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九十四章 相助
    琦玉她们首先到了京城中最大的药店福安堂,此时的琦玉已经换上男装,和秋霜两人走在一起俨然是一位翩翩的佳公子和一个伶俐的小书童。

    小二早早就迎了上来,

    “二位客官需要点什么,小店里的各色药材,最是齐全了。”

    “有没有好的棒疮药?”秋霜问道。

    “那您可来着了,小店的镇店之宝九玉断续膏,去腐生肌,专治棒疮,就是价格高一些。”

    “那取些来,我看看。”琦玉说道。不多时小二就捧了一个精致的小瓷瓶出来。秋霜接过来,拧开盖子,只见里面只有多半瓶褐色的药膏,也没什么味道。

    “多少银子?”秋霜随口问道。

    “五两银子。”

    “什么?”秋霜实在看不出来这一小瓶药膏,居然要五两银子,要知道她一个月的月钱也才一两银子。只听琦玉说道:

    “包上两瓶。”秋霜一听不禁感动,小姐这些年在山东也没多少体己,回了京有了老夫人接济才好一些,这十两银子对小姐也不是什么小数目,能碰上小姐这样的主子,对她们这些做奴婢的来说实在是三生有幸了。

    小二一听,笑得合不拢嘴,这种药一个月也不见得能卖出去一瓶,今儿一天就卖了两瓶,真是意外之喜。秋霜随着小二到后堂去拿药,琦玉一个人坐在大厅一侧的椅子上休息。突然听到一声:

    “公子,别来无恙?”琦玉抬头看时,却发现正是李翊,欢喜之余又有些惊异,真是无巧不成书,怎么又会遇上他?。为了掩饰自己激动的心情,她将声音尽量放平静。

    “李公子。”李翊今天到这里是国公爷吩咐要买一大批药材送到李端那里,却没想到在这里碰上了她。

    “公子来此……”

    “在下的家人受伤,买些药去看看。”

    “原来如此。在下也是买药。”

    “那倒是巧。”在这种场合下仓促见面,琦玉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突然想起一事问道:

    “公子交友广阔,不知可认识番邦来的人?最好是大夫。”

    “有什么为难的事情?”李翊马上问道。

    “我有一些药材,希望能找人辨认一下,看见公子,突然想起来,真是冒昧。”李翊的脑子飞快地转起来,番邦的大夫……

    琦玉也知道有些让人家为难,但是不知怎么的,看见李翊就不知不觉将自己的疑难说了出来,看见李翊沉默不语,琦玉有些后悔说道:

    “若是……”

    “在下刚巧认识一位。”李翊打断了琦玉的话。

    “真得?”琦玉的眼中闪烁着希望的光芒,让李翊非常庆幸自己又能帮她一次。看着李翊凝视自己的双眸,琦玉有些微微脸红,声音也小了许多:

    “能不能麻烦公子……”

    “你放心,包在我身上。”

    琦玉从袖中取出一个纸包,递给李翊,李翊又说道:

    “有了结果怎么告诉你呢?”

    “这……”琦玉并没有想这么多,

    “那这样吧,三天之后,你让人到升隆当铺找我,拿着这个就行了。”李翊说完又顿了一下,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又说道:

    “而且以后有什么为难之事,都可以拿这个来找我,我一定尽力相助。”然后他取下随身的一块玉佩,递给琦玉。琦玉万万没想到李翊会有这样的举动,本能地想要拒绝。李翊害怕她不肯接受,连忙小声说道:

    “你的丫鬟来了。”然后把玉佩塞到琦玉手里,没等琦玉说话,就转身往内堂而去。琦玉看时内堂并没有人出来,李翊也已经不在面前。

    琦玉手里捏着玉佩,仿佛一块滚烫的烙铁灼烧着自己的手心,他们这样的行为已经可以称得上是离经叛道了,一旦被人发现,就是灭顶之灾。可是为什么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牵绊的如此之深。

    他的心意到底是什么?他们是没有可能的,她这样对他算不算是一种利用,琦玉现在对他甚至怀着一种深深地内疚,想要报答,恐怕只有来世吧。

    从内堂走出来的秋霜打断了琦玉的思路,秋霜笑着说道:

    “公子,里面的人真多,等了好久,咱们快走吧。”琦玉点点头和秋霜出来一起上了马车,不多时就到了张府后巷,下人们住得地方。巷子太窄,马车进不去,琦玉就吩咐老冯将车子停在路口,自己和秋霜走了进去。

    李妈妈住得是一个单独的小院子,这还是老夫人开恩。一般的下人,都是几家住一个院子。这倒给琦玉探望李妈妈提供的方便,免得被人看见又惹是非。

    秋霜敲了敲门,一个二十左右的夫人出来开了门。秋霜说明了来意,那夫人赶紧打开门,让琦玉进去。琦玉也没有多话,直往正房而来。

    进得屋来,琦玉看见李妈妈趴在床上,身上覆着一张薄被,人昏昏沉沉地睡着。那个夫人说道:

    “刚吃了药才睡了。”秋霜见说,取出药递给那夫人,

    “等李妈妈醒了,将这个药给她涂上。”那妇人千恩万谢的接下来。

    琦玉走到李妈妈床前,不由得眼泪就滚落下来。李妈妈之于她就是像母亲一般的寻在。这次因为自己的多管闲事,让她在这个年纪遭受了这样的无妄之灾。

    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有人,李妈妈竟然慢慢睁开了眼睛,一看见琦玉整个人顿时激动起来,

    “小……小姐,是……是你吗?”

    琦玉点点头,哽咽道:“是,是我。你受苦了,都怪我。”

    “我没事,倒是小姐上次没什么事吧?”

    “没有,我好好的呢。”

    “我就说了,小姐福大命大,一定不会有事的。”李妈妈颤巍巍地伸出自己的手,想去握住琦玉的,琦玉赶紧伸出手紧紧握住。

    “妈妈,你快些好,玉儿还有好些事要你帮忙呢。”

    “好,好。”李妈妈嘴上答应着,其实也知道自己的腿可能以后都走不了了,不过这时候,大家都不愿提起。

    这是那妇人上来,要给李妈妈涂药,李妈妈说道:

    “这是我的一个远方侄女,才来投奔我,倒是赶上服侍我了。”

    琦玉看那妇人给李妈妈上药颇为仔细,才稍稍放下心来,因为琦玉不好在这里多待,就留下一些药材和稀罕的吃食,依依不舍的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