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九十五章 品酒
    李翊之所以爽快的答应,除了一心想帮琦玉之外,也是因为在福王府里正住着一位来自西域的高僧摩罗大师。

    这位大师不仅精通佛学,而且对于医卜星象甚至农桑都有涉猎。他的第一大嗜好就是喝酒,若想求他帮忙,必须答对他三道题,说起来这个考验也很简单,只要说出三杯酒的名称年份就行了。说出名称倒是小事,关键是年份要靠嘴巴尝出来,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这次到中原来,是应福王的一再邀请,兼又被中原的美酒所吸引。李翊自从那次请福王帮忙之后,有一段时间没有见福王了。这天午后,李翊揣着琦玉给她的纸包到了福王府。

    福王许久未见李翊也挺想念,一见他就假意抱怨:

    “孤王帮了你一次,一下子少了两个朋友,这可不是做了一回亏本买卖。”李翊有些诧异:

    “怎么?”

    “杨兄弟也许久未见,摩罗大师带了上好的葡萄酒,还说邀你们好好畅饮一番,谁知一个两个都不见影。不过话说回来,你这事情可做的不是很地道,要不是孤王和你多年的交情,断不会答应的。”

    “王爷对子非的恩德,子非没齿难忘。”李翊抱拳冲福王施了一礼。

    “孤王就是觉得有些对不住杨兄弟,但是一边是三妹妹,一边是你,也只好如此了。说心里话孤王还真想见见那位姑娘,从来没见你这样执着过,到底是怎样的倾国倾城。”

    李翊听了笑而不语,但是福王发现李翊的俊秀的脸庞上有着从未见过的神采。想想自己也就快要选妃了,到时候不知道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子,自己能否像李翊这样倾心于她,他不由有些些羡慕李翊。

    “王爷,子非今日来还有一事相求?”

    “说吧,知道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福王打趣道。

    “子非想请摩罗大师辨认一味药。”

    “那我可帮不了你,摩罗大师的酒你还得自己品。”

    “那是自然,就是烦劳王爷引荐。”

    摩罗大师住在福王府一处风景优美的轩阁中,福王和李翊来的时候,他正在书案前画画。两人没有打断他,站在一旁只见他画的是一幅荷花图,简单几笔勾勒出挺直的茎干,舒展的荷叶,几支荷花,或含苞待放,或悄然盛开,惟妙惟肖。待摩罗大师放下笔,福王赞道:

    “好一幅墨荷图!”

    “王爷谬赞,王爷见过的好画无数,贫僧这幅怎么入得了您的法眼。”

    “大师谦虚,此画浑朴中见清秀,酣畅中寓意蕴,令人称道折服。”

    “这位是?”摩罗大师显然对这番评价很满意,向福王问道。

    “这位姓李名翊,字子非,是小王的挚交好友。”李翊连忙施礼,摩罗大师也稽首为礼。

    几人落座之后,福王说道:

    “大师,我这兄弟此来有事相求。”

    “王爷,贫僧有言在先,不敢破例。”

    “那是自然,请大师出题。”李翊赶紧说道。

    “稍待。”摩罗大师亲自到后堂,不多时拿上来三个一模一样的小瓶,又取出三个酒杯,分别斟满,让小童端到李翊面前。

    “小兄弟,请!丑话说在前面,若是答不上来酒的名字和年份,所求之事就不用说了。”

    “在下省的。”

    李翊端起手边的第一杯酒先看了下,酒色清亮,有淡淡的酒香溢出,一闻即知是上好的梨花酒。他端起尝了一口,回味绵长,于是心中有数。

    “这是三年的梨花酒。”摩罗大师听了赞许地点点头,说道:

    “小兄弟的确不错,请尝下一杯。”

    李翊端起第二杯酒,只见颜色橙黄微翠,清凉透明。闻起来有一种酒香和药香混合的味道,他尝了一口,有些许甜味,但是却清爽无比,后味微辣,却不呛人。

    “这杯是菖蒲酒,至于年份……”李翊说完,停了一下,摩罗大师眼含笑意看着他。

    “小兄弟,这酒的年份可不好猜。”摩罗大师说的没错,种药酒的年份最难辨认。

    “应该是在八到十年之间,因为这酒只有放置多年才能去除原有的涩味。”李翊终于下了决心,一下子说了出来。这下轮到摩罗大师面露惊异,福王知道李翊好饮酒,但是也没想到他对酒这样的熟悉。

    “请用第三杯。”若说摩罗大师之前对李翊还有所轻视,那么现在的语气中已经完全的佩服了。

    李翊端起第三杯酒,杯中酒色如同胭脂一般,更兼酒香袭人,一看就知道是西域葡萄酒。李翊心下起疑,这第三杯怎么会是这样容易辨认的,里面一定有什么问题。

    他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福王和摩罗大师看见他这个样子,只道他已经分辨不出了,刚想说什么,却见李翊又喝了一口,闭上眼睛,细细品味。过了良久,李翊张开眼睛说道:

    “这酒好生奇怪,好像是新的,又像是十年的陈酒。”福王听罢心想这家伙的话不靠谱怎么会又是新的,有事陈的。没想到摩罗大师却是一脸激动,走到李翊身边,

    “小兄弟可称的上是酒国的状元呀,贫僧佩服,佩服。”

    李翊谦虚的说道:“在下只是胡乱猜的,那当得大师如此赞扬。”

    “没有,没有,这酒的确是前几天我才酿的,因为从西域运来,路途遥远酒中带有些许酸味,因此我将陈酿带来,到这里后,又按旧法再加蒸酿,便的如此佳酿。”

    “大师妙法,果然在这酒不似京城中陈年葡萄酒有一种酸味。”

    “这个法子也是我想了好久才得到的,当真不容易呢。”

    福王在一边听得也是大开眼界欣喜不已,于是命人收拾酒席,庆贺李翊过了摩罗大师的三关。

    酒过三巡之后,摩罗大师问道:

    “小兄弟,有何事现在不妨直说,只要贫僧能做到的,一定尽力。”李翊谢过之后,取出那个纸包,递给摩罗大师。

    大师接过之后,打开纸包,闻了闻,又用手指捻开了一片叶子,仔细看。看着大师越来越严峻的脸色,李翊觉得自己的心不断往下沉。

    ****************************************************

    最近有事,更新时间不固定,望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