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探访
    自从上次的事情,琦玉和石氏表面上还是一如既往客气有礼,但是两人心里都清楚,现在再也回不到当时那种没有隔阂的状态。琦玉并没有把石氏的话告诉李翊,她不知道李翊的心思,只是尽力将这样装糊涂的时间尽量向后拖延。

    琦莹怀胎已经三个月了,基本算是坐稳了胎,因此亲朋好友也陆陆续续上门看望。因为曾经与楚家有那样一重关系,琦玉本不想去,便一直拖着,可是又不能不顾姐妹情分。

    于是这天琦玉伺候石氏用完了早饭,带着秋霜和鹊儿,坐上马车往楚府而来。要说她不羡慕琦莹那是不可能的,都是成亲一年,琦莹顺利怀了孕,自己却一点动静也没有。上次回府里看望祖母,大伯母柳氏笑得合不拢嘴,琦玉心里都有些酸酸的。祖母也问了好几次姑爷待自己好不好,凭良心说李翊这样的相公真是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琦玉不由感叹时运不济。

    到了楚府,琦玉遣人递了名帖进去,一会儿功夫就有婆子迎了出来。这人是楚夫人身边的王妈妈,琦玉在她的引领下,先去拜见了楚夫人。闲话了几句便告辞出来去见琦芸。

    在路上,琦玉看见了一个年轻小姐,引路的婆子见了赶紧上前行礼,口称二小姐,琦玉这才知道这是楚元礼的妹妹,两人点头示意,便各自走开。琦玉却发现她头上的簪子和耳朵上的翡翠坠子好生眼熟,不由心中狐疑。

    琦莹的院子不大,小小的,收拾地倒还干净。在那婆子的指引下,琦玉进了琦莹的屋子。

    琦玉打量琦莹的屋子,陈设十分简单,与楚夫人屋里的东西相比更加精致,想来应该是柳氏陪嫁的家具。那婆子将琦玉让进琦莹所在的内房,琦莹早就得了信儿,眼巴巴地等着。这回儿看见琦玉一脸的雀跃,

    “妹妹,可把你盼来了!”

    琦玉紧走两步,来到琦芸的床前,及至看见琦莹的样貌却把她吓了一跳。琦莹的相貌虽然不出众,但是出嫁的时候也是花朵一般的少女。现在的她却如同一朵干枯的花,脸色苍白,皮肤毫无光泽,两颊竟然深深地凹下去。

    “姐姐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大少奶奶这是害喜,吃什么吐什么,后面养养就好了。”那婆子抢着答道。琦玉看她抢着说话,有些不高兴,便没睬她,又继续向琦莹道:

    “姐姐现在想吃些什么,告诉妹妹。”

    “这里样样都是齐备的,大少奶奶只是吃不下。”那婆子又抢到。这下琦玉有些恼怒,

    “怎么没想到翰林府竟有这般规矩,主子还没有说话,奴婢倒是说个不停,倒是叫我开了眼界。”那婆子听了不禁懊悔自己太操之过急了些,楚夫人叫她来是看着琦莹,别乱说话,这下子倒弄得下不来台。只好腆着老脸说道:

    “老奴知错了,还望亲家奶奶别见怪。”

    “我原是说笑,别见怪。”琦玉也打着哈哈,

    “不过,我有些私事想请教姐姐,不知王妈妈方不方便先到外面去歇歇?”琦玉的言语虽是商量,但是口气中却是不容置疑的命令。王妈妈

    还想再说话,琦莹说道:

    “王妈妈先退下吧,难不成我妹妹的私事,你也想听不成?”王妈妈听见琦莹这样说,只好行了礼退出去,禀报楚夫人不提。

    屋子里只剩下姐妹俩人,倒是又有些尴尬,一时之间俩人都不知道要说什么。还是琦莹打破了这份令人难耐的安静。

    “妹妹,多谢你来看我。”

    “咱们姐妹怎么说这样的话,姐姐倒是你,怎么这样憔悴。”

    “我害喜,吃什么都吐,能不憔悴吗?现在是不是难看的很?”

    “哪里,姐姐一直都很好看。人家说酸儿辣女,姐姐想吃什么?”

    “倒是前几天吃了些山楂糕还好些。”

    “那一定是大胖儿子啦。”琦玉说得琦芸也开心起来,苍白的脸上也有了一些红晕。琦玉拿起琦芸旁边放着的小衣服,笑着问道

    “好漂亮的活计,是给孩子的。”琦芸听了点点头,脸上浮现出温柔的笑意。

    “妹妹怎么样,有消息了没?”琦玉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

    “妹夫难为你了?”

    “没人难为我,都好着呢。”琦玉并不想把自己的心事说给琦莹听,琦莹看起来身体实在是不太好。

    “别着急,妹妹是个有福的,早晚的事儿。”琦莹安慰琦玉。

    一时间香罗带着小丫鬟上了茶来,又端了几盘点心招待琦玉。琦玉品了口茶,不经意地说道:

    “怎么没见春纤?”春纤和香罗是琦莹陪嫁的两个大丫头。香罗刚张嘴想说什么,却被琦莹的眼神止住。琦玉发现了古怪,可是这毕竟是琦莹的房中事,自己也不好多问。

    正在这时外面有人说道:“少奶奶,宛儿姑娘和春纤姑娘求见。”琦莹听了,脸上的笑容顿时敛了起来。

    “我这里不用她们伺候,让她们回去吧。”

    琦莹的话音未落,只见帘子一挑,进来了两个人。琦玉惊奇地发现其中的一人正是春纤,只是已经换了妇人的打扮。春纤看着琦玉,满脸的羞涩,上前行礼道:

    “见过二姑奶奶。”

    “起来吧。”琦玉还没有从这个意料之外的事情中回过神来。

    “奶奶,贱妾们听说来了贵客,特意前来伺候。”一个妖妖娆娆的声音说道。

    琦玉看时,只见那个女子,尖尖的脸儿,白白的皮肤,一双上挑的眼睛,饱含了风情。难道这两个人是楚元礼的屋里人?琦玉想起当时楚家说的,三十无子方可纳妾,那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

    原来,王妈妈回去了之后禀告了楚夫人说是琦玉将自己撵了出来,添油加醋地把琦玉当时的场景描述了一遍,楚氏大怒,想到不过念在她嫁进了国公府,不好的罪,对她容让几分。说起来她相公不过是个白身,居然敢在翰林府如此无礼,当时幸好没有找这个多事的当媳妇。

    于是楚夫人派人知会楚元礼的新收的通房宛儿,借着伺候的名声,到正房去探听。那宛儿也是个有心计的,恐怕自己一个人吃了亏,想着春纤是琦莹身边的人,于是拉着春纤一起闯进了琦莹的正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