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一百四十章 豁然
    “姐姐,这样的人怎么能留在屋里,眼睛里根本没有你。还是跟姐夫说说,趁早撵了出去为是。”琦莹听了,抬眼看了了看床顶的雕花,

    “妹妹,不瞒你说,相公已经许久没有上这个屋子里来了,一回来就去西偏房,我都有些天没见过他了。”

    琦莹说话的声音尽管轻轻的,但是陈述的事实却让琦玉如遭重击,缓了好久,才说道:

    “为什么呢?他这样当时为什么求娶你?”

    “那还用得着说?”琦莹有些不解,又有些讽刺地看着琦玉,仿佛她说的是一件多么可笑的事情。

    “可是,姐姐无论如何,你都不能这样下去。你还有孩子,以后你们母子在这里怎样生存下去。”

    “婆婆他们不会亏待这个孩子的。”琦莹没有任何表情的说道。

    “那你呢?你就这样过一辈子?”

    “那我还能怎么办?”琦莹冷笑一声。

    “你以为所有的夫妻都想你和妹夫那般和美?恐怕你还不知道,琦娇在太子府里的情形吧。”琦莹的语气变得尖刻起来。

    “琦娇,怎么了?”琦玉问道,因为王氏,她很少关注自己的这个妹妹。

    “听母亲说,自从琦娇进了太子府,只在成亲的时候见过太子一次,后来就没见过了,过得很是艰难,可谁也没办法帮到她,只能自生自灭了。就连这点儿消息还是叔父托人好不容易打听出来的。婶娘后悔得什么似的,直说害了女儿。”

    “怎么会这样?”琦玉无力地垂下头。许是琦莹觉得这样对琦玉有些过分,便安慰道:

    “所以我说妹妹,你也别太放在心上,你看看多少家的夫妻都是这样过了一辈子,也没什么。就算是告诉母亲又如何,他的心并没在这儿,总是敷衍了事地和我在一起又有什么趣儿。倒是你,应该过得还不错吧。妹夫似乎并不像外面传言的那样。”

    “嗯,他很好。”

    “说起来真可笑,当时婶娘费尽心机要将你胡乱嫁了,谁知道却成全了你。为了三妹妹费劲心机,却是那样的结果,真是造化弄人呀。”

    琦玉听了,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一时间屋子里静悄悄的,让人非常难受。

    就在这个时候,香罗端了一碗汤药进来。

    “少奶奶,该吃安胎药了。”琦玉接过那个药碗,小心翼翼地递到琦莹的嘴边,琦莹张开嘴饮下那苦涩的药汤。琦玉又拿过蜜饯,琦莹摇了摇手,

    “都习惯了,不用了。香罗,传饭吧,我和妹妹一起吃一顿饭。”

    “姐姐不用了,时辰不早了,我得回去了。”琦莹本就没什么胃口,只是让一让。

    “那也好,等过些日子我好些了,去看看你。”

    “好,我等着姐姐。”琦玉笑着说道。

    琦玉也没有去见楚夫人,直接离开楚府踏上马车。刚转出巷子,马车突然停了下来,秋霜问道:

    “来福叔,怎么了。”

    “少爷的车在前面。”秋霜赶忙下了马车,果然看见李翊的小厮平安正站在前面的一辆马车前,李翊正从车上下来,往这边走来。秋霜忙喊鹊儿下车与李翊见礼。李翊点点头让她们做自己的那辆车回去,他则上了琦玉的马车。

    “你怎么来了?”琦玉又惊又喜地问道。

    “从福王府出来,就绕过来看看,能不能碰着你。”

    “那要是我回去了呢?”

    “你一向磨磨蹭蹭地,好容易出来一次哪有那样快回去。”琦玉不满意地瞪了他一眼。李翊也不介意,

    “怎么样,姐妹相见高不高兴?”琦玉脸色一黯,摇摇头。李翊看见妻子的样子,担心地问道:

    “出了什么事情?”

    “也没什么,不说了。”

    “玉儿,还有什么事情是你不能告诉我的吗?”李翊两手扶住琦玉的双肩,两眼直视,让琦玉无从逃避。可是自己纠结的事情,真的合适告诉他吗,她不确定。

    “玉儿!你不相信我?”李翊有些生气。

    “不是。”琦玉立刻否认。

    “那是?”李翊并没有放弃,琦玉在他凌厉的目光下,有些支持不住。算了,就告诉他又如何?她暗暗做了决定。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姐夫纳了两个房里人。”

    “看你姐姐不开心,你也难过?”

    “嗯。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这些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我……”

    “玉儿,你在担心我?”

    “嗯?”

    “你担心我也有那样一天,对我就这么没信心。”李翊佯装生气地说道。

    “可是我们现在还没有子嗣,终究会有那么一天,你是单传……”

    “我只要你!”李翊坚定地说道。

    “什么?”琦玉脑子一蒙。

    “我曾经发过誓,绝对要对自己未来的妻子完全的忠诚,决不让祖父的事情在我身上重演。”李翊看着琦玉说道。

    “这也是为什么我不让丫鬟近身服侍的原因。当我认定你是我妻子的那一天,我就绝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不管是任何人还是任何事都不能令我改变想法。”

    听了李翊这一番话,琦玉深深被感动了,这些日子一来,内心的彷徨、无助,一扫而空,李翊揽过琦玉,用指腹轻轻拭去她的泪水。

    过了良久,两人才分开,李翊一边帮琦玉整整鬓发,一边说道:

    “怨不得你这些日子总是闷闷的,原来是在胡思乱想。”琦玉并没有回答,而是说道:

    “你说,一个人是不是有选择的权利?”

    “什么权利?”李翊也被琦玉着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说的困惑。

    “让自己过得更好。”

    “那是自然,怎么了?”

    “我能看出来,姐姐很不开心,可是她却选择忍耐、逃避。”

    “她这么做的原因是为什么?”

    “她不想再让大伯母伤心,她说她的心已经死了。”

    “心死了又怎么会伤心。”

    “我告诉她为了孩子她也应该争取过得好一些,可是她说楚家绝对不会亏待孩子,而且那两个不是姨娘,可以随时被打发掉,其中一个还是她原来的丫鬟。”

    “她有没有想过万一那两个人怀了孩子,又或者元礼兄并不愿意,她能撵的了吗?这样宠妾灭妻的事情还少吗?”李翊摇摇头,冷笑着说道。

    “你的意思是?”琦玉恍惚有些明白,

    “人什么时候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

    “我知道怎么做了。”琦玉点点头,脸上露出了笑容。

    “不过……”李翊说了两个字,故意停了下来,戏谑地看着琦玉,然后又说道,

    “你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我不会叫你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