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一百四十四章 自立(二)
    琦莹用过早饭从楚夫人那里回来,还是没有见到宛儿的人,面色一沉,吩咐香罗去把宛儿叫来。

    宛儿正在屋里试楚元礼前儿送给她的新簪子,听得琦莹叫她心里还有些打鼓,但是她安慰自己琦莹一定不敢拿她怎么样。

    宛儿进了屋子,只看见琦莹正卧在榻上,春纤站在背后,给她捏着肩膀。

    “来了。”琦莹说道,语气中也丝毫不带怒气。宛儿一听顿时放下心来,上前行礼道:

    “见过少奶奶。”礼虽行了,但是神色之间并无恭敬之意。

    “昨儿的规矩,可听清楚了?”琦莹的声音变得冷起来。

    “回少奶奶,听清楚了。”宛儿听到琦莹冷冰冰的声音,有些害怕。

    “那今儿早上怎么不见人?”

    “回少奶奶,今儿早上少爷要早些出门,因此忙着服侍少爷,所以……”

    “你要死了,在少奶奶面前竟然敢称我!”香罗冲着宛儿呵斥道。

    “少奶奶恕罪,奴婢一时失口,还望少奶奶原谅。”宛儿赶忙跪在地上谢罪,自悔一时情急把在楚元礼面前的称呼带了出来。

    “算了,我也不是那心胸狭窄的人,以后别再犯了。”

    宛儿听了以为琦莹不再追究,刚刚松了一口气,却又听到琦莹说道:

    “可是昨儿我就说了,不守规矩的一定要惩罚。谁承想你第一天就乱了规矩,你说该不该罚呢?”

    “请少奶奶恕罪,奴婢是服侍……”

    “还有你只是一个通房,什么时候能在少爷的房中过夜?”琦莹一步紧一步地追问,把个宛儿说得哑口无言。

    “怎么不说话了?想是知道错了?我原也不想罚你,可是没规矩不成方圆,少不得只好让你没脸了。”宛儿一听吓了一跳,顿时膝行到琦莹面前,哭得梨花带雨,把琦莹看得更烦。

    “请少奶奶恕了奴婢则个,奴婢以后不敢了!”

    “念你是初犯,我就从轻发落。来人,带下去打十板子。”

    琦莹的话音刚落,就进来两个粗壮的婆子,将宛儿拖了下去。这宛儿平时仗着楚元礼的宠爱,并不将琦莹的人放在眼里,这两个婆子自是也不会手下留情,一板子下去就见了血。完事了,还让宛儿跪在门口谢恩。琦莹在屋里才觉得出了一口恶气,然后决定睡一下,她还得养足精神等着楚夫人和楚元礼来兴师问罪呢。

    果然到了晚上,楚元礼回到院中一见宛儿被打得血肉模糊,心中的怒火翻涌,冲到琦莹房中质问。香罗端了一碗汤药正准备服侍琦莹吃药,冷不防楚元礼怒冲冲闯进来,一惊之下,一碗药洒在地上。

    “你怎么能随便打人,宛儿做错了什么,让你能下如此毒手!”楚元礼一张口就咄咄逼人。

    “相公这是找我给宛儿讨公道的?”

    “不错!”楚元礼斩钉截铁地说道。

    “那好,咱们今儿就论论理,看看是理亏。”琦莹也不甘示弱。

    “你说!”

    “好,我问你宛儿只是一个通房丫头对吧?”

    “是。”

    “那我倒想问问,哪家的规矩通房可以再少爷的房里过夜?”

    “这……”楚元礼一时语塞,他心里当然明白,不过是欺着琦莹好性子,一直让宛儿卸在自己房里。正在这时,楚夫人进来了,她早就听说琦莹打宛儿的事情,但是一直隐忍着,听见儿子回来和琦莹闹,赶紧上来看看。

    “我说你们这小夫妻俩儿怎么了?平时从来不红脸的,今儿怎么气性这么大,夫妻之间有什么说开了不就是了?”

    “母亲,她不问青红皂白将宛儿打得……”

    “别说了,一定是宛儿那丫头惹到媳妇了,否则凭她的好性子怎么会打人。媳妇儿啊,有什么说出来,要惩罚谁告诉母亲,小心伤了肚里的孩子。”

    “母亲,是这样的。我原想着院子里没规矩,就想着我们是书香门第,别人知道了也不像样子,于是昨天将宛儿和春纤叫到跟前,让她们从今儿起要开始立规矩,也不过是早上来给我请个安,这也不算什么吧。谁承想,今儿早起,只来了春纤一个,直到我从您那儿回来,宛儿倒是影子都不见。媳妇这才把人叫来问问,要是睡迟了也就算了,谁知道她竟在相公房中过夜,今儿就是把她从相公房里叫出来的。还说是伺候相公出门,没时间来请安。母亲不知哪家的规矩,一个通房竟能不伺候主母,反而在少爷房中歇着?”

    琦莹这一番话说完,楚夫人也有些脸上挂不住,深恨这宛儿没眼色,是个没脑子的。

    “可是,即便如此,你也不能打人!”楚元礼还是愤愤不平。

    “相公是读书人,应该知道令行不止的后果吧。”琦莹很平静地说着。

    “媳妇做得对,对这些眼里没主子的奴婢,应该杀杀她的气焰。元礼,还不向你媳妇陪个不是,今儿可是你没做对,要是气着了媳妇,可怎生是好。到时候你岳父还不抽你一顿。”楚夫人做着和事老,顺便提醒儿子岳父那边不能得罪。

    楚元礼可是吃着了岳父是吏部尚书的甜头,这一下子也反应过来,于是向琦莹作了个揖,说道:

    “奶奶,原谅则个,今儿是我急糊涂了。”

    琦莹要是在以往肯定会谦虚两句,今天她可没有这样,只是点点头。

    “我费了这些口舌,有些累了。”楚夫人听说赶紧说道:

    “那我们先出去了,媳妇好好歇歇,元礼以后不准把这些事情来烦她。”

    “是,母亲。”

    等到屋里只剩下香罗,琦莹问道:

    “杨妈妈回来没?”

    “还没。对了少奶奶,还有一件事情。”

    “说。”

    “以前每个月,都会给少爷额外的二十两银子,这个月……”

    “当然不给了,你没见那宛儿头上的簪子,身上的新衣裳,想必都是我的钱买的。我真傻,居然以前那样糊涂,要不是二妹妹,现在还不知怎么样呢。”

    “少奶奶,一切都会好的,你这里立起来了,他们也不敢拿您怎么样。”

    “说的没错。等杨妈妈那边收拾好了,咱们就到庄子上去,过几天舒心的日子。”

    那边楚夫人和楚元礼出来了,楚夫人生气地说道:

    “元礼,你也真是为了一个奴婢居然去招惹她。”

    “我怎么知道她今天那么大火儿。”

    “肯定是她那个妹妹来说什么了,好好的日子,让人不得安生。元礼最近不要招惹你媳妇儿,没事儿多上她屋里看看,女人呢,都喜欢听些好听的,多哄哄就没事了。”

    “是,母亲。儿子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