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八十九章 对证(二)
    鹊儿被两个婆子带了进来,跪在老夫人面前。老夫人看着她说道:

    “把前儿你见到的事给我原原本本说出来。”

    “是。奴婢前些日子无意中撞见陈妈妈和阎妈妈在后花园的假山后面说阎妈妈时常跟着她,神不知鬼不觉就做,阎妈妈开始还犹豫恐怕脱不了干系,但是陈妈妈说事成之后太太立刻给他们赎身,还另给一笔钱过好日子,阎妈妈就答应了。”

    “你这臭丫头,血口喷人,怎得拉扯上太太。我实话说了吧,是我老婆子看着梁姨娘不顺眼,才出了这个主意。”张厚听了,怒道:

    “好你个没规矩的老货,眼里还有没有主子,谁问你话来?来人,给我掌嘴。”边上的婆子上来,对着陈妈妈就扇了两个巴掌,张厚犹不满意,示意继续。

    陈妈妈那里遭过这个罪,从来都是她打别人,哪挨过打。可是她心里清楚,今天这事自己不揽下来,将王氏拖下水,对自己一点好处没有,保全了王氏,她以后肯定不会亏待自己儿子,舍了她这条命,算是给儿子换了前程吧。

    不一会儿,陈妈妈的嘴角已经变得鲜血淋漓。张厚示意停下,

    “既是你的主意,为何又拉扯上太太?”

    “老奴怕她不信,才借上太太的名头。太太实在是一点干系也没有。”

    王氏听到这里,也明白陈妈妈愿意担下一切罪名,于是假惺惺地说道:

    “你呀你,怎么这样糊涂?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怎能做的?”

    “太太,老奴是看不过眼,那狐媚子仗着怀了身子,趾高气扬的,不将太太放在眼里,才想教训教训她。”

    “只要你看不顺眼的,你都要教训教训?你这谱不知是谁摆给谁的?”老太太指着陈妈妈,冷冷地说道。

    “老奴不敢。”陈妈妈低下头。

    “不敢,这府里的主子都被你欺负了个遍,还说不敢?来人,把黄三儿带上来。”听到黄三儿的名字,王氏和陈妈妈心里又是一惊,这黄三儿正是她们派去给马动手脚的,本来已经被遣出京了,怎么又回来了?

    “母亲,这是?”张厚被今天的事情已经搅昏了头,不知这人是做什么的,母亲唤他来有何用意。

    “一会儿听他说说,就知道你媳妇用的人是怎样神通广大了。”老夫人特意在你媳妇几个字上面加重语气,张厚听了面色阴沉了不少。在他看来女人有些无伤大局的嫉妒是没什么的,王氏一直以来都表现的不错,这次的事情要说与她没有半分关系,恐怕只能是痴人说梦了。

    帘子掀起来,两个粗使婆子推着一个满脸尘土,衣衫褴褛的小厮进来。王氏面上倒还罢了,心里却是暗暗叫苦。陈妈妈看着黄三儿更是惊惧,这要是将暗害二小姐的事情抖出来,老太太是绝饶不了自己的。

    老夫人并没有搭理黄三儿,而是端起茶碗,抿了一口茶水,似乎还在等待什么,其他的人自然也不敢吭声。没多长时间就听见外面的人说道:

    “回老太太,冯千带到。”老夫人听了说道:

    “让他进来。”张厚看时之间进来一位中等年纪,面色黝黑,身材粗壮的男人。那人进来低着头,直接跪下说道:

    “小人冯千,见过老太太、老爷、太太。”

    “起来吧。说说二小姐那天坠车是什么情况。”老夫人吩咐道。

    “是,小人那日奉老太太命伺候二小姐去护国寺祭祀。回来的路上,马跑的快了些,谁知道马突然惊了,这才会令二小姐出事。后来找到那马,小人在取辔头的时候,被什么扎了一下,仔细一看原是辔头上有一根细针。这马一直由小人经管,性子驯良,小人就怀疑这针是不是令马发疯的原因,但是又想这马就算是被针扎了,也不至于就会发疯。小人也就没有在意,可是没过多久,小人就觉得心跳加速,头疼,气都快上不来了。找大夫看时说是小人服用了乱人心智的药物,幸好量不多,才没有酿成大患。小人思来想去,那段时间没有乱吃什么,这是才想到那天被针划破了手,于是将那根针给大夫瞧了瞧,大夫说针上面涂的药物跟小人中的毒是一样的。”

    “行了,这可都听清楚了?”老夫人打断了冯千的话,对着张厚说道。张厚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必是有人看着琦玉不顺眼,这才出此下策。

    “母亲,这黄三儿?”张厚疑惑道。

    “你自己说。”老太太看向黄三儿。

    “小人的姑妈家跟陈妈妈是邻居,因此认得。那天陈妈妈突然来找小的,给小人五十两银子,还有一瓶药,让小人找机会将针扎在马辔头上,事成之后另给一百两,但是要小的尽快离开京城。小的与府里马房的人都熟,想着这事做起来很容易,平白就能的一笔银子,于是就答应了。”

    “可笑这一百两银子就能要了我张府小姐的命,可惜老天有眼!”老夫人冷冷瞪着陈妈妈说道。

    “你这狗奴才,还有什么话说?”张厚也气得够呛,毕竟这是张府的嫡女,更兼已经与国公府有了婚约,若是琦玉有个三长两短,到时候让自己怎么去面对国公府。若说前面知道梁姨娘的事情是陈妈妈指使,张厚还有心,看在王氏的面子上,放陈妈妈一马。但是现在他连王氏也有些怀疑,毕竟一个下人能有胆子做这些事情,若说没有主人的许可,的确是不可想象的。

    “老奴没什么可说的,都是老奴自作自受,与太太半分干系也无。”事到如今,陈妈妈只好将事情全揽到自己身上,只盼着王氏能看在自己一力承担的份儿上,关照下自己的儿子,自己也就能瞑目了。

    “夫人,说起来今日这事与你无关,但是管教不力却是不容推脱。”

    “妾身知道错了,以后一定好好管教下面的人。”王氏也跪下哭道。

    “罢了,你也莫要伤心了,这陈妈妈的事情你看着办吧。”王氏一听这就是张厚不容自己包庇陈妈妈,要她的命。而自己势必要照做,因为张厚对自己现在也已经有些疑心了,说不得只能舍车保帅了。

    老夫人听了,摇头叹息,这王氏娘家势大,又有陈妈妈挡在前面。自己费了这样大的力气,也只是把陈妈妈扳倒了。而这王氏吃了这亏,以后还不知会掀起多大的风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