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一百四十二章 相助
    太子每天晚上的留宿,对琦娇来说像一场梦魇,每个清晨看着身体上的伤痕,她总会瑟瑟发抖,每个夜晚对于她来说是那样难熬。可是她选择了忍受,甚至可以说是曲意承欢。因为这种忍耐带给她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比起前一段日子所遭受的痛苦,那噩梦般的夜晚其实也不是那样可怕。

    太子一连在琦娇的房中留宿几天,这给琦娇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变化。首先是饮食、衣着上的变化,原来即便使了钱,那些好饭好菜也难得到琦娇这里,衣服什么的更是粗制滥造。

    这些天厨房里变着花样往琦娇这里送新奇的吃食,针线上送来的衣服也很是精致,其它的人也有样学样,不断的有好东西孝敬到琦娇这里来,一时间琦娇成了太子府里最为风光的妾侍,她终于体会到太子宠妾的滋味。

    太子妃和其它妾侍的态度倒是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言语之间倒也不象原来那样无礼。从太子妃起到下面的良娣、良媛都抱着看戏的心态,想看看这位张良媛到底能风光多长时间,毕竟太子并不是个长清的人。

    但是令大家没想到的是,这次的太子对琦娇倒是格外不同,一个月中倒是有近十天的时间都在琦娇房中,而且丝毫不见厌烦,这才令太子妃和其他的妾侍警惕起来,暗中筹划要给琦娇点儿颜色看看。

    琦玉从那天回到府中,就想着该如何帮助琦莹。既然琦莹不愿意大伯母知道,那么只能自己想办法了。可是如何说服琦莹,却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必须要想办法和琦莹再见上一面,好好陈说厉害。

    李翊帮着琦玉打听到一位女医,医术高超,深得京城中达官贵人内眷的推崇。但是那位女医很是奇怪,碰到官宦人家来看病,收取很高的诊金,但是碰到贫苦的人看病,却经常不要药钱。而且她一般只在医馆坐诊,不愿意出诊。琦玉也是花费了好多的口舌,并答应送给医馆数量不菲的药材,那女医才勉强答应。

    这天琦玉带着女医再一次进了楚府。由于那女医的名声在外,楚夫人当然也不好阻拦,只是阴阳怪气地说道:

    “姑奶奶倒是对姐妹的事情这样上心,难不成是怕我们亏待了令姐不成。不过姑奶奶自己好像成亲也有一年了吧。”

    秋霜和鹊儿气愤不已,为琦玉不值。琦玉到不介意,这样的风凉话并不能损她分毫,何必为它烦恼。当下笑着说道:

    “多谢夫人关心,琦玉先去看姐姐了。”

    楚夫人本以为琦玉会恼怒,没想到她竟这样毫不介意,这个女孩子倒是不能小觑了。

    琦莹听说琦玉来的消息,有些吃惊,不知道自己这个妹妹又要做什么。带听说她带着女医来给自己看病,心中又充满感激之意。

    女医仔细给琦莹号了脉,又观了观她的气色,说道:

    “病人脉象虚弱,显是忧思太过,不思饮食之故。如若调理不当,恐于腹中的胎儿不利。”

    “先生说的是,我们少奶奶现在一天也吃不了原来一顿的饮食,原想着过了三个月还害喜能好些,谁知道还是这样。”琦莹的奶娘说道。

    “我看腹中胎儿倒是稳妥,别总是躺在床上,多出去走走,以后生的时候也顺利些,心胸一开,自然就好了。”

    琦莹的奶娘陪着女医去开方子,琦玉上前坐在琦莹的床边。

    “姐姐,妹妹这次擅自请大夫来,还望姐姐恕罪。”

    “妹妹一心为我,我感激还来不及,怎么会怪罪你。”琦莹握着琦玉的手说道。

    “姐姐刚才也听见大夫的话了,忧思太过,对腹中的胎儿也不好。妹妹此来就是相劝姐姐不要再忍下去了。”

    “那我还能怎么办?我实在不忍心母亲为了我再操心。现在只盼将孩儿平安生下来,好好养大也就是了。”

    “姐姐不是我说诛心的话,你觉得他们会容你将孩子平安养大。就算楚家希望用这个孩子作为和张家联系的筹码。那些小妾呢,有了姐夫的撑腰,会做出什么事情,难道姐姐想不出来?又或者姐姐说以后将她们撵了出去,可是人家万一有小孩呢。楚家会答应吗,姐夫会答应吗?楚家能背信弃义一次,就能有两次,如果下次又找什么借口,在弄几个侍妾,姐姐又如何自处?”

    “我……”琦莹一时语塞,其实这些事情她都想过,只是一直在自己欺骗自己,一直在逃避。琦玉的话撕下了一切的伪装,把严酷的现实**裸地展现在她的面前。琦莹压抑多时的眼泪一下子迸发出来。

    琦玉也看着难受,毕竟琦莹是有身子的人,不敢让她太过悲戚。琦玉赶紧收了泪,劝慰琦莹。

    “姐姐,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常言说为母则强,为了腹中骨肉姐姐也应该振作起来。”琦莹渐渐收住眼泪,看着琦玉。

    “姐姐不想告诉大伯母也可以,可是自己一定要立起来,别人才不会欺到你头上去。”

    琦玉又说道:

    “不能楚家说什么是什么。姐姐身为堂堂吏部尚书的嫡长女,他们楚家巴结你还来不及,这般欺侮你,不过是因为姐姐太过软弱之故。”

    “那我该怎么做?”

    “姐姐既然在这里带着心情烦闷,与其看着他们生气,不如眼不见心不烦,一走了之。”琦莹不解的看着琦玉。

    “走,我能走到哪里去?”

    “走只不过是一种手段,表明姐姐的态度,让他楚家不能小看了姐姐。”

    “妹妹的意思是让我假装走……”

    “也不全是假装,姐姐不是有陪嫁的庄子,去哪里住上几天。看看乡间风景,吃些新鲜菜蔬,不比在这里过得舒坦。用不了几天,楚家一定会着急,害怕大伯母他们知道,到时候着急的使他们,姐姐再有什么也好说了不是?”琦莹虽然心软,但是也不笨,而且身在官宦之家这些年,耳濡目染自然明白琦玉的意思。

    “谢谢妹妹,原来姐姐我竟是糊涂了。让自己受苦不说,还让别人担心。今天妹妹一席话,让我茅塞顿开,以后都不会再做这样的糊涂事了。没有被人卖了还给人家数钱的道理。”

    “姐姐能这样想就最好了!”琦玉欣喜地握着琦莹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