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失望
    只见李翊一掀帘子,走了进来。原来他今天回府较早,发现妻子不在院中,一问之下才知道是库房出了事情,琦玉被叫到那边去了。害怕连氏对妻子不利,他赶紧过来。在外面见到了刘妈妈,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刚巧又听见连氏对着琦玉说得话,便来了这么一句。

    “翊儿你怎么来了?”石氏见了儿子连忙问道。李翊看见母亲病体未愈却也在这里,深恨连氏故意生事。他没有回答母亲的问题,而是说道:

    “母亲,身体还未大好,怎么出来了。还是让人陪着先回去吧。”石氏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一看儿子给她使得眼色,便没吭气,而且她也确实觉得有些身困力乏,便向连氏告辞,先回去了。李翊将母亲送到门口,回过身来,看见琦玉静静地站在那里,脸上并没有惊慌,才稍稍放下心来,向她弯了弯嘴角,琦玉也报之一个我没事的眼神。

    “翊哥儿,怎么这会儿就回来了,怕我欺负你媳妇不成。”连氏不怀好意地说道。

    “怎么会,侄儿知道自己的媳妇犯了错,惹得大伯母不高兴,这不赶紧来赔罪了。还望大伯母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她年纪轻没经过事儿。”李翊笑着说道,面上虽然轻松笑着,但是心里却甚是不快,这连氏明摆了局,陷害琦玉,却还在这里假装,兴师动众地向琦玉问罪。

    虽然准备给姑母的生辰礼会将自己的底线暴露出去,但是自己在乎的只有琦玉,莫说是赔上淑妃的生辰礼,就是赔上给皇上的礼,他也心甘情愿。

    “不知翊哥儿有什么东西能呈上给淑妃娘娘的贺礼?”李翊刚待要说话,琦玉出言止住他。

    “且慢!”这时,厅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琦玉。琦玉这时看向施妈妈,吩咐道:

    “把东西抬出来。”

    施妈妈答应了,指挥几个婆子到仓库里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搬出了几个贴着封条的箱子。施妈妈看了一眼琦玉,琦玉说道:

    “打开它。”于是施妈妈上前撕掉封条,打开了箱子,里面填满了稻草,几个婆子上前将稻草拨开,露出里面金碧辉煌的瓷器,俨然正是淑妃的生辰贺礼。李翊一脸惊喜,连氏则是被惊得目瞪口呆,一脸的不可置信。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

    “在这库房里面,最重要的就是淑妃娘娘的生辰礼。为了以防万一,有人故意破坏……”说到这里琦玉停了一下,环视众人又说道:

    “我命施妈妈带着人将所有的箱子上都贴了封条,上面还写了物品的名字。被摔坏的那几个箱子上,贴的正是淑妃娘娘的生辰礼几个字。而真正的生辰礼上写了其它的内容,只有我和施妈妈知道。”

    “你是说那些被摔坏的其实并不是淑妃娘娘的生辰礼?”连氏的声音有些微微地发颤,透着一丝冷意。

    “是,只是一些普通的瓷碗,没什么打紧的东西。”连氏心上暗叫不好,这一番布置竟然落了个空。再看琦玉恭恭敬敬微垂着头,脸上漾着淡淡的笑容,这时看去却无比刺眼,仿佛充满了对自己的嘲讽。

    裴妈妈进来了,走到连氏跟前行了个礼说道:

    “夫人,管妈妈已经招了。因为前几日与管库房的婆子吵了嘴,心中气愤不过,才想了这么个招教训一下她们。”连氏此时听了裴妈妈的话,眼睛几乎要冒出火光来。裴妈妈看着连氏不善的眼神很是奇怪,自己这番话正是连氏授意的,怎么会这般脸色看着自己。

    “知道了。”连氏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了这几个字。今天发生的这一切,自己成了天大的笑话,精心布置的陷阱,却被人轻易化解,而自己却成了被蒙在鼓里的人。

    琦玉见这一切已经落定,至于那几个人怎么处置是连氏的事情,便向连氏道:

    “大伯母,我确是年轻不经事儿,这一次差点弄出乱子。管理库房责任重大,还请大伯母收回成命。”

    “侄媳妇儿这是说笑呢,今儿这一出你的表现真是让我刮目相看。我看你还是继续管着吧。”

    “大伯母。”李翊笑着说道。

    “我这媳妇儿整日里管着库房,我这一回家连个人影儿也见不着。我们也还是刚成亲不久,还请大伯母体恤。”李翊这话一出,整个厅上的人除了连氏都有些忍俊不住,琦玉更是脸涨得通红,暗骂自己这个相公怎么说话这么没谱。只有连氏知道,李翊分明是想帮琦玉卸了这管库房的差事,这样说话才更好叫自己反驳不了。

    “而且我媳妇儿这人认真的很,事必躬亲,断不许出一点儿纰漏的,要是有谁犯了错,那就是谁来说清也不行的。”下人们听李翊的话,都倒是他在夸奖自己的媳妇儿,一面笑话这二少爷说话没分寸,这样直白,另一方面却也知道这二少奶奶现在恐怕是这二少爷心尖儿上的人。

    连氏却听出了不同的意思,这分明是说,再让琦玉管下去,这库房里恐怕都会成了他们二房的人。思及此,连氏也不免一身冷汗,的确不能让琦玉在插手管家的事情。

    “既然翊哥儿都这样说了,大伯母也不能做那讨人厌的事情,就依了你们吧。”

    “谢大伯母成全。”李翊和琦玉双双答道。

    等到李翊他们出去,其它人也都出去了,裴妈妈向连氏说道:

    “夫人怎么放过她了?”

    “你去看看那个箱子。”

    裴妈妈看见那些箱子里精美的瓷器,知道这就是淑妃的生辰礼,眼睛都瞪圆了。

    “夫人,这是?”

    “我们都叫人家耍了!”连氏恨恨地道。

    “摔坏的根本就不是贡品。”

    “可是管婆子说她们看见上面清清楚楚写着……”

    “那是人家故意叫咱们看的!”

    “我们可是真小看了这个二少奶奶。”

    “你看看翊哥儿刚才紧张她的样子,就知道她的手段了。自从她们成亲以后,你可见翊哥儿再出去荒唐?不知道这丫头有什么能耐,连我那诸事不操心的弟妹都来打抱不平。”

    “对了刚才二少爷兜揽淑妃娘娘生辰礼的事情,不知道他哪儿来的东西。”裴妈妈的这一句话,提醒了连氏,刚刚她并没有注意到,一个从来只靠月钱和赊账生活的李翊哪有钱来准备贵重的生辰礼。

    “你去找人查一查他,看看有什么不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