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一百章 冲喜(二)
    “老爷,不管是不是这个意思,妾身都想试一试,你我这把年纪只有这个儿子,万一有个好歹,我也活不了。”说着连氏放声大哭。

    齐国公也有些焦躁,毕竟儿子没有消息,他心里也很难受,妻子提出的这个要求本也无可厚非,但是李翊是弟弟唯一的儿子,这回儿用他的婚事给自己的儿子冲喜,这样的事情,让他怎么向弟妹张开口。

    “老爷,我求求您,妾身没有端儿可真的活不成了。”

    “你,你这怎么好跟弟妹说呢?”连氏一听,国公爷的语气有所松动,马上说道:

    “妾身去,妾身去求求弟妹,不管她让妾身做什么都行,只要她肯答应。”

    “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为了端儿,妾身就是做牛做马也认了。”齐国公闭上眼睛,叹了口气,说道:

    “那,那张家肯答应吗?”

    “张家太太心地仁善,一定不会见死不救的。”

    “只要老爷这里答应,妾身明天就上张家请罪去。”

    “既然你主意已定,我也无话可说了。”连氏面上你

    这天晚上连氏将二夫人石氏和李翊请到了正院。石氏还有些纳闷,前些天,连氏见了自己还一副不待见的样子,这会儿找他们两母子不知又有何事?

    连氏一见石氏连忙迎上前,拉着石氏的手臂说道:

    “那日是我糊涂了,说了那些个不该说的话,我这里先给弟妹陪个不是,还望弟妹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计较。”石氏听了,吓了一跳,嫁到国公府十几年了,从来没听到连氏跟她这样说过话,不由得心中忐忑,接下来肯定有什么需要自己帮忙的事情。

    连氏又向李翊说道:“翊哥儿,那日你就当我是昏了头乱讲,千万别放在心上。大伯母这里也给你陪个不是。”李翊知道连氏不会无缘无故地说这种话,虽然心中警惕,但嘴上还是说道:

    “大伯母折杀侄儿了,大哥有事,我这做弟弟的也担心,何况母子连心,翊儿不会放在心上的。”李翊的话说得冠冕堂皇,连氏面上带笑,心里却暗骂这个家伙油嘴滑舌。

    “那我就放心了。”连氏说完,取出一张签纸,递给石氏,

    “弟妹看看,这是我今儿去观音堂求的。”石氏接过一看说道:

    “这签是上上签哪,这不是说世子一定能平安归来么。”连氏面上的笑容一滞,她起身走到石氏跟前,就要作势跪下,石氏慌忙拉住她,

    “大嫂有事就说,这可使不得。”连氏发出悲声,用帕子掩着说道:

    “弟妹,若是有法子,我也不敢说这话,可是实在是……那庵堂的师太解签说,若要端儿平安归来,需要喜上才能加喜,也就是说要家里办一件喜事才行。我思来想去,现在那有什么喜事,只有翊哥儿的亲事……”石氏听了,宛如当头一棒,她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大嫂的意思是让翊儿娶亲冲喜?”

    作为一个母亲,哪个不希望儿子能够风风光光地娶亲,更何况自己只有这一个儿子,可现在大嫂居然提出用儿子的亲事冲喜,便是她脾气再好,又怎么能忍受?

    只听连氏说道:“弟妹,我也知道这事情为难你了,但是端儿现在生死不知,杳无音信,我这个做母亲的也是没有办法了才来求弟妹的。”

    石氏的心中千般万般的不愿意,但是此时怎么也说不出口,虽然只是一张小小的签文,但是如果拒绝了,那就是相当于自己置李端的安危于不顾,真让她骑虎难下。

    李翊听到连氏的话,心中的喜悦就像是汹涌的波涛一样翻滚,他本来就不放心琦玉在那样一个可怕的地方生活,正苦于找不到一个什么借口能把她尽快娶回来,没想到连氏竟然想出这样一个主意,这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另一方面他也很奇怪连氏为何这般急切让自己成亲,那张签文上面的话他可不会相信。

    连氏见石氏还是没有松口,不禁也有些着急,这件事情不能功亏一篑。于是又说道:

    “国公爷也已经同意了,只是他也觉得这事情难以启齿,少不得由我来向弟妹张这个口,而且张家那边也已经答应了,就看……”

    连氏这话明明就是用国公爷来压石氏,毕竟这个府里当家的是齐国公,石氏他们是没有太多发言权的。又提到张家,言下之意一个外人都能做到这般地步,作为骨肉至亲的二房呢,连这个忙也不愿意帮?

    石氏为难地看看儿子:“翊儿?”李翊知道母亲用这样的口气跟自己说,就是已经答应了。但是未免连氏起疑,李翊还是面色难看,等了片刻才问道:

    “大伯母,是今天去求的签文?”

    “是,今儿一早去观音堂求的。”

    “大伯母倒真是快,这么会儿功夫就能知会张家,而他们也竟然同意了。”

    “这……”连氏的头痛起来。毕竟自己今天刚去求了签,怎么可能有时间去问女方家里的意见,这番话里分明漏洞百出,只好说道:

    “是这样,回来的路上刚巧遇见了张家二夫人,就说起来,她一口应允的,张家夫人最是宅心仁厚了。”

    “可是据我所知,张家还有老夫人,老爷,区区一个二夫人恐怕还不能做主吧。”连氏听了暗骂李翊是个滑头,但是面上却仍然含笑,

    “张家老夫人我也见过,宅心仁厚,张家二老爷也是古道热肠的,若是知道了咱们家的难处,他们没有不允的。”

    “既然如此,还是有个准信儿好不是,要是张家不答应,我和母亲再答应也没有用,你说呢,大伯母?”连氏听了,心道这李翊果然不好糊弄,但是张家有求自己,怎会不答应?他再聪明也想不到这一层上的。于是连氏说道:

    “那也好,我明儿就上张家去要个准信儿,希望弟妹到时候不要再推辞才好。”

    “若张家答应,侄儿也必应允!”李翊干脆地答道。

    石氏在回院子的路上,忧心忡忡地对李翊说:

    “这样恐怕只能推得了一时,万一那张家应允了,到时候还得按你大伯母说得做。”

    “到时候再说吧。”

    “什么到时候再说,万一要是将亲事提前,我们这里什么准备也没有,可不委屈了人家姑娘。”

    “母亲,你就放心吧,一切有我呢,尽管安心地做婆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