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一百四十一章 转机
    正如琦莹所说,琦娇在太子府的日子的确难捱。琦娇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沦落到这样的境地。自从那日之后,太子从未涉足过她的小院,更甚至即使在所有内眷参加饮宴的时候,她因为位分低坐在最后也只能是远远看他。其实也不是只有她,其它低分位的妾侍也是一样,一年难得见一次太子,更别说是临幸了。

    开始琦娇也想过讨好太子妃,可是无论她做什么,太子妃对她依旧是不冷不热的。就在琦娇已经放弃了全部的希望,打算就这样自生自灭的时候,一个转机摆在了她的面前。

    事情还得从张厚说起。张厚原本对琦娇寄予厚望,但是后来打探得知琦娇在太子府过得并不好,便也着急起来,这样一个棋子怎么能不声不响地就丢了。

    张厚通过他认识的人搭上了太子跟前的红人——小太监高海。这个高海自有服侍太子,两人的情分非比寻常,他对于太子的喜好无一不清。张厚拜托他照看一下琦娇,当然这个照看可不便宜,张厚是用了一套京城的三进的宅子外带一整套黄花梨的家具,才换来这位当红太监的首肯。高海也找了个机会见了一下琦娇,嘱咐了几句,琦娇这才放下心耐心等待机会。

    这一日,太子气冲冲地回到府中,他还在为寿王在朝堂上频频针对自己而气恼。老皇上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身体已经快支撑不下去了,但是还没有传位的打算。寿王那边也很着急,毕竟自己还是比他多一个正式的名分。脑子里的事情纷乱,他回到书房,将那些等待着他的幕僚撵了出去,一个人坐着。

    跟着他的高海见了太子这般模样,知道太子现在不想议论正事,少不的是想找些乐子放松一下。便试探着问道:

    “殿下,要不回后宅?”

    “有什么好回的,还不是那些老面孔,没点新鲜玩意!”

    高海听了太子的抱怨,想着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就看那张家的小姐上不上道了。

    高海想到这里,小心翼翼的凑到太子的身边,说道:

    “小人听说暖房的荷花开了,不如去看看,冬日里倒是别有趣味。”

    太子听了,也有些心动就答应了,停了一下又说道。

    “把那几个会唱小曲儿的舞娘也叫上。”

    “是,小人知道了。”高海喜上眉梢,连忙下去安排,当然也没有忘记知会琦娇一声。

    琦娇得了高海的信儿,又是紧张又是开心。紧张的是那天晚上留给自己的阴影并未有完全消除,开心的是自己终于有了翻身的机会。她赶快找出自己最好的衣服,尽管已经是深秋,为了显出婀娜的身形,她还是穿上了单薄的春衫,只在外面披上了一件深粉色的皮斗篷。走出院子的时候,她停了一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决然走出,脚步坚定的仿佛是跟过去的自己一刀两断。

    太子并没有带很多的人,只是几个心腹的小太监随行。温室在后花园的一角,要去哪里必须穿过御花园。天气已经渐渐冷了,后花园已经不象春日那样很多人来游玩,显得稍有些冷清。太子走得有些不耐烦,正在这时远远看见前面的一丛菊花前站着一个窈窕的身影,尽管裹着斗篷,却难掩那种风姿。

    太子示意身边的人停下来,自己轻轻地走了过去,却听见那边传来啜泣的声音。

    “张良媛,您别难过了,空地里风大,小心吹着容易生病,您身子骨又不好。”

    “小云,我就是好想我爹娘,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见到他们。”

    “一定会的,咱们回去吧。”说着去搀扶琦娇。两人转过身来才发现太子正站在后面。两人慌忙跪下,

    “参见太子殿下。”

    “免礼。”太子口中说着,就去拉琦娇的手臂。当他看见琦娇的时候,大吃一惊,这不是当年在御花园见过的美人吗。

    “你是……”

    “臣妾是太子殿下的良媛。”

    “本宫曾经临幸过你吗?”

    “是。”琦娇的声音低低地,充满了委屈之意。太子听了琦娇的话,有些纳闷,按说这样一个美人自己怎么会全无印象。其实他不知道的是,那天他在太子妃屋里喝的酒,已经被下了药,所以当他临幸琦娇的时候全无印象。要不是这一次他又见到琦娇,那么琦娇也会像其它的妾侍那样在这太子府中自生自灭,无人问津。

    尽管心中疑惑,太子对眼前这个含羞带娇的美人还是十分满意。他笑着说道:

    “本宫正要去赏荷花,良媛愿否同行?”

    “妾身鲁钝,恐怕扫了殿下雅兴。”琦娇并没有一口答应,这样的欲迎还拒最是吊人胃口。

    “本宫观良媛冰雪聪明,哪有鲁钝一说,莫不是不愿前往?”

    “妾身怎敢,愿侍奉殿下左右。”太子闻言大喜,竟携着琦娇的手,往温泉而来。

    “本宫闻听良媛思念父母,不是府上是?”

    “妾身失态,还望殿下赎罪。”

    “思念父母人之常情,何罪之有?”

    “多谢殿下宽宏大量,妾身的父亲是礼部侍郎。”

    “原来是张侍郎之女,本宫是委屈你了。”

    “何来委屈一说,殿下国事繁忙,那有空理会这些微小事。”琦娇嘴上这样说,语气里却带有淡淡的娇嗔,引得太子一阵心痒。

    “良媛放心,本宫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谢殿下厚爱。”

    说着两人已经走到了暖房,暖房顶上全是用玻璃搭建,里面温暖如春,一进来身上的大衣裳就穿不住了。一旁的小云服侍琦娇脱下斗篷,单薄的衣衫将少女的身姿衬托的无比婀娜,把个太子看的垂涎三尺。

    高海早已布置好了一切。在一个平台上铺设了锦褥和绣墩,几案上面摆设各色果馔,供太子享用。太子拉着琦娇坐在锦墩上,高海亲自上前执酒壶斟上两杯酒,便示意其他的人出去,然后悄悄地说道:

    “小人粗鄙,这赏花的雅事可着实做不来,就不耽误殿下和良媛观赏。小人在外面伺候着,以免有人扰了殿下的雅兴。”

    一时之间这偌大的暖房里就只剩下太子和琦娇。琦娇举起酒杯向太子说道:

    “妾身敬太子殿下。”太子看着美人早就醉了,当下握住琦娇的手,将她拉入自己的怀中。琦娇吃了一惊,一杯酒尽数洒在了锦褥上,而太子接下来的动作更是让她目瞪口呆。太子一边在她的脸上、耳边啃咬,一边将手伸到她衣服里面揉捏起来。琦娇的心砰砰乱跳,她没想到太子居然会在这样的地方行事,这让她以后如何见人?欲待要推拒,却又害怕惹怒太子,只得横下一条心,任太子施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