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一百一十七章 选秀
    时光荏苒,转眼间残冬已逝。阳春三月,草长莺飞,终于到了宫里选秀的日子。

    王氏尽管心里已经有所准备,但是到了琦娇离开家的那天,仍是掩饰不住悲伤,这一别不知何日能见。琦娇自从那次的事情之后,性子倒是沉稳了许多,这会儿反来劝慰母亲,让母亲不要担心。

    当厚重的大门在背后关上的时候,琦娇的心微微一沉,从这时开始没有什么人可以依靠,一切只能靠自己了。早有宫人将琦娇领到毓秀宫中,所有参选的秀女都要在此先学规矩,以备初选。每两人一间屋子,当琦娇进屋时,发现里面已经坐了一个秀女,那位女子见有人进来,抬头一看,不由得两人同时说道:“是你?”

    原来这位正是琦娇在山东时认识的按察使府小姐孔姵。

    “没想到姐姐也来了。”琦娇首先反应过来说道。

    “是呀,自从那日一别,没想到我们倒是有缘再见。”

    “嗯。”

    “令姐可好?”

    “玉姐姐已经嫁了人。”

    “这么快,我还以为你们家是她来参加选秀,不知道她夫家是?”孔姵惊奇地问道。

    “是齐国公府二房的公子,人品很是不错的。”

    “真好,可比这里……”孔姵没有说下去,因为后面的话不是她能说的了。琦娇也有些黯然,不管琦玉嫁得人人品怎么样,总是比自己多了份自由。可是这条路是她自己选的,不管再难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姐姐怎么也来选秀?”孔姵一怔,头渐渐低了下去

    “是爹爹逼着我来的。”

    虽然上次在山东见面的时候两人并不是很熟,而且孔姵明显跟琦玉更聊得来,但是他乡遇故知到底是难得,两人倒是很快熟悉起来,整日里形影不离的。

    秀女的生活规律而无趣,每天不外乎就是跟着教养姑姑学习宫里的各种规矩,怎么走路,怎么喝茶,怎么吃饭,怎么行礼,枯燥而无味。即使琦娇在家已经跟着教养嬷嬷学了一遍,也有些吃不消,每天回到屋子全身酸痛。

    这次选秀,除了给皇子们选妃之外,还有就是充实**。这些正当妙龄的年轻女子哪一个愿意侍奉年老体弱的老皇帝,自然愿意被选到各个王府,就算做不了正妃,哪怕是当个侧妃甚至侍妾也都乐意,因此不免有相互倾轧,互抢风头的事情。

    琦娇已经得了王氏的嘱咐,不要出大错就行了,自然不需要去跟那些人争抢风头,孔姵则是性子大大咧咧看不上那一套,因此两人的关系倒愈见亲密。

    琦娇在这届秀女中算是出类拔萃的一个,因此也成为众矢之的,其他秀女总是有事没事到她房中闲聊,顺便探探她的底细。琦娇有些不胜其烦,因此每天晚上就拉着孔姵到外面的花园里去散散步。虽说一般不允许秀女们离开毓秀宫,但是因为御花园离皇上的寝宫比较远,却离毓秀宫很近,因此大家也就睁只眼睛,闭只眼睛不太管了。

    这天孔姵有些不舒服,因此琦娇就一个人到花园去散步。御花园里遍植各种奇珍异卉,即便每天来看,琦娇也不觉得厌烦。这天她正看得入神,忽然听到一声呵斥:

    “什么人在哪里?”琦娇大惊,这宫里哪个人自己都惹不起。她连忙跪下,

    “小女子是今届秀女,贪着看花,扰了贵人。”

    “秀女什么时候也能逛御花园了?”那个又尖又细的声音继续叱道。

    “请恕小女不知之罪。”琦娇心慌意乱,赶紧请罪。

    “拖下去打三十杖。”另一个男声轻描淡写地说道,琦娇听了却是魂飞魄散。

    “小女子知错了,请贵人饶命。”说话时已是声泪俱下,

    “抬起头来。”琦娇慢慢抬起头,只见面前站这两个人,一个是宫中执事太监的打扮,另一个则穿一件白色的绣花长袍。

    那穿白色衣服的人,一看见琦娇梨花带雨的俏脸,顿时面色一转,声音变得温柔了不少。

    “你说你是今届秀女,叫什么名字?府上是那里”

    “小女子名唤琦娇,父亲是工部侍郎。”

    “原来是张侍郎的千金。好名字,也罢我这个人心善,这次就饶了你吧,快些回去吧。”

    “多谢贵人不罚之恩。”琦娇一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赶紧谢恩。

    “什么贵人,还不拜谢太子殿下!”一旁那个太监说道。琦娇心里一惊,这人居然是太子殿下,不由得多看了一眼。这白衣人正是当今太子,今天到寝宫探过皇上后,有些事情要和执事太监商量,因此来到御花园,没想到却见到了琦娇。这时候看琦娇再顾而走,不禁沾沾自喜,心里盘算一定要将她搞到手。

    后面几天,琦娇还一直担心会有什么事情,但是一直风平浪静。可是就在她精心等待选秀的时候,这平静的日子却被打破了。

    这一天,教养姑姑宣布是淑妃娘娘要召见所有秀女,因为淑妃主持这次选秀,大家都很精心,希望给淑妃娘娘留下一个好印象。自从进宫之后,大家穿得都是宫里统一制得的衣裳和头饰,这次教养姑姑却说每个人可以穿自己的衣裳,戴自己的首饰。这可给秀女们一个大肆表现的机会,一个个摩拳擦掌,誓要拔得头筹。

    琦娇自然也不例外,因为在进宫之前,王氏就嘱咐她一定要给淑妃留下好印象,一定不能得罪淑妃娘娘。琦娇选了樱粉色的织锦外裳,浅粉色的长裙,因为她知道选衣裳既要突出自己的,又不能太过夺目。

    自从上次在御花园出了事情,琦娇再也不敢去散步。这天晚饭后,孔姵被另一个山东的秀女叫出去帮着参谋衣服,很晚都没有回来。琦娇一个人在屋里很闷,就早早歇息了。

    第二天早上,琦娇洗漱完,去拿自己的衣服。却发现自己所有的衣服,除了红色的那件,每套被剪了一刀,根本没办法穿了,她顿时目瞪口呆。一旁的孔姵看见了忙问,

    “怎么会这样?”琦娇呆呆地一言不发。

    “妹妹,妹妹……”孔姵企图去拉琦娇的手,却被她一下子甩开了。

    “妹妹?”孔姵有些不知所措。

    “不用这样假惺惺的,我最看不起这样的人。”

    “妹妹,我没有!”

    “做没做心里知道!这屋子只有你和我,昨天晚上睡的时候,衣服还好好的。你平常都不耐烦去和那些人啰嗦,怎么昨天那样积极,还不是想趁我睡着了好行事。”

    “可是,我真的没有,我可以对天发誓!”孔姵委屈地眼泪都出来了。可是琦娇连看都没看她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