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一百零二章 交换
    琦玉已经从丫鬟的嘴里知道了要自己嫁去国公府的消息,和秋霜、秋燕的心急如焚不同,她此刻的心里异常平静。

    一方面她知道单靠老妇人的力量,肯定难以阻止事情的发生,这种僵持的局面没有什么意义。

    另一方面,她倒觉得反正都是没有希望的事情,早点发生,晚点发生都是一样的,而且那日与李翊的会面,加深了她内心深处的恐惧,她害怕自己会有什么疯狂的举动,会给家族带来灭顶之灾。

    因此在秋霜着小丫头不断去探听消息的时候,琦玉却拿了一本书窝在床上。到了吃饭的时候,也是跟平常一样。秋燕见了不禁说道:

    “小姐,您别这样,老夫人不答应谁也没办法的。”琦玉正夹了一片笋放到嘴里,她不慌不忙地嚼完了,才慢慢说道:

    “秋燕,你觉得我应该怎么样呢,一哭二闹三上吊吗?”她这样一问,秋燕倒答不上来,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实在看不懂这样的小姐。

    当琦玉正准备安寝的时候,突然有小丫鬟来传话,张厚,让琦玉即刻到书房去一趟。琦玉苦笑一下,该来的终于来了,父亲就这样心急地要把自己打发出去吗?

    琦玉收拾齐整,将一个纸包塞在袖中,吩咐秋燕跟着往张厚的书房而来。

    当琦玉进来的时候,张厚正拿着邸报在看。直到琦玉在他桌前跪下的时候,他才将头慢慢抬起。

    “起来吧。”然后又吩咐其它人退下。

    “父亲知道你是个聪明孩子,我也就不拐弯抹角地说了,齐国公世子与北戎作战的时候,深入大漠,现在杳无音信。”今天齐国公夫人亲自上门,希望你们的亲事能够提前,就算是冲喜。”

    “父亲已经答应了?”

    “不错,这件事情有百利而无一害。”

    “女儿不明白。”

    “世子不在,国公府只有一个男丁,这你还不明白?”琦玉这才知道父亲爽快答应婚事,除了来自国公府的压力之外,更多的还是打得这个主意,不知道王氏知道父亲的这个念想是什么样子。

    “既然父亲已经答应,又叫女儿来何事?”琦玉的语气平淡,不带有一丝一毫的感情。张厚有些尴尬地说道:

    “你祖母还有些想不通,为父希望你能劝劝她。毕竟这对你也没什么不好的。”

    “若是女儿不愿呢?”

    “不愿?!若是世子平安归来,自然国公爷会念着你的好,若是不能回来,你可就是未来的国公夫人了,那对我们张家的助力可就大了。”

    “可是女儿只是想多在祖母身边待一年。”张厚见琦玉还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不由也有些生气。

    “你别忘了,你是张家的女儿,现在正是你为家族出力的时候!”

    琦玉听了张厚的话,心中一片悲凉,果然在父亲的心目中,张家才是第一位的,枉她还曾经幻想父亲对她还有些许的父女之情。或许自己在父亲的眼中只是能为张家换回各种利益的货物,对待货物又怎么需要有什么感情,又怎么回去关心她过得好不好呢。琦玉自嘲的一笑,说道:

    “父亲说得,女儿也可以答应,只是女儿有一个条件,也希望父亲能答应。”

    “你居然和我讲条件。”张厚气得脸涨得通红。若说琦玉之前对此还有些许惭愧,那么现在则是一点愧疚也没有了。是呀,这时候不为自己多争取一点利益,还待何时?

    “没错,其实这个条件也很简单。”琦玉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张厚这才发现,在女儿一脸淡然的衬托下,自己的怒气看起来非常可笑。于是,他也沉声说道:

    “你且说来听听。”

    “我想让泓哥儿记在我娘名下。”张厚听了刚想说王氏一定不肯的,突然发现琦玉口中的娘是指自己的前妻秦氏。

    “为什么?”

    “女儿没有兄弟姐妹,而且梁姨娘死得不明不白,女儿想给泓儿一条更好的路。”

    “住口,什么不明不白?”张厚最忌讳这些事情又被提出,毕竟当时也有些让他怀疑的地方。

    “女儿不相信,父亲会以为姨娘的死是因为陈妈妈的缘故,她只是一个下人,哪有那么大的胆子去谋害主子,对她自己又有什么好处?”琦玉这几句话把张厚堵得说不出话,因为这恰恰道出了他多时隐藏在心底的疑问。

    “而且女儿还有证据。”张厚深吸一口气说道:

    “是什么?”

    琦玉从袖袋中取出那个纸包呈给张厚。张厚打开那个纸包,看见里面是一些茶叶一样的东西,就问道:

    “这是什么?”

    “女儿也不知道名字,只知道这东西来自大夏国,据说闻得时间长了,就会让人小产,服下去的话,会终身不孕,更会寒毒侵入身体,令人痛不欲生。”张厚觉得似乎一盆凉水将自己从头到脚浇个透心凉,他用几乎是颤抖的声音问道:

    “你……你从哪里得的。”琦玉嘴角一弯,

    “上京的时候,这东西被缝到梁姨娘的坐褥里,也被混入到女儿的茶叶中。”

    “那你……”

    “因为我的奶娘李妈妈及时发现,梁姨娘才能顺利生下泓哥儿,我也才没有吃这个东西。”张厚仿佛松了一口气,若是琦玉嫁进了国公府,却不能生育,那可就让人后悔莫及了。

    “父亲该不会认为,小小一个陈妈妈能讲大夏国的药弄来,害我和梁姨娘吧。”

    “这些你怎么知道的?”

    “也许是冥冥中自有天定,女儿在公主府的时候,遇到一个姑姑去过大夏,刚巧认识这药。”

    “这事还有谁知道?”

    “祖母没有查出来,女儿没有告诉其它人。”

    “好,这事情到此为止,父亲答应你等泓儿满了周岁就将他记到你娘名下。你也尽快去劝劝你祖母,国公府的事情不能拖延。”

    “是,女儿知道了。还有一事,能不能将泓儿放在祖母房中养育,这样更安全一些。”琦玉说完略有深意地看着张厚。张厚点点头:

    “好,你放心,父亲以后会亲自教养泓儿,也算是对他娘的一点补偿。”得到张厚这样的承诺后,琦玉也放心了,她知道张厚是言而有信的人,他答应照看泓儿就一定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多谢父亲,女儿告退。”张厚刚想说好,又想起一事,

    “你稍等。”说着站起来,从背后的柜子里取出一个盒子,拿出一张纸递给琦玉。

    “这个你拿着吧,算是父亲自己给你的嫁妆。铺子田庄什么的太过显眼,这个自己收好吧。”琦玉接过一看原来是一张一万两银子的银票,不知怎么的,她看着这个鼻子竟有些酸,

    “多谢父亲,女儿告退。”琦玉逃也似的离开了张厚的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