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九十六章 震惊
    终于摩罗大师说道:“小兄弟,此药你是从何处得来?”李翊急急地说道:

    “这是一个朋友给的,大师这药有什么问题吗?”

    “这乃是大夏国秘药,甚是阴损,专用于女子身上。”李翊听完之后觉得自己的呼吸似乎都有些困难。

    “那,那后果?”

    “此药为阴寒的药材制成,接触的久了就会让孕妇小产,若是直接服用的话,女子会终身不孕,而且随着年纪的增加,这种寒毒不除,会深入骨髓,让人痛不欲生。更兼这药无色无味,令人防不胜防,在大夏的**妓馆中所用甚多。”李翊现在的面色惨白,与刚才品酒是成竹在胸的模样判若两人。福王眼中的李翊一向是优雅淡定的样子,除了上一次请自己帮忙,让皇后娘娘向皇上请旨赐婚。

    “子非,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王爷,大师,先告辞了,施礼之处,容子非改日再来请罪。”李翊腾地站了起来,向福王和摩罗大师施了一礼,便匆匆赶了出去。

    李翊心乱如麻,他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他想马上问一问琦玉到底有没有接触这个东西,可是他却不能去见她,这时候他深深后悔自己为什么没要求早些成亲,还答应一年之后,他实在等不了了。

    无法可施的他回到国公府,却看见大管家李浩急匆匆向他走来,

    “二少爷,你可回来了。”

    “出什么事情了?”

    “世子爷那边有消息传来,国公爷、夫人和二太太都在正厅呢,找了你一下午了。”李翊打起精神,向正厅而来。还没等他进门,就听见国公夫人的哭声。

    “我苦命的儿子!”李翊踏进门,就看见国公爷面色沉重,国公夫人正在哪里抹着眼泪,自己的母亲也眼眶红红的。国公爷看见他,

    “翊儿,你到哪里去了,现在才回来?”

    “出了什么事情?”李翊问道。

    “边疆传来战报,你大哥追击敌方首领,深入大漠,杳无音信,现在生死未卜。”

    “啊?”李翊也是大吃一惊,虽然他和这个大哥一向不太合得来,但是听到这样的消息,也是非常震惊。

    “大哥英勇善战,一定不会有事的。”

    “大漠里,环境险恶,不熟悉的人……”国公爷没有说下去。

    “都是你,要儿子去出征,什么你会安排好的,现在呢?”连氏瞪着通红的双眼,冲国公爷嚷道。

    “有什么好说的,为国捐躯乃是男儿本色。”国公爷的心里也不好受,毕竟是自己的儿子,但是连氏这样的一说他的脸上也挂不住了。

    “伯父,伯母现在还是应该看看怎么打听清楚,营救大哥。”

    “别在这里假惺惺装好人了,你巴不得端儿出事呢。你以为端儿有了三长两短,你就能顺顺利利当上世子,别做梦了。”连氏气恼,伤心之下,一下子把心里话都说了出来,石氏听了这话,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连氏,李翊更是气得面色铁青,嘴唇发抖。

    “住口。”国公爷斥道。

    “翊儿说得有理,当务之急我们应该派人去看看。翊儿你跟我到书房去商量一下。”连氏经过刚才的发泄,现在也平静下来,扶着裴妈妈回到内室休息。李翊看看母亲,上前安慰了几句,便跟着国公爷到外面书房去。

    石氏无奈地走着,她对着双环说道:

    “你说,我是不是错了,光顾着二爷的交代,却让翊儿受这样的欺侮,我真是没用。”

    “太太,您别这样说,老爷在天之灵也不希望您这样说自己。”

    “翊儿跟我说了很多次,要搬出去另过,我都没有答应,他空顶着个国公府二少爷的虚名,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我是不是有些太自私了,只顾着和二爷的约定。”

    双环看见石氏这样,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两个人就这样默默地走着。

    国公爷和李翊到了书房。齐国公疲惫地坐在椅子上,这时李翊才发现伯父已经老了,早已不是自己印象中骁勇善战,精神矍铄的那个人。

    “我已经派了安副将跟着端儿,可是没想到还是出事了,都怪我疏忽了。”李翊说道:

    “伯父,要不让我亲自带几个人去一趟。”

    “不妥,现在那边的情况不明,况且你也没去过那边,危险太大,现在我们府里实在不能再折损了。”

    “那伯父有何打算?”

    “还是先派其它人去看看吧。”

    “这样也好,我还有一个朋友在漠北,也可以托他打听一下消息。”

    “那最好不过了。不过此人是否可靠?我们私自派人出京,被圣上知道的话,就不太好了。”

    “我曾救了这人一命,算是有些交情。我现在即刻写一封书信,到时候去的人可以联系他。”

    “好。”齐国公一口答应了,许是李翊肯定的口吻打消了他的疑虑,没想到他居然会相信这个自己一向认为不靠谱的侄子。

    李翊不多时已经写好了信,齐国公也召集了几个心腹进来,交代事情。众人商议已定,齐国公待要用自己的手令让这几个人连夜出城,李翊说道:

    “伯父,这使不得,用了您的手令,圣上一定会知道,到时候还是脱不了干系。”齐国公听了,点了下头:

    “嗯,那这……”

    “伯父,我这里有福王府的令牌,不如……”

    “这恐怕不妥吧,要是被福王知道你私自用他的令牌……”

    “明天我自会上福王府去请罪,说明原委。现在这是最好的办法了。”齐国公一向不愿意李翊和福王来往,没料到现在却全靠福王和李翊才能相救自己的儿子。

    “伯父,别犹豫了,时不待我。”

    “好,就依你说的,伯父先代你大哥谢过你。”

    “不用客气,他是我大哥嘛。”齐国公听了李翊的话,又看着李翊今天晚上的表现,他才觉得自己从来没有真正看清楚这个侄子,恐怕他并不像他想的那样是个纨绔子弟。比起儿子,他可能更有大将风度。

    李翊亲自带着那些人连夜出城。尽管福王不是很受宠,但是也不是一个小小的守城官敢管的敢问的,因此有福王府的令牌,守城的官对他们也不敢阻拦,李翊只说一声是福王殿下吩咐出城办事,就直接放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