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石出
    这时从一群人中出来一位身形中等,面色白净的婆子,不是别人正是李翊向琦玉提起过的刘妈妈。她从怀中取出一个油纸包,

    “二少奶奶请看。”秋燕过去接过来那个纸包,当着连氏、石氏和琦玉的面打开,只见里面是一些剩菜。石氏有些奇怪,

    “这些是怎么回事?”

    “回大夫人,二夫人和二少奶奶话,这就是那些剩下的菜。”琦玉点点头,对秋燕说道:

    “去请府里的大夫来一下。”连氏这时的面色很不好看,这突然冒出来的刘婆子,一下子打乱了她的计划。她身旁的裴妈妈也暗暗着急,这时候却也来不及去打点大夫,只能祈祷这菜放得时间长了,大夫看不出来这菜有什么吧。

    一时间厅上的气氛凝重了起来,大家都没有说话。石氏用疑问的眼神看着琦玉,琦玉却没有解释,只是回了一个让她放心的眼神。大夫的到来打破了这里微妙的平衡。

    “你看看这东西里有什么问题没有?”琦玉对着那位府医说道。

    “是。”这个府医年纪不小,对这些内宅的事情,自然也不陌生。当他去查看那些东西的时候,熟悉的气味早已经让他确定这菜有问题。但是他又不知道该实说还是隐瞒。

    琦玉早发现那府医的犹豫,在他还没有来得及去看连氏的眼色时,抢先说道:

    “这天下药材何止万千,看不出什么也不奇怪,你要是不能确定,我再找别的人看看就是。”

    这话一出,府医也明白了。就算自己不实说,这位二少奶奶还是会找其他人,所以自己的隐瞒并不会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好处。倒是实话实说,谁也怪不上自己。想到此处,他张口说道:

    “这菜里有问题,被人下了药,吃了会昏睡不醒。”在场的人,除了石氏,都没有什么惊讶的。

    “多谢,你可以退下了。”琦玉对着府医说道,然后又转向连氏。

    “大伯母,事情可清楚了,有人故意下药害别人。”连氏没有回答琦玉的话,反而目光冷冷地看着刘婆子。

    “你为什么会收集这些东西。”连氏手指着那些饭菜问道。

    “回大夫人的话,奴婢是因为二少奶奶的吩咐。”

    “什么意思?”

    “大伯母,是这样的。管库房的人每天晚上都会凑在一起,吃些东西,或是喝些小酒,想必您也知道。可是管库房的责任重大,万一吃到不干净的东西,导致出了问题,总不太好。因此,我命这刘妈妈每天将她们吃过的东西留一些,一旦有了什么事情,也好查查原因。今儿可不是凑巧了?”连氏、石氏听完都怔在那里,没想到这样一个小姑娘,竟能这样周全。不同的是她们两人一个觉得恐怖,一个觉得欣慰。

    “那焉知这药不是她下的呢?留下来后,再撒上药,也不是什么难事。”

    “回大夫人话,这才确是昨晚吃之前留下来的。要是大夫人不相信,那些剩下的东西应该还放在垃圾桶里,奴婢亲眼看见她们收的。”

    连氏这下没话说了,总不能叫人去翻垃圾桶吧。

    “这菜是谁准备的?”

    “回二少奶奶,是奴婢们准备的。”丝绸布帛的两个婆子说道。这时瓷器库房值班的两个婆子,指着她们大骂,

    “你们这起黑心肠的东西,居然跟我们下药,害我们!”说着就要去就要去揪打那两个人管丝帛的两个人跪在地上,向琦玉哭诉:

    “二少奶奶明察,奴婢真得没做什么。”

    “住手,眼里还有没有规矩,这是什么地方,也容得你们胡闹。”裴妈妈厉声喝止了下面的几个人。

    “这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你看看可怎么断?”连氏有些挑衅地看着琦玉。

    “大伯母,其实想知道是谁下得药并不难。依我想,这故意打坏东西的总和下药的脱不了干系吧。”

    “哦,那这么说你知道是谁干的了?”连氏不可置信地瞪着琦玉。

    “虽说不能肯定,可是也**不离十吧。”琦玉向连氏说道。连氏死死地盯着琦玉,

    “是谁?”

    “管妈妈你有什么要说的?”琦玉突然对着管丝帛仓库的管妈妈说道,后者脸上迅速闪过一丝惊异,但是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回二少奶奶,不知道您是什么意思,奴婢没有什么要说的。”

    “是吗,真得没有?”

    “是。”

    “我问你,你裙子上的是什么?”

    “什么?”那个管妈妈有些诧异地看着琦玉,她顺着琦玉的眼神看见自己裙子下摆的褶皱上不知什么时候蹭上了一些红色,心中一惊。

    “是,是奴婢……”她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

    “还是施妈妈来说吧。”琦玉示意施妈妈。

    “那是药油。是二少奶奶吩咐我们将绑瓷器的绳子外面都浸上药油,要是有人擅自动了也能发现。因为二少奶奶说这种药油沾上了不仅会染上颜色,还会长久留下气味。”

    “管妈妈,你这会儿闻闻你的手,还应该留有药油的味道。”

    “这是我自己腿疼擦药油弄上的。”

    “你们几个人一起擦的吗?怎么裙子上都沾的有?何况这种药油根本不能用来擦身体,只是为了做标记用的。”琦玉说完指着丝帛库房另外两个婆子说道冷冷地说道。

    “这……”她不由自主地将手往后面藏了藏。

    “还不从实招来,难道要用刑才肯说实话。”琦玉的声音尽管不高,但是却让人不敢不信。连氏背着逆转的形势惊呆了,暗骂裴妈妈找的人不可靠,露出这样多的破绽,让自己被动,但是这时候也只能硬着头皮,厉声说道:

    “既不说实话,就拉出去打,直到说实话为止。”说完给裴妈妈使了个眼色,裴妈妈会意,叫了几个婆子将那三个人推了出去。琦玉知道这是连氏为几人开脱,何况自己也并不是真想跟连氏斗什么,没必要揪着不放,也就没再反对。

    连氏这时皮笑肉不笑地对琦玉说道:“侄媳妇儿,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这般仔细,怎么会想起这个法子,难道是防着谁?”琦玉笑着说道:

    “其实,大伯母将这么大的事情交给我,我实在觉得惶恐。变总想着将出了事情怎么办?这才想起以前听奶娘说过的这样一种药油,就用了一下,总算是捉住了真凶,免得冤枉好人。”

    “没看出来,侄媳妇儿倒是这般聪慧,只是这淑妃娘娘的东西毕竟被糟蹋了,抓住真凶又有何用。依大伯母说,还是要旧话重提,放个可靠人在你身边时常提点着,总没坏处。”

    “淑妃娘娘的礼,就由侄儿来准备吧。”一个清朗的男声在外面响起。

    **************************************************

    最近可能都会更新的较晚,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