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嫌隙
    夜已经深了,李翊和琦玉相携回到院中,看着他们和好,大家也都很高兴。趁着李翊沐浴的当儿,秋霜问琦玉双环怎么处置。琦玉沉吟片刻说道:

    “双环原是母亲那边的,我也不好直接处置了去,明儿先禀明了母亲再说。”说完,琦玉想了一下,

    “还是找个人看着她免得想不开出了什么事情,二少爷面上不好看。”秋霜领命而去,

    第二天一早,李翊和琦玉一起到石氏处请安。石氏对于昨晚上的事情也有耳闻,但是也没有挑明,等着琦玉解释,毕竟双环是从自己这里出去的,对她的人品倒还有几分相信。琦玉正思量如何向石氏开口,没想到李翊却先说道:

    “母亲,昨日儿子有些事情要在书房里办,吩咐玉儿不必使人来打扰。可是那双环却进来,谎称是玉儿让她来给儿子送夜宵。而且行动、言语之间颇为轻佻,被儿子斥骂了几句。儿子以为这样的人,断不能留在院中,本想直接发落了去,但是玉儿想到她原是母亲这里的人,所以制止了,说要禀明母亲再做处理。”

    琦玉听了李翊这一番话,心中大是感动。这番话自己是委实不好张口,再怎么说,也难免落下不容人的名声。李翊这样一说,的确是帮了自己的一个大忙。

    石氏听了李翊的话,面色有些不好,毕竟从这里出去的人,做下了这样没脸的事情。而且自己这个媳妇也是个精明的,断不会吃什么亏,保不定是故意要除去双环这个外来的,想到此处便向琦玉道:

    “媳妇儿,双环是当初我院子里的。我看着她倒还是个老实、精细的人,便让她到你们院儿里,帮衬着你尽快熟悉府里的事情。没想到她竟存了这样的心思,这么长时间你难道一点儿没看出来?”

    李翊自然听出母亲语气中的不满,害怕琦玉受委屈便抢着说道:

    “母亲,儿子不太待见双环,不让她在正房里服侍,玉儿很少见她的。”石氏见儿子话里话外护着琦玉,心里便有些吃味,语气中更增严厉。

    “你先别急,琦玉是主母,院子里的人怎么说也是她管着,怎能推说不知道。”琦玉心道不好,为免的李翊越说越糟,抢着说道:

    “相公,你不是今天还要去王府办事,晚了可不好。”说完向李翊连连使眼色,李翊倒是明白,可是又不放心琦玉,母亲今天好像很生气的。琦玉看见李翊不动,便用眼神示意他快走,自己没事。李翊只好不情不愿地向母亲告别,退了出去。

    见李翊出了门,琦玉向石氏福了福。

    “母亲,媳妇儿院子里的人,不敢推说不知道。因为相公不太喜她,媳妇想着她熟悉府里的事情,又是个心细的人,因此开始安排她管着院子里的日常用度。后来她向媳妇漏了意思,说是身体不太好,想领了针线上的差事,媳妇便也允了她。至于她什么时候生了这样的心思,媳妇儿的确不知道。平日里看她倒还本分,想是有人挑唆了什么的。”

    石氏听琦玉这一番话,滴水不漏,不但没说双环的一点儿坏话,还撇清了自己的责任,不由暗暗叹道恐怕也就是这份手段才能收住儿子的心吧,让自己那个平日里进退自如的儿子,也有些乱了方寸,真不知是福是祸。

    “琦玉,那丫头你看着处理吧,或者撵出去,或者怎么样,我就不管了,即给了你们,就是你们的人了。”

    “母亲,媳妇儿想着,这种事情声张出去对她以后也不好,不如让她父母领了出去,自行配人也就是了,对外就说是年纪大了,自愿出去的。”

    “行,你看着办吧。”石氏不想再纠缠这件事情,说到底还是双环的不是,琦玉这样处理可以说是仁至义尽了。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心里就很舒坦,她盯着琦玉看了一会儿说道:

    “前面一阵子,为什么和翊儿闹了别扭?”

    “没什么。”琦玉没想到石氏会这样突然地问,毫无心理准备,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按说你们成了亲,有些事情我不方便管太多。我知道翊儿宠着你,什么事情都顺着你。在这府里,他本身就过得不易,我希望你能多体贴他一些,不要事事让他替你出头,毕竟一个男人去管后院的事情也不太好。”

    “媳妇知道了。”琦玉低眉顺眼,她知道自有自己放低姿态,让石氏把气出完,以后才能好处些。但她没想到的是,石氏今天生气的主要原因是自己一手拉扯大的儿子竟然为了媳妇儿和自己顶嘴。处于一个母亲的嫉妒心,所以她不打算轻轻巧巧地放过这个媳妇儿,就算平常两人相处地相当不错。

    “你和翊儿成亲也有一年时间了,怎么还没有动静?”琦玉开始还没有明白,愣了一下才明白,不禁面红耳赤。

    “我知道你们夫妻感情好,容不得旁人。可翊儿是一脉单传,我想你也知道我的意思。有些事情还是应该准备起来,别到时候被别人弄个措手不及。何况只要有了孩子,那个人你怎么处置也没问题。”

    琦玉本来还在害羞,可是听到这里,宛如兜头一盆凉水,面上的血色褪得干干净净。后面石氏说得话,她一句也没听进去,只觉得耳朵边嗡嗡地响。

    “行了,你先出去吧,我也乏了。”终于听清了这一句话,琦玉木木地向石氏行了礼,慢慢退了出去。

    琦玉从来没有考虑过妾侍的问题,当时嫁的人如果不是李翊,那么他收几个人根本不会令她伤心,因为她并没有交出自己的心;嫁了李翊之后,李翊的体贴,石氏的疼爱,让她象久旱的鱼儿逢到了甘露,沉溺其中不能自拔,完全地放松了自己,交出了自己的心。

    可是今天石氏的话,一下子惊醒了她,终于这样一个问题不容忽视地摆在自己的面前,怎么也逃避不了。石氏平日再怎么疼爱自己,碰到子嗣的问题和其他婆婆没什么不同,今天对于双环的事情就可见一斑。

    原来她自恃的通情达理的婆婆,已经不能依靠了,那么温柔体贴的丈夫还能指望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