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一百四十七章 生病(一)
    琦玉从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就一句话没有说,呆呆地坐在桌边,把秋霜、秋燕急的却又不知如何是好。秋霜知道石氏叫自己小姐进去肯定没什么好事,但是小姐自己不说,谁也不能怎么办。

    秋霜伺候着琦玉上床歇息,要在外面值夜,却被琦玉拒绝了,秋霜只好和秋燕一起离开。琦玉躺在床上一点儿困意也没有,原本憧憬的好日子,却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击得粉碎。

    琦玉睡不着,坐了起来,眼睛盯着床上的雕花,无比的烦闷。眼前

    将石氏敷衍了过去,但是李翊回来之后,恐怕就再也逃不过去了。琦玉猛然想起王氏曾经给自己下过药,难不成自己什么时候又着了道,却不知道?李翊曾经说过只要服用过之后,恐怕就再也没有生孩子的指望了。

    琦玉想到这儿不由得一身冷汗,若是真的自己生不了孩子,李翊真的能坚持不纳妾?石氏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而自己就能心安理得地看着李家断后不成?可是上次李翊为了安抚石氏,特意请了宫里的太医为自己诊脉,太医并没有说自己身体有什么问题,是不是自己想多了自己吓自己,又或者是这个药太医根本检查不出来?一时间琦玉被自己纷乱的思绪弄得心烦意乱。

    外面传来淅淅沥沥的雨声,琦玉更觉得遍体生寒,不由抱紧了自己的双臂,这时候的她无比怀念那个温暖的怀抱。

    天色快蒙蒙亮的时候,琦玉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但是一直噩梦不断。一会儿梦见婆婆在对自己指责,为了儿女私情,断送李家香火;一会儿又梦见李翊身边站着一个美貌的女子称呼自己姐姐,一会又梦见王氏和琦娇阴沉沉地看着自己。早上醒来的时候,头昏昏沉沉的,琦玉勉强起身,却头一晕又倒了下去,把旁边的秋燕吓了一大跳,连声唤着。

    秋霜也急忙过来,用手摸试了试琦玉的额头,滚烫一片。

    “小姐,你病了。”

    “不打紧儿,我还得去给母亲请安。”

    “都少成这样,怎么去?”秋燕说道。

    “不去的话,母亲会不高兴的,昨天刚说了我,这会儿不去倒像是在跟她生气。”

    “小姐,你的确是发热了,头滚烫滚烫的,夫人是明白人,不会怪您的。”秋霜说道。

    “那好吧。”琦玉也实在是撑不住,也就没有再坚持。秋霜吩咐良儿取了沾湿的巾帕给琦玉覆在头上,让鹊儿告诉门上的婆子请大夫。本来自己打算去石氏哪儿,可一想万一大夫来了,秋燕那个家伙马虎,又让人放心不下,于是就让秋燕到石氏哪儿去,自己留在房中看视琦玉。

    先说秋燕到了石氏的院子外面,守门的知道她是少奶奶屋里的人,便请她进去,让她在里面等,并告诉她夫人才刚刚起来。

    石氏正在里面梳头,听到外面的声音,就问是谁。秋燕赶紧答道:

    “太太,奴婢是少奶奶房里的秋燕,因为今儿早上起来少奶奶病了,特遣奴婢前来告罪。”秋燕说完,石氏并没有回答,反而心里有些不得劲儿。这个媳妇儿,昨儿不过说了那两句话,今儿居然就不来请安,倒是拿的大,可见平常是太纵着她了。

    秋燕在外面没听见石氏的声音,也不敢动,过了好久,从屋里出来一个丫鬟,向她说道:

    “太太叫你进去。”秋燕听了,不敢怠慢,赶紧随着那丫鬟进到里面。

    秋燕一看见石氏,连忙跪在地上请安,唯恐石氏怪她礼数不周,迁怒小姐。石氏倒是很温和地让秋燕起来问道:

    “你们奶奶怎么了,要不要紧,请没请大夫?”

    “回夫人话,我们少奶奶今儿起来就发烧,人晕的起不来,这回儿已经请大夫去了。”

    “嗯,要是有什么需要快来告诉我。”

    “奴婢替少奶奶谢夫人。”石氏并没搭腔,示意身边的人退下,然后盯着秋燕,看的秋燕心里发毛。然后慢慢地问道:

    “你叫秋燕?”

    “是。”

    “看着倒是个美人坯子。你们少爷在屋里平常都是谁伺候着?”秋燕不知石氏所问何意,便老老实实答道:

    “少爷一般不喜欢丫鬟伺候,大部分时候都是少奶奶自己,有时候奴婢也搭把手。”

    “原来这样。”石氏这样问是想知道李翊对这个丫头的印象如何,免得出现以前双环的事情。听了这样的回答不禁有些恼怒。原来平常丫鬟们根本就进不了李翊的身边,可见琦玉防范的有多严,怎么一直没看出来这个媳妇是如此善妒。

    “你今年多大了?”

    “奴婢今年十七了。”

    “倒是比你家小姐还大两岁,年纪倒也合适。”

    秋燕不解石氏的意思,很是纳闷为什么总是问自己这些奇怪的问题。

    “家里还有些什么人?”

    “奴婢是从小被买进张府的,一直跟着少奶奶,家里人都不知下落了。”石氏听了满意地点点头。

    “你们少奶奶出阁前,有没有提通房的事情呢?”

    “……”秋燕毕竟是未出阁的女孩子,一听脸就红了,轻轻地摇了摇头,没有吭声。

    “这可有什么害羞的,以后说不定还有比这更害羞的呢。”石氏笑着说道。秋燕隐隐有个念头,但是因为太过兴奋和害怕,不敢往哪个方向想。

    “行了,下去吧,告诉你们奶奶好好养着,不用担心我这里。”

    秋燕在回去的路上,心里就象翻江倒海一样,她石氏没有明说,但是也能够听出一些意思来。李翊在秋燕的心目中那几乎是神袛一般的存在,当自己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他那卓尔不群的风姿就深深刻在自己的脑海中。

    当小姐洞房的时候,自己看见李翊,更是又惊又喜,惊得是小姐居然嫁给了他,喜的是自己也能够经常看见他,当他对自己露出笑容的时候,秋燕觉得自己的心都停了一下。

    但是身份的差距,让她不敢有任何的妄想,只能默默羡慕小姐,羡慕他对小姐的专情和体贴。

    琦玉从来没有提过通房的事情,秋燕也早已做好了以后嫁给张宝的准备。可是今天石氏的话,却让她本已平静的心湖起了波澜。难道自己竟有这样的运气能相伴在他身边?秋燕被一种难以名状的喜悦充斥着,久久不能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