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一百零三章 摊牌
    这天早上刚好是张厚休沐的日子,他一大早就来给老夫人请安,还破天荒地陪着老夫人一道用了早饭。老夫人也知道张厚是为了昨天齐国公夫人过府的事情而来,但是没看见王氏,却让她很奇怪,但是张厚接口说王氏晚上受了凉,早起身上不太好。老夫人没多问,等着张厚提起那个话头。

    “母亲,儿子有一件事情还想劳烦母亲?”

    “说吧。”老夫人静待张厚的下文。

    “是这样,儿子想将泓哥儿放在母亲这里教养。”这大出老夫人的意料。

    “好好的,怎么想起这个来。”

    “他姨娘走得早,儿子想将泓哥儿记在秦氏名下,以后长大了,玉姐儿也有个可以依靠的。”老夫人倒是有这个意思,因为怕王氏阻挠,也没找到合适的借口,便一直没有提,这下张厚主动提出来,倒是令她很意外。

    “这倒也虑得是,虽说是记名的嫡子,对泓儿以后也好很多。”

    “是,儿子也这样想。”

    “嗯,那琦玉的事情呢?”

    “儿子有些拿不定主意,恐怕委屈了玉姐儿,要不还是问问玉姐儿的主意。”

    老夫人听张厚这样说,也不好反驳什么,就吩咐丫鬟将琦玉请过来。不多时,就听见外面帘栊一响,琦玉随着红绡走了进来。

    “见过祖母,父亲。”琦玉向两人行了礼。

    “玉儿,齐国公世子在北戎失踪,昨儿国公府夫人上门想将你的婚期提前,给世子冲冲喜。这事情祖母是不赞成的,你父亲想听听你的主意。”老夫人这席话,点明了自己的态度,实际上是让琦玉别怕,按自己的意思说。但她始料未及的是,琦玉接下来的话,却大大出乎她的意料。

    “祖母,玉儿愿意。”

    “什么?你竟然?你可知道冲喜是什么意思?”老夫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玉儿知道。”琦玉低声说道,她甚至不敢看老夫人,她怕看见祖母一脸失望的表情。

    “知道你还答应?”老夫人无力地说道。

    “是,玉儿也知道这件事若是不答应会给张家带来多大的麻烦。不过就是早了一年,迟早都要来的。”老夫人听了,

    “你,你这孩子,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母亲,既然玉姐儿都表态了,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吧,后面还要选日子,事情多着呢。”

    “既然你们父女都决定了,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呢?”老夫人的语气中充满了无力和失望,听得琦玉心里一阵痛。

    “母亲,儿子媳妇身子最近不大好,所以儿子想烦请大嫂帮着操办琦玉的婚事,还请母亲也帮着掌掌眼。”

    “光想着把人嫁出去,什么都不想管了?”老夫人不无讽刺的说道。

    “其中缘由,儿子回头再向母亲解说吧。”张厚当着琦玉也有些不好意思张口,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而且私心里,他也不希望老夫人知道。王氏的父亲身居大学士,张家现在还不具备跟他撕破脸的底气。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等张厚下去之后,老夫人向琦玉招招手,

    “玉儿,昨天你父亲晚上找你去书房,可是说了什么?”

    “祖母,父亲只是说得罪了国公府,张府会有很大的麻烦。因此,因此希望我能答应。”

    “那今儿怎么又突然提出要将泓儿记在你娘名下,这就是你答应的条件?”

    琦玉知道瞒不过老夫人,只能点点头。

    “傻孩子,那冲喜你以为只是提前嫁过去,一向冲喜的媳妇都叫人瞧不起的,万一要是世子没有回来,你可不得背一世骂名。”琦玉听了,眼泪扑簌地就下来了。

    “祖母,玉儿知道你疼我,可是最终玉儿还得嫁过去,还得自己去面对这一切,是不是冲喜恐怕也没有那么大关系。玉儿不忍心叫祖母再为玉儿操心了。”

    老夫人一把将琦玉搂在自己怀里,嘴里说着“祖母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娘呀。”琦玉不忍老夫人太过悲伤,伤了身体,连忙抹干自己的眼泪,劝慰老夫人,

    “祖母,您放心,玉儿一定会过得好好的。”

    “可是,可是你还没有及笄,就这般匆忙嫁出去。”

    “所以祖母,你不能哭了了,玉儿还有好多事情要祖母帮忙呢。”老夫人听了琦玉这话,终于收了泪。

    “好,好。”

    “这才是呀,有人对孙女说过,什么日子都是自己过出来的,所以孙女要过的让人家都羡慕。”

    “嗯,那咱们也准备一份让别人都羡慕的嫁妆。”

    “是,祖母您已经给玉儿很多了。”

    “你不是想要过得好好的,得准备不少东西呢,那些东西不够。你听着,祖母慢慢来说给你听。”琦玉拉着老夫人絮絮叨叨地说了半响,老夫人终于缓过劲来。

    祖孙俩正说话的时候,就见孙妈妈走了进来,老夫人问道:

    “到底是为什么事情?”

    “太详细的也大听不出来,光是听说昨天夜里,二老爷将太太打了,脸上青了一大块,所以这二太太今儿才推病不出。至于是为了什么,倒都不知道了。”

    “不知道又是什么幺蛾子。”老夫人也懒得再去细问,只忙着教导琦玉。

    王氏院中。王氏从昨天晚上到今天都没有出门,因为脸上还留着张厚打了她之后的痕迹。此时此刻的她内心充斥着对琦玉的恨,拜她所赐,她第一次挨了张厚的打。想起昨天张厚进门时,将那个纸包扔向自己,她看得第一眼就道坏事了。当她还企图将事情推到已经死去的陈妈妈身上时,张厚更是怒不可遏地打了她一巴掌。

    她不能忘记张厚说得话“你这个毒如蛇蝎的女人,害了梁姨娘不够还要害玉姐儿,连小小的泓儿都不放过。”什么时候她在张厚眼中成了蛇蝎毒妇,往日的那些甜言蜜语都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刚刚知道,张厚拜托柳氏和老夫人操办琦玉的嫁妆,她几近崩溃,这样明晃晃地打自己的脸,让自己以后怎么在府里待下去。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琦玉,都是那个小贱人,不停地祸害她的生活,她一定不会放过她的!你不是看重她吗?那我就毁了她!

    少了陈妈妈,王氏仿佛失去了左膀右臂,办事的时候总有力不从心之感。谁能去办这件事呢?对了,她突然想到一个人,这枚棋子终于到了能派上用场的时候了。

    ***************************************************

    今天人品爆发,下午六点有一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