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梦醒
    当琦娇早上醒来的时候,只剩下她一个人躺在床上。她发现自己身上什么衣服也没有,下*身充满了粘腻的感觉,而且象撕裂一般疼痛。她挣扎着起来,向外面问道:

    “有人吗?”

    “张良媛,你醒了?”又是昨晚那个小云清脆的声音。

    “嗯,帮我找件衣服吧。还有……能不能帮我准备水沐浴一下。”

    “是,良媛稍候。”小云答道。

    琦娇勉强坐起来,尽管觉得身上很疼,但还是被她满身青紫的瘀痕吓了一跳从前胸到大腿几乎全是密密麻麻的,大腿内侧的皮肤更是碰都不能碰。自己这幅样子也不想叫别人看见,于是好不容易穿上小云递进来的衣服,准备下床沐浴。

    她刚走了一步,两腿之间就传来一阵剧痛,差点摔倒。小云见状,上前搀着她。从卧室到沐浴的罩房只有短短的几步,却几乎耗尽了琦娇所有的力气。好不容易,她坐进浴桶,都快要虚脱了。

    琦娇无力的闭上眼睛,昨夜那一场疯狂渐渐回到她脑中。那如同野兽一般的撕咬,没有丝毫的温柔可言。教养嬷嬷曾经讲过,这床*第之事,身为女子要满足男人的要求,不能反抗。可是这就是自己顺受的结果。他只管机械地动作,丝毫没有顾忌自己的鲜血直流。不知道他要了自己几次,琦娇只记得自己是在一阵剧痛中昏厥过去。

    直到现在她才明白,淑妃话中的意思,除了忍受自己还能做什么?琦娇苦笑一下,可笑自己当时害怕会被琦玉踩到脚下,才做出了这样的决定,现在想想真像是一场笑话。那日回门的时候,琦玉满脸的幸福藏也藏不住,李翊看着她时满眼的宠溺毫不避人,母亲的算计恐怕又是落空了。

    这时小云的声音在外面响起,“良媛,时辰不早了,该去给太子妃请安了。”琦娇这才想起自己现在只是一个妾侍,每天还得向太子妃去请安,没想到自己落到这步田地。琦娇慢慢挪出了浴桶,穿上衣裳,简单让小云梳了头发。看着脖子上青紫的痕迹,琦娇没有办法,只得用粉厚厚地遮住了。这才让小云陪着往太子妃的院子里来。

    琦娇分的小院子十分偏僻,离太子妃的正院有一段距离,尽管身子疼痛,琦娇怕别人看见笑话,还是硬撑着无事的样子款款走来。

    还没进大厅,只听到里面笑语盈盈。早有宫女看见琦娇,进里面禀报。厅上的欢声笑语一下子消失了,这让琦娇的心情更加紧张,走进大厅的每一步都十分沉重。

    太子妃高高在上,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琦娇走到太子妃座前,屈身行礼。半天没听见太子妃的声音,琦娇的身子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了。

    “免礼,平身。”琦娇这才缓缓站起。

    “张良媛,念你昨夜你伺候太子,今儿来迟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但是绝不可以有下次。”

    “谢太子妃宽宏大量。”接着太子妃又让琦娇见过杨侧妃和云侧妃,几个太子嫔,以及一些分位与琦娇相若的良媛等。

    “张妹妹,果然天姿国色,怨不得太子疼爱妹妹。”杨侧妃不怀好意地说道,说完还用帕子掩着嘴笑,口气中充满了嘲讽之意。这杨侧妃容貌平常,出身却是显赫,乃是镇海侯的嫡女。镇海侯世代镇守在福建沿海,势力颇大。自从归顺本朝之后,一直在福建驻守。皇上一方面为了拉拢他,才册封其女为太子侧妃。另一方面,也对他有所忌惮。

    琦娇顿时红了脸,一时不知如何应对,呆愣在那里。

    “杨姐姐何苦拿人家一个小姑娘取笑,上次太子一连在姐姐房中留连,难道不是偏宠姐姐?”一旁的云侧妃与杨侧妃一直不和,故意用话堵她,顺道也替琦娇解了围。

    “好了好了,不要说了,我们姐妹自该齐心协力,侍奉太子殿下。今儿不早了,都退下吧。”

    众人见太子妃发了话,也不敢多说纷纷告辞退出。

    “张良媛,你稍等等。”太子妃叫住了琦娇,命人将一个小瓷瓶递给琦娇。

    “回去上些药,好的快。”太子妃盯着琦娇说道,嘴角噙着冷笑。琦娇开始还不明所以,但是看见还未散去的众人窃窃地笑声,才恍然大悟,不禁脸涨的通红。谢恩之后,逃也似的离开。

    一回到自己的屋子,琦娇就扑在床上哭,想想自己一个千金小姐,怎么落到如此田地。小云看着痛哭的琦娇,悄悄掩上了门。外人都觉着太子府千好万好,可是来了才知道这根本不是人呆的地方。

    国公府。连氏接到了李端马上要班师回朝的消息,喜不自禁。叫上裴妈妈商议如何给李端接风的事情。

    “端儿回来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情了。新院子派人打扫了吗?”

    “已经扫过了,床褥、帐子也俱都换了新的。那旧院子?”

    “先派人看着,以后再说。说起来这端儿回来,也就该把把新媳妇取回来了。得跟昌平侯府商议一下,选个好日子,尽快让他们完婚。”

    “夫人别急,这也得等世子爷回来不是。”

    “对了,二房那边可有什么动静?”

    “没什么,挺安分的。就连二少爷除了每天出去到福王府,也就在府里。晚上更是很少出去,哪像以前经常一天不见人。听说跟二少奶奶好得很。”

    “这丫头倒有几分手段,怪会笼络人的。”

    “不错,现在他们那个小院子里的人,也被管的服服帖帖的,什么消息也传不出来。”

    “看样子,这步棋走得有些错,我太小看了这丫头。当时想安排一个管事妈妈进去,她都推三阻四的。说得好听什么要报奶母的养育之恩,一转眼就将李翊的奶娘弄进去了,让人还说不得什么。现在再想插进去人可不好找借口了。”

    “只要寻了她的错,还是可以添人进去。”

    “嗯。”连氏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当时李端深入荒漠追击北戎的首领,本是相当冒险的举动,他不听安副将的劝谏,执意冒进,险些酿成大错。所幸的是,北戎的首领被身边人背叛,李端才能生擒北戎首领,立得大功一件。

    北戎一直是皇上的心头大患,这一次李端生擒其首领,令龙颜大悦。因此在李端班师回朝的时候,颁旨大开城门,命文武百官出城迎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