未来可就……楚夫人简直不敢往下想。

    可是就在她六神无主的时候,琦莹却派人回来告诉她,若是娘家问起来,就说是到庄子上散散心,不要多说了别的,让娘家人担心。听了这些话,楚夫人才知道琦莹并不是打算闹到娘家去,这才把一颗心放回肚子。只要张家人不知道,就一切好说。

    楚元礼一回来楚夫人就拉着他商量对策,务必令琦莹早日返回楚家。这首要的事情就是将宛儿打发了,楚元礼还舍不得,但是在楚夫人的一番利害陈说下,他不得不答应。另一件就是将楚元秋拿走的东西给还给琦莹,楚元秋碍于母亲也不得不同意,命人将那些首饰和没用过的布帛收拾了送到琦莹的房中。这些事情都没有告诉楚翰林,楚夫人只说是媳妇到庄子上去养养身体,清净一些。

    既然做了决定,楚家很快就动起手来,楚夫人唤来了人丫子将挨打还未痊愈的宛儿卖掉了,留在府中的春纤看得唏嘘,亏得自己早向小姐表明心迹,做了小姐在府中的眼线,这才能逃过这个劫数。男人的心都是靠不住的,后宅是女人的天下。

    楚元礼第二天向翰林院告了假,就前往琦莹的庄子去接妻子。他本以为自己所做的让步已经够大了,妻子听了之后就应该马上感恩戴德地跟自己回家。

    但是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琦莹对他说的,并没有表现出欣喜,反而只是淡淡的说声知道了。当他提出让琦莹跟他回家的时候,琦莹一口就回绝了。楚元礼大吃一惊,没想到那般柔顺的妻子怎么会有如此强硬的一面。他也舍不下自己的自尊心,当时就离了庄子。

    回到楚家,楚夫人见楚元礼没接到人,大失所望。问起缘由,将楚元礼好好的训斥了一顿。责令改天他再去接人,否则琦莹在外面住的时间一长,难免被张家知道,到时候楚家父子的官还能不能做,就不好说了。

    琦莹到了庄子上以后,心情好了不少,饭量也有所增加。离开了那个令人憋闷的环境,她真心地感激琦玉帮她下了这个决心,逃避永远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楚元礼的到来并没有使现在的琦莹感到欣喜,要是放在以前的她,早就心满意洽地跟着回去了,但是她现在想要更多,为她和她的孩子争取更好的生活环境。

    楚元礼的态度依然倨傲,好像来这里接她就是给予她多大的恩赐似的,这样的他怎么能令她回心转意的。

    下来的一个多月中,楚元礼尽管不愿意但还是在母亲的逼迫下,不断的到庄子上来接琦莹。一方面可能是母亲的话起的作用,另一方面是他现在已经没有除了俸禄之外的经济来源,与同僚交往的时候不免捉襟见肘。因此随着他来的次数的增多,琦莹发现他的态度变得越来越好,甚至可以说是有些谦卑,对琦莹更是连高声说话都不曾有。慢慢地琦莹对他的态度也有所缓和,甚至有时允许他在庄子里住上一天。

    但是就是对楚元礼提出回家的事情,不发一词。每次碰到这个话题,琦莹就借故调转话题,而楚元礼又怕惹恼琦莹,只能陪着小心。

    终于这天当楚元礼借口说快到父亲的生辰,希望琦莹能回去的时候,琦莹才点头同意,但是有一个附带的条件,楚元礼大喜忙问是什么。琦莹这才说出自己的想法,等孩子生了之后,楚元礼去赴外任,只有一家三口同行。这是琦莹经过深思熟虑的,只有脱离楚家,她才能将这个那人牢牢地握在手心里。当然这种握并不是处于爱,而是为了让孩子和自己生活的更好。

    楚元礼对赴外任到没有什么很大的抗拒,当下也就答应了琦莹。但是琦莹并没有马上和楚元礼回去,而是让他回去问问楚家的意思,否则到时候又是说不清楚的事情。楚元礼没法子只好回家将事情原原本本告诉楚夫人,楚夫人听了有些吃惊,没想到自己这个媳妇也不是看上去那样没成算的。

    “母亲,你的意思呢?”楚元礼看见母亲听了一言不发地坐在那里。

    楚夫人知道媳妇这样做恐怕是要将儿子紧紧攥在手里,只要她父亲是吏部尚书一天,儿子就不可能逃出她的掌握。这是福是祸,怎么说得准呢。

    “为今之计只有先答应你媳妇了。放个外任其实也不错,你岳父一定舍不得亏了自己的宝贝女儿,会给你找个好地方的。”

    楚元礼并没有想那么多,只是高兴能把妻子哄回来,自己也能早些回归以前的生活,不用一遍一遍地往庄子跑了。

    又过了几日,楚元礼终于接回了琦莹,这一次琦莹回来明显感觉出大家对待她的不同,都有些小心翼翼地。回到自己的院子,搬离了西偏房,继续恢复了丫鬟的身份。楚元礼虽然还独自居住,但是每天回来也必然回到琦莹的屋里嘘寒问暖一番,不知是真心还是假意,琦莹对这样的结果已经是非常满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