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一百四十五章 离别
    琦玉知道了琦莹到庄子上暂住的消息,放下了心,剩下的事情她相信琦莹会处理好的,毕竟琦莹只是心软并不糊涂。

    这天直到掌灯时分,李翊还没有回来,因为他很少晚回来,琦玉很是担心。再加上外面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更是让人心烦。

    琦玉吩咐良儿去厨房煮了姜汤,等李翊一回来就能暖暖地喝上一口。琦玉拿了一本书却怎么也看不进去,一直翻在那一页上。秋燕看见自家小姐这个样子不禁好笑,原来那样一个镇定自若的人,也会这样坐立不安。

    “少奶奶。”秋燕试着喊了琦玉一声,琦玉并没有理会,于是秋燕上前碰了碰她的胳膊,琦玉才反应过来。

    “什么事?”

    “少奶奶,你的书拿倒了。”琦玉听说赶紧看看,发现并没有倒,只听秋燕扑哧一笑,才知道秋燕取笑自己。

    “你呀你,怎么跟我也开起玩笑了?”琦玉嗔道。

    “谁让您半天都没翻页,我还以为您睡着了呢。”

    “你见过谁坐着睡的?”琦玉瞪了秋燕一眼。秋燕吐吐舌头,鬼灵精怪地笑了一下。琦玉并不甘心这样放过秋燕,便说道:

    “张宝儿那小子提了几次想要见见我,你说我见是不见?”张宝和秋燕一起长大,张宝还认了秋燕的娘为干娘,他一直想娶秋燕。他原是张厚的长随,颇有前途,可琦玉成亲的时候,他硬是求了琦玉跟着出来,做了个庄子上的管事,也是为了秋燕,

    “少奶奶,您见不见他,跟我有什么关系!”秋燕见琦玉打趣她,脸还是刷一下红了。

    “我自说他,你怎么脸红了?”琦玉继续面不改色地说道。

    “少奶奶,你……”秋燕红着脸转身要出屋子,就听见院子里有人说道:

    “快掌灯,少爷回来了。”

    说话间,就见李翊进了屋子,琦玉一面吩咐秋燕去端姜汤,一面起身去拿干净的衣裳。

    “先去泡个热水澡吧,外面冷的紧儿。琦玉向李翊道。

    “嗯。”李翊的情绪有些低落,闷闷地答道,拿着家常的衣裳到后面去沐浴。

    “少奶奶,姜汤好了。”秋燕端着一碗姜汤进来。

    “放在桌子上吧,你先下去歇着吧,其它人也不用上来伺候了,。”

    “是。”秋燕答应着退下去,李翊和琦玉都不喜欢两人独处时,有人在旁边,因此一般两人都在屋里的时候,都不叫人在跟前伺候。

    当李翊洗完澡出来,就看见琦玉坐在桌前,手里拿着针线,有一下,每一下的绣着。摇曳的烛火映照在她脸上,显得异常柔和。她的头微微垂下,颈部的曲线是那样修长优美。

    李翊走上前,两手扶在琦玉的肩膀上,说道:

    “跟你说了多少次,晚上不要做活了,伤眼睛。”

    “只是坐着没事儿,刚拿起来。”正说着,忽然觉得一滴水滴在自己头上,琦玉转头才发现李翊的头发在滴水,于是说道:

    “快些坐下,喝点儿姜汤祛祛寒气。”说着琦玉站起身来。

    “别走,陪着我。”李翊坐下,一边拉着琦玉的手不让她走。

    “我去拿帕子给你绞干头发,还能走到哪儿去。”琦玉笑着说道。

    李翊坐在桌边喝着热气腾腾的姜汤,后面琦玉帮他绞着头发,这一刻让他觉得是如此幸福,真希望时间能就此驻足。

    琦玉好不容易帮他绞干头发,简单挽了个髻。

    “今儿怎么回来这样晚,是王爷有什么事情绊住你了?”福王大婚之后,与王妃倒是客客气气,相敬如宾,却没有什么感情,他看不过李翊与妻子如胶似漆的样子,总是找各种各样的借口,将李翊留在王府里陪他。

    “嗯,是有些事情。”李翊站起来,定定地看着琦玉的,好像要把她刻在眼底似的。

    “玉儿。”李翊轻轻地叫着,声音中充满了温柔。

    “嗯。”琦玉被李翊看得有些害羞,微垂着头。忽然间感到有什么湿润的,柔软的东西覆在了自己的嘴唇上。琦玉慢慢闭上了眼睛,微启了嘴唇,就觉得甜甜又带些微辣的味道充斥到了口腔中。两人相拥着走到床边,李翊伸手拉下了重重帐幕将那旖旎**挡了起来。

    一场酣畅淋漓的情事结束之后,琦玉将头舒服地窝在李翊的颈窝中,李翊将手环在琦玉的腰上。

    “玉儿,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什么事情?”

    “我明儿要走。”

    “什么?”琦玉腾地坐了起来,李翊又拉着她躺倒自己怀里。

    “别着急,听我说。”李翊一边用手抚摸着琦玉的后背,一面说道。

    “福王爷和我明天要到山东去一趟。”

    “怎么这时候要去山东?”琦玉不解地问。

    “山东是王爷的封地。”

    “难道朝中……”李翊很是吃惊于琦玉的敏感。

    “没错,现在看着平静,可是太子和寿王的争斗已经非常激烈。朝上大臣对他们的支持也是一半一半。而更重要的是,皇上并没有吐口,寿王很有可能发难。”

    “那可是谋反。”提到谋反两个字,琦玉的声音都有些发抖,李翊感觉到琦玉的紧张,又将她想自己怀里搂了搂。

    “别怕,一切有我。我这次和王爷去山东就是想布置一下,给自己留条后路。因为现在的主要的东西都留在京城,需要转移过去一些。”

    “那有没有危险?”李翊笑着用下巴蹭蹭琦玉的头发,

    “我们又不是干什么,不会有什么危险的。”琦玉并没有放松下来。

    “福王就没有什么想法?”

    “没有,王爷对这些事情,没有兴趣,所以我们才能成为朋友。”

    “那我就放心了,刚回来那会看你脸色不好,还以为有什么大事儿。”

    “别担心,我只是想着有一阵子见不找你,有些难受。”

    “要去多长时间?”

    “可能要一两个月。”

    “这么长时间!”琦玉惊呼道。

    “是不是想我了?”李翊用手捏捏琦玉的脸笑着问道。

    “才不会呢。”琦玉嗔道。

    “我会想你的。”李翊在琦玉的耳边轻轻地说道。

    第二天一早,琦玉帮着李翊收拾好行装,李翊就拜别母亲就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