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往事(二)
    琦玉给李翊倒了一杯茶水,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架势。

    “大伯父跟我父亲并不是一目所生!”

    “什么?”琦玉被这样的开场白吓了一跳,难道自己的公公竟是庶出。

    “我父亲不是庶出。”李翊又补充道。

    “那是怎么回事?难道大伯父……,可是本朝一直都有庶子不能封的规矩。”李翊点点头。

    “所以这也才是国公府最大的秘密。”

    “为什么会这样?”

    “当年祖母与祖父成亲之后一直没有子嗣,时间一长而国公府其它各房不免虎视眈眈。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事。祖母无意中得知祖父在外面有一个外室,而且已经有了身孕。祖母不愿意咽下这口气,闹到曾祖父母那里。曾祖父却一不做二不休,做主让祖母假装怀孕,到临盆的时候,将那名外室的孩子抱进府来。”

    “别人不知道吗?”

    “当时祖母借口怀胎不稳,一直在庄子上养着,其它人并不知道。”

    “原来如此,那名外室后来如何?”

    “那名外室其实是北戎一位将军的女儿,当年祖父北伐的时候,杀了她的父亲。她一直思量为父报仇,屡次刺杀我祖父。一次刺杀失败的时候,受了重伤。祖父念她孝心,并没有杀她,而是将她安置起来,请医为她疗伤。这样一来二去两人倒渐生情愫,可这时候曾祖父却为祖父定下了凤阳公主的长女。北戎民风开放,那位将军之女也不介意名分,就这样成了祖父的外室,后来生产的时候难产而亡。”

    琦玉听罢不仅对这两位女子的遭遇唏嘘不已。一个是得到了夫妻之名,丈夫的心里一直藏着另一个女人。另一个得到了男人的心,但是一辈子无名无份,连唯一的儿子都失去了。这样的悲剧毁了三个人的幸福,琦玉不由得庆幸自己终于能和意中人在一起,两情相悦。

    李翊还沉浸在自己的述说中,没有注意琦玉的变化。

    “祖母就一直将那个孩子带在身边教养直到他八岁那年,祖母还是没有生下嫡子,于是祖父就奏请皇上立起为世子。说起来正是造化弄人,一年之后,我祖母竟然有了身孕,而且一举得男生下了我父亲,可是这时候已经不可能找什么借口再提重新册立的事情。就在祖父弥留的时候,将大伯父和父亲叫到一起,告诉了他们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并要求大伯父要在百年之后将爵位归还给二房。”

    “那你本来应该被立为世子?”琦玉问道,李翊点点头。

    “可是我父亲生来淡泊名利,对着爵位并不在意,一直痴迷于医术。”

    “怪不得上次在你书房里看到有好多医书,都是公公的?”

    “嗯。大伯父却与父亲不同,热衷功名,杀敌英勇,很快就得了皇上的器重,又娶了平阳侯家的小姐,志得意满。而父亲却在偶然的机会结识了母亲,便即倾慕。尽管母亲出身不高,父亲却执意要娶,祖母只好同意。”

    “恐怕公公从那时候起就不愿意与大伯父争着世子之位。”李翊一笑,摸了摸琦玉的头发。

    “你到了解父亲的心思,要是他在世也一定会喜欢你。”

    “那后来呢?”

    “后来祖母离世,父亲干脆将事情与大伯父表明心迹,不愿争这世子之位,只愿兄弟和睦。大伯父自然乐意,承诺将永远照顾二房,绝不分家。”

    “这就是你看着母亲受大伯母奚落,却不能分家的原因。”

    “是,你知道吗?当我看见大伯母对母亲不敬的时候,我有多气愤,堂堂男子汉却不能保护自己的家人。好多次我跟母亲说想要分出去,但是母亲坚持不许,说是不想逆了父亲的意思。”

    李翊说着眼睛都有些发红,琦玉握着李翊的双手,心里也不好受,

    “别难过,我们一起,不再让母亲受人欺负。”

    “嗯。我绝不会再让人欺负母亲还有你,谁也不行!”李翊反握着琦玉的手,坚定地看着她的眼睛说道。

    “我相信你。”琦玉笑看着李翊。

    “不能继承世子的位子你后悔吗?”李翊笑笑,

    “知道吗,我曾经也有想过博取功名,封妻荫子,所以用功读书,对大伯母的冷嘲热讽置之不理。一心想说服母亲分家另过,我相信自己可以奉养母亲。可是在我十三岁那年,看了父亲留给我的信,我就知道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了。所以从此我就开始……”

    “开始让别人误以为你是一个纨绔子弟。”琦玉突然出声,让李翊吓了一跳,但随即就绽开了笑容。

    “真是知夫莫若妻,只是委屈娘子嫁了我这个纨绔。”李翊又恢复了平时油嘴滑舌的样子。琦玉对李翊这样的话已经不象刚成亲时那样的羞涩,反而问道

    “怎么会想起来开当铺?”琦玉索性将心中的疑问一次问出来。

    “我认识了福王,意气相投。但是想要过诗书茶酒的潇洒生活,也需要有财力的支持。于是我用父亲留下的钱与福王开了升隆当铺,还在外地开了一些酒楼什么的。对了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是我去山东处理一些事情。”

    琦玉想起两人第一次相遇的时候,自己的马车陷在坑里,李翊帮忙的事情,不禁莞尔,当时怎么也没想到,她们会有今天的结果。

    时间过得飞快,两个人不知不觉地说着话丝毫没有察觉,还是秋霜在外面提醒时辰不早了,李翊和琦玉才发觉时间已经不早了,想到明天早上还要面对连氏,便赶紧安歇。

    两人并肩躺在一起,李翊想起那时在山洞里,琦玉说自己想要一份平静的生活,当时还自信地以为能够给予她,没想到现实中还是不可避免将她卷入到家庭的斗争中,不由涌起对她的愧疚。琦玉转过头,见李翊定定地瞧着自己,不解其意,只见他伸出手臂,将自己揽入怀中。

    “对不起,我没有做到。”

    “什么?”

    “让你幸福、安宁。”琦玉听了一笑。

    “没有,我现在真的很庆幸,也很快乐。你不知道我在山东的时候,每天都要担心母亲对付我。小时候是不给吃饭,罚跪;后来大了就想尽办法要把我嫁出去,不让我回到京城。知道吗,我差点被一个……真的谢谢你。”琦玉想起当时差点儿被那个黄达侮辱,不禁悲从中来,窝在李翊的怀中。

    李翊将琦玉想自己怀里搂了搂,吻着她的头顶。

    “都过去了,以后什么都不用担心,一切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