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惊心
    琦莹看着下面站着的两个人,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一丝血色也没有,香罗站在一旁,满面怒色,却没资格说什么。琦玉看了,轻轻拍了拍琦莹的手,示意她别生气,然后转向宛儿和春纤。

    “这两位是,恕我眼拙倒不认识。”

    春纤听了琦玉的话,满脸羞惭,只把头垂得更低。她本不想来,但是无奈宛儿威胁她说,要是不去夫人不会叫她们好过的,只好硬着头皮跟着宛儿进来。这会儿听着琦玉故意装着不认识她,心里更虚了。

    “二姑奶奶,有所不知这两位是宛儿姑娘和春纤姑娘。”香罗自然明白琦玉向她递话的意思,连忙说道。

    “原来是春纤,这才几天不见,真是女大十八变,我竟认不出了。”

    “见过二姑奶奶。”春纤跪下行礼。

    “这我可不敢当,秋霜还不快扶起来。”秋霜听说连忙上前将将春纤搀扶起来。

    “秋霜在家倒是常念叨你,这可好终于有了机会,让你们姐妹好好说说话。”秋霜闻言之意,笑着拉着春纤说道:

    “春纤姐姐,妹妹倒是想你的紧儿,咱们去说说话吧。”春纤也巴不得有个机会出去,当然满口答应。

    “这位是宛儿姑娘吧,我姐姐身体不适,可真要多谢你的照顾。”

    “姑奶奶言重了,伺候大少奶奶本就是奴婢的分内事。”

    “有你这样的人在跟前,姐姐可真是有福,刚才姐姐说想吃些酸的东西,我恰好带了些新鲜的山楂,听说你擅煮汤水,那就劳烦你去煮一碗来可好?”

    那宛儿一听暗叫不好,自己刚才说完伺候人是分内之事,这回儿又怎么好推脱,这个什么姑奶奶好生可恶。

    “还不快去,难道姑奶奶也指使不了你?”床上坐着的琦莹冷冷地看着宛儿说道。

    “宛儿姐姐,我陪你去取山楂。”鹊儿拉着宛儿就要往外走,那宛儿还站着不动,一旁的香罗也上前拉着她的另一只胳膊,

    “我也一起吧,咱们也能做个伴儿。”

    两人各自半拖半拽地将宛儿拉了出去。屋子里终于静了下来,琦玉看着琦莹,

    “杨妈妈呢?”琦玉口中的杨妈妈是琦莹的乳母。

    “婆婆说杨妈妈擅长女红,就让杨妈妈每天过去教小姑子,有时晚上才回来。”琦玉听说小姑子,心中一动。

    “刚才妹妹过来看见一个年轻小姐,想必就是姐姐的小姑子,可是妹妹怎么发现她头上戴的簪子和耳朵上的坠子像是姐姐的东西。”

    “什么像,本来就是。”

    “你送给她的?那可是当时大伯母专门去多宝斋给姐姐定的生辰礼呀。”琦莹还未答话,香罗和鹊儿从外面进来,碰巧听见了这一句。

    “哪里是小姐给的,那位小姐隔三岔五的,就接着看望嫂嫂的名义上门搜检一番,从戴的到穿的,不知搜刮了多少去,小姐的一个陪嫁箱子都空了。”

    “那你们为什么不拦着?”

    “小姐不让,说是免得一家人起了嫌隙!”

    “姐姐,你这样可怎么……”

    “我们只好把大部分的东西都锁了起来,这几天来了看见首饰匣子都空了,也就不上门了。”

    “楚夫人不知道吗?”

    “怎么不知道,装着罢了。姑奶奶您想想女儿头上突然多了那些首饰,怎么会不知道?”

    “别说了!香罗你先出去。”一直没有做声的琦莹,出言制止了香罗的数落。香罗不敢违拗琦莹,便出去了,琦玉示意鹊儿也跟着出去。

    “姐姐,难道现在你还不肯说实话吗?”

    “妹妹,我……”琦莹有些说不下去,两行清泪从眼角慢慢溢出。

    “这里的事情,大伯母知道吗?”琦莹点点头,又摇摇头。琦玉有些糊涂,便问道:

    “那个宛儿是怎么回事,楚家当时不是说三十无子方可纳妾吗?”

    “她只是个通房。是婆婆说,我有身子的时候,找个可靠些的人可以帮着照顾相公,不给她名分,等孩子生下来就打发了。”

    “这个人可靠?”琦玉的口气充满怀疑。

    “是婆婆找的,能不可靠吗?”琦莹苦笑着。

    “那为什么春纤?”

    “是我母亲说宛儿到底是婆婆找的人,万一相公被迷住,一样不好打发。就让我将春纤收了房,到底有个自己的人,反正有了一个也不差第二个,况且又不用给名分,以后看着不顺眼,撵了出去就是。”

    琦玉听了目瞪口呆的,真没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的,难道没有名分,难道妻子怀孕,丈夫就能这样一个两个往房里收人。

    “可是当时想着春纤性子柔,好拿捏,没想到根本就看不住宛儿。从收了房之后,相公倒是很少去她房里,大半的时间都在宛儿那里。”

    琦莹慢慢道来,想起当时楚元礼自从知道自己怀孕的消息,就很少来自己的房里,每天只是例行公事般的问一两句就去了西偏房,本来还以为他就是这样的冷性子。直到宛儿被送进来的那天,从西偏房传出男人和女人的调笑声,让自己的心如坠冰窟。

    “姐姐何苦要委屈自己,为什么不告诉大伯母?她一定会为姐姐做主的。”

    “你也知道当时我这亲事是怎么来的,母亲看到我现在过得不好,一定会伤心后悔的,她为我操的心够多了。”

    “那你就这样任人欺负?”

    “也说不上欺负,婆婆只是害怕我跟母亲说什么,派个人来看看而已。”

    “那姐夫对你好吗?”琦玉的话音未落,就听见外面吵吵嚷嚷的,于是起身去看。

    到了门口,看见香罗和鹊儿两个拦着门不让宛儿进来,那宛儿撒赖叫嚷。

    “闭嘴!知不知道姐姐在养胎,要是惊动了怎生是好?”

    “姑奶奶,是宛儿姑娘非要闯进来?”香罗嘴快。

    “姑奶奶,奴婢煮好了山楂汤要呈给少奶奶。可香罗这丫头不让奴婢进去。”

    “那汤分明烫得紧儿,怎么能呈给少奶奶?”

    那宛儿还想说什么,却被琦玉打断:

    “你们也都是老人了,自然要知道一切以大姐姐为重,碰见那些不懂规矩的奴才的就应该直接打出去,还啰嗦什么?更何况伺候人就要有伺候人的样子,什么样的东西能呈给主子,自己难道不清楚吗?”

    琦玉的话说得宛儿哑口无言,香罗趁机将宛儿拉了出去。琦玉摇摇头,叹了口气,转身回到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