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九十八章 夜闯(二)
    琦玉听了之后,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尽管对这药的效果有所猜测,但是现在听李翊这样说出来,还是令她胆颤心惊,若是那日自己喝了那茶,当真不敢想象。没想到那王氏竟恨自己若斯,琦玉想着就觉得眼框中一热,泪水就滚滚而出。

    “是谁。”李翊非常气愤,声音也变得低沉。

    “我母亲。”琦玉也小声答道。

    李翊的拳头紧紧攥了起来,他一心呵护的人,竟被人这样伤害。月光照在琦玉的脸庞上,衬得她的脸如同透明一般,李翊借着月光看见那不断滚落的晶莹泪珠,心里一阵纠痛。即便是继母,怎能对她下如此毒手,她这些年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看着琦玉单薄的身子,不禁心生怜惜,不知哪来的一股勇气使得他伸开双臂,将琦玉揽在怀里,琦玉被李翊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身体微微颤抖,尝试着推开他,可李翊觉着这时候的她需要一个肩膀靠一靠,于是并没有放开。

    琦玉心里的确是难过之极,她实在没有更多的勇气去推开这个温暖的怀抱,于是她决定放纵一回,什么礼义廉耻,什么男女授受不亲,暂时放到一边去吧。她不再挣扎,而是静静伏在他的肩膀上,任自己的泪水浸湿他的衣衫。

    李翊似乎也感觉到琦玉身体的变化,将手臂微微收紧,希望给予她更多的温暖和力量。他轻轻拍着琦玉的后背,无限柔情涌上心头,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竟能这样喜欢一个人,欢喜她的欢喜,悲伤她的悲伤。

    过了良久,琦玉的心情渐渐平复,她羞涩地离开了李翊的怀抱,李翊顿时觉得有种失落的感觉,他多希望能一直这样抱着她。

    “这次多谢你了,又帮了我一次。”不知不觉,琦玉对李翊的称呼也发生了改变,不再那样客气地称呼他为公子。

    “你我之间还需要道谢吗?”李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琦玉,她的脸慢慢变红,他的心情也不由得好了很多。琦玉被盯得不好意思,于是起身走到床边,从枕头下取出一个玉佩,递给李翊。

    “这个东西,还给你吧。”李翊一看原来是自己给她的那块,不由笑道,

    “还是你留着吧,以后有了什么烦难,就可以拿着它去升隆当铺找我。而且那个药无色无味,以后要千万当心才好,那个药是没有解药的。我当时一听,也是害怕,不知道你是不是被人下了药。”李翊的声音中充满了关怀的意味。

    李妈妈和秋霜她们毕竟是下人,尽管关心琦玉,但是身份的差别,能力的限制,她们不可能对琦玉说出这样的话。

    琦玉除了从祖母那里,还从来没有听过这样对自己关怀倍至的话语,从没有人这样关心过她。她真的有些害怕自己会**在这种温柔中,不知费了多大的力气她才抗拒住这种**。

    “你已经帮了我很多次,我实在不能再麻烦你了。而且我已经定亲了,拿着这个有些不合适。”琦玉的声音有些黯然。

    “谁说不合适,哪有你这样过河拆桥的。”李翊戏谑地说道。

    出乎李翊的意料,琦玉并没有如他预期的害羞,而是定定看着他说道:

    “你为什么这么帮我?”李翊从来没有见过琦玉这样的眼神,清亮、有神。他决定要将真相说出来。

    “因为我就是……”谁知道他还没有说完,就听见外面屋子里有动静,这时他们才发现,天色已经有些微微发白了,李翊赶紧说道:

    “我得走了,下次有机会再告诉你。”说完,没等琦玉反应过来,他就打开窗户跳了出去,几个起落就不见了人影。

    琦玉无奈地笑笑,只好重又收起那个玉佩。下次,他们还有下次吗?

    李翊回到国公府,依然翻墙进入了自己的院中,幸好没被人发现。他换了衣裳躺倒床上休息,眼睛一闭上,就全是琦玉的影子。

    当她伏在自己怀里的时候,那种温柔如水的感觉,那种对自己全身心的依赖,让他久久不能忘怀。什么时候他已经陷得这样深了,更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他竟然很享受这种感觉。

    这天夜里,还有人也是一夜未眠。国公夫人连氏回到房中之后,因为担心儿子,无法成眠,就拉着裴妈妈说话。

    “夫人,您今天是太急了,那样子把话直戳戳地说出来,难怪国公爷心里也不自在。”

    “难道不是,那母子俩赖在这里不走,可不等着这一天,可怜我们端儿。”连氏说着又哭了起来。

    “夫人现在哭也解决不了问题,老奴说句大胆的话,眼下世子爷虽然没有消息,夫人也得做两手准备不是?”连氏忙止了哭说道:

    “现在我能有什么法子,就算端儿出了事,那位子还不迟早是他的,我不过说了气话,好儿都在人家身上呢。”

    “夫人,一旦他得了那个位子,您还有什么好日子过呢?”裴妈妈因为当年自己的女儿想到李翊房里,被石氏拒绝,因此对李翊母子很是不满,当然要趁这个机会好好撺掇连氏。

    “谁让那个锦娘肚皮不争气生了个丫头片子,叫我可指靠谁去,除了他这位子又能落到那儿去。”

    “就算给了他也有不同”连氏听了忙问:

    “怎么说?”

    “他一旦坐稳了,必然拿捏你和国公爷,若是他这位子坐不稳,您想想他还不是得奉承着您。”

    “可是怎么样才能坐不稳呢?”连氏有些热切地看着裴妈妈。

    “您想想,他要是成了世子,第一件事情是做什么?”

    “那自然是成亲了,诞育后嗣可不是最重要的。”

    “没错,可是您想想那门亲事是谁说给他的?”

    “是我。”

    “这门亲事对他能有什么助力吗?”

    “那怎么可能有?”

    “所以,他必然会……”

    “必然会毁了亲事,另寻一门。”连氏的语气渐渐变冷。

    “没错,夫人。因此当务之急,还是叫他快些成亲,这样就不怕他悔婚另找。”

    “嗯,可是这时候,国公爷怎么可能同意?”

    “这就是小事一桩,就说是冲喜,这一来国公爷没话说,二来说不定世子爷真就没事,那岂不是美事一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