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一百零一章 定局
    这段时间张厚的公务繁忙,琦玉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去见父亲,实施自己的计划。可是这天张府诸人却等到了一位不速之客齐国公夫人——连氏。

    两家口头上算是议定了婚约,但是下定等一应流程并未进行,老夫人因为觉得这样一门亲事委屈了琦玉,因此提出晚上一年等琦玉及笄之后再说。这回儿连氏突然上门,老夫人也是非常奇怪,但是也不能怠慢,赶紧出门相迎。

    连氏见了老妇人一改上次淡淡的样子,老远就快步迎上前,嘴上说着:

    “老夫人,这一向可好?”

    “都好,劳国公夫人惦记。”

    连氏亲昵地搀着老夫人一起走到厅里,分宾主坐下。忍着丫鬟上茶的功夫,王氏冲连氏使了个眼色,示意事情没有问题。连氏看着老夫人,笑了一下,

    “倒是许久没见过老夫人了,我今儿来实在是冒昧的很。还望老夫人见谅。”老夫人知道连氏说的不是心里话,但是也不能抹了她的面子,于是说道:

    “国公夫人说哪里话,您要顾着偌大国公府,那有什么闲暇,我们再计较,可不是心胸也忒小了。”

    “老夫人说笑了。”连氏敛了面上笑容,叹了口气说道:

    “唉,我们府里真是祸不单行,前脚刚刚没了媳妇,后脚儿子就出了事情。”

    “世子只是暂时没有消息,他一定会没事的,夫人也别太忧心了。”

    “不瞒老夫人说,我昨儿还到观音堂去求了菩萨保佑端儿平安无事,运气倒还不错,是个上上签。”这时一边的王氏插言到:

    “那就好,听说观音堂的签最灵了,世子一定没事的。”柳氏听了王氏的话也附和着,安慰连氏。老夫人摸不透连氏的用意,倒没有作声。

    “我也希望是这样,只是……”连氏面露难色,

    “只是这签文上说,需要喜上才能加喜,我这才不得不来求老夫人了。”老夫人不解其意,

    “夫人的意思?”连氏说道:

    “这话确是难以启齿,可是我这也是没办法了,现在我们府里哪有什么喜事。可昨儿,我那侄儿一听就说愿意替哥哥冲喜,还央着我来张府说项。我是实在拗不过他,这才厚着脸皮来问问老夫人的意思。”

    老夫人听了连氏的话,才知道今天连氏来此的目的,居然想要让玉儿去冲喜,她只觉得血一阵阵往头上冲。柳氏也是大吃一惊,毕竟一个作为冲喜嫁进去的媳妇地位可是低了不少。只有王氏心中暗暗高兴,而且已经得到了张厚的同意,她也不用做这个恶人,于是面上还是露出吃惊的神色。

    老夫人几乎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

    “夫人的意思是让琦玉去冲喜?”连氏听了,尴尬地笑笑,“其实也只是早些嫁过去,我们会将二小姐当自家女儿待的。”

    连氏看着老夫人说道:“我们国公爷也说了,礼数一定做得周周道道,绝不会叫二小姐受一点委屈的。府里若是来不及准备嫁妆,我们也可以一并代劳,算是对二小姐的一点补偿。”

    老夫人努力克制下的怒火,顿时被这几句话点燃,“夫人还是请回吧,我们张家把那点子嫁妆还没看在眼里。”连氏有些不高兴,把脸一沉,

    “老夫人这是要悔婚?”

    “愿意娶就一年之后,若是不愿,那我们也不敢高攀!”老夫人也是出身勋贵之家,本身自有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只是这些年尽数敛了去,今日却被连氏的一番话给激出来了。

    这时王氏看见情势不对,连忙打圆场,

    “有话好好说,这不是什么小事,还是得从长计议,咱们好好说,别伤了和气。”连氏冷笑一声,

    “张夫人这话没错,我也是当你们亲戚,才来说这些话,成与不成,我还是奉劝老夫人多想想,三思而后行,没坏处的。今日我就先回去了,再等你们信儿吧。”说着就站了起来。

    老夫人被气得半天缓不过来,柳氏和王氏哪里敢得罪连氏,赶紧起身送连氏出门。老夫人也不好阻止,毕竟连氏的身份放在哪儿,也不能得罪太过。

    王氏和柳氏分别走在连氏的两旁劝慰着,

    “连姐姐,你也别着急,老太太最喜欢我们玉姐儿,初听这事,肯定是不乐意,回头我们在计议计议,一定给您个说法。”

    柳氏因为上次琦莹的事情对连氏也是感激不尽,在她看来,老夫人的反应也有些过头,国公府也算是有诚意了,不过是冲喜,面子上有点过不去,但是里子里并没有亏什么。何况琦玉嫁过去就是国公府的二少奶奶,自己的琦莹却只能嫁一个小小的翰林家,还有什么不满足的,说起来也是老太太太过偏着琦玉了,要是换个孙女,老太太未必就愿意这样得罪国公府。

    在连氏告辞的时候,王氏握着连氏的手上微微使了点儿劲,那意思是让她放心,连氏自然会意,心满意足地告辞而去。其实她今天本来也没想着能得到老夫人的同意,只不过是做出一种姿态,表明一下态度,后面的事情还是指着王氏妥当一些。

    晚上张厚回到府中,王氏将老夫人当场拒绝连氏的事情讲了一遍,张厚皱了皱眉头,

    “母亲怎么这样沉不住气,得罪了国公府,我们能有什么好果子吃?”王氏暗自得意,

    “老爷,这也难怪,玉姐儿毕竟是老太太一手带大的,老太太自然舍不得她去冲喜,那是她放在心尖上的人呢。”

    张厚并没有答话,沉默了片刻,捋着胡须说道:

    “这事情不能直接找老太太说,还得从玉姐儿身上下手,若是玉姐儿答应了,老太太也不好说什么。”

    “嗯,老爷说得有理,玉姐儿那孩子是个识大体的,为了张家,她一定不会令老爷为难的。”王氏这话说得险恶,言下之意若是琦玉不同意就是自私自利不识大体的。

    “那明儿妾身就找玉姐儿说说?”王氏想着总算找着一个机会好好羞辱琦玉了。谁知张厚却说道:

    “不用,这事情,我亲自和她说。事不宜迟,现在叫她到我书房去。”王氏听了一惊,这样的事情张厚是不屑管的,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对自己不放心了。其实张厚对琦玉和王氏的矛盾也是心中有数,只是这种后宅里的争斗如果没有影响到张家大局,他也不想费心。这次若是让王氏去说,琦玉必然不愿意,那麻烦可就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