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八十七章 得逞
    转眼之间,再剩下六七天,梁姨娘就能出月子了,她凝视着怀里幼小的生命,心里是满满的柔情,那饱满的脸蛋,酣睡的模样,让她不忍放手。一旁的李妈妈看着说道:

    “姨娘,让小少爷好好睡吧,您也该歇着了。养好了身体,才能给小少爷好好过个满月。”梁姨娘听说,才依依不舍地将孩子交给奶娘,然后对李妈妈说道:

    “不知道二小姐能不能赶回来喝满月酒,说起来泓儿也多亏了二小姐才能活下来,这恩情,我们母子不知道能用什么来偿还了。”

    “二小姐帮姨娘也不求什么回报,姨娘也不用放在心上。”

    “那怎么可以,我心里都记着呢。说起来二小姐这次真是因祸得福,出了那样的事情,竟得了长公主的青目。”李妈妈听了点点头,但是又有些黯然地说道:

    “唉,婚事上能顺遂些就好了。”梁姨娘听了,心中有愧,当时答应相助琦玉,但是到这最重要的关头,自己终究没能帮上忙,却还领了琦玉那么大的人情。

    “二小姐的事情,我也在老爷面前提过,奈何……”

    “姨娘的心,小姐知道,不会怪姨娘的。”李妈妈知道梁姨娘是真心的,因此也不忍她伤心。

    两人又闲聊了些时候,李妈妈安顿好梁姨娘,留下绿意值夜,自己也回房休息。睡到半夜的时候,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迷迷糊糊地只听见绿意的声音:

    “李妈妈,姨娘不好了!”李妈妈一个激灵就清醒了,赶紧穿好衣裳,打开门,只见绿意带着哭腔说道:

    “李妈妈,不好了,姨娘……姨娘她出血不止。”

    “什么?”李妈妈也是大吃一惊,这月子都快做完了,怎么会出血,她满腹狐疑地跟着绿意到了正房,床上的梁姨娘让李妈妈大吃一惊。

    梁姨娘的面色惨白,她看见李妈妈,如同见了救星一样,她用颤抖地声音说道:

    “怎么办,我会不会死?”李妈妈来不及回答,掀开被子一看,之间淡黄色的锦缎褥子已经被鲜血染红了,更令人恐惧的是,血还在不停地渗出来。

    “快去告诉太太请大夫,拿些草木灰来,再给姨娘把褥子换了。”一旁的绿意,鹊儿赶紧按李妈妈吩咐地去做。阎妈妈这是也得了信儿,进来就带着哭腔说道:

    “我的姨娘,这是怎么了?”李妈妈也没有理会她,同着桃花给梁姨娘换了褥子。一时,鹊儿拿了草木灰的垫子来,刚放到梁姨娘身下,就被殷红的血浸湿了,李妈妈也有些手足无措。正在大家不知所措的时候,张厚和王氏一起来了。

    张厚看见梁姨娘躺在床上,面如金纸,唇色发白,不停地打着冷战,哪有平时娇俏可人的样子,不由心里大痛。一叠声儿问道:

    “大夫怎么还没来,都是些死人不成?”王氏听了上前劝道:

    “老爷别急,这月子里有些反复也是常事儿。”张厚那里听得进去,但又不好反驳,只不理王氏。王氏讨个没趣,有些悻悻的,但是不经意间看见阎妈妈正给她使眼色,便知道自己期盼的事情已成,不由得心花怒放,连方才张厚对自己的冷落也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大夫来了,王氏回避到床后,张厚焦急地看着大夫,先诊了脉,又掏出银针在手上的几个穴位扎了几针,便焦急地问道:

    “怎么样?”那大夫摇摇头,

    “老夫扎了几针,暂时止了血。但是失血太多,恐怕是不行了,张老爷还是及早准备后事吧。”

    张厚一听,顿时觉得一阵眩晕,毕竟他对梁姨娘倒是真心喜欢,一时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他转头看向床上躺着的女人,似乎无法把她同那个柔美婉转的可人儿联系起来。

    扎了针之后,梁姨娘的出血止住了,但是现在也已经是气若游丝了,她伸出苍白无力的手,张厚一把握住。

    “老……老爷,卑……卑妾是不成啦,好……好照顾……照顾泓儿。”张厚强忍眼中的酸涩,点点头。

    “你放心,泓儿我会看着的。”梁姨娘听了张厚的话,似乎放下了所有的心事,头一歪,手无力地垂下来,就这样去了。

    “姨娘。”梁姨娘身边的几个人哭作一团。这时只听见一个清脆的声音,

    “老爷,姨娘去得不明白,请老爷为姨娘做主。”左右的人都被这句话惊呆了,甚至忘了哭泣。只见鹊儿越众而出,跪在张厚面前。

    “胡说什么?你可有凭证?”鹊儿磕了一个头,含着眼泪。

    “老爷容秉,鹊儿没有什么凭证,只是觉得蹊跷,姨娘前几日身子已经好得多了,怎么会突然出血,恳请老爷明察。”张厚看向大夫,那大夫想了想说道:

    “按理说月子里出现血崩之症,也不少见,可是这次甚是突然……,而且从脉象上看,病人似乎曾经用过活血的药。”张厚明白大夫所指,当即说道:

    “能否恳请老先生,查验一下她所用之物。”这大夫本不愿意,常年往来在这后宅之中,其中沟壑焉有不知之理。但是又却不过张厚的坚持,才勉为其难地答应下来。

    “那就权且看看吧。”

    回避在床后的王氏眼睛里如同要喷出火来,怎么每次都有这些上下蹦跶,让人不得安生的家伙,随即用眼神示意陈妈妈。

    外面绿意、桃花和鹊儿将这一天中梁姨娘所用之物,放在桌子上,以备大夫查验。大夫走上前,先用食指沾了一些的燕窝粥,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摇摇头,用帕子擦干了手。然后蘸了另一个碗里的药汁,放到嘴里尝了尝,也没发现什么。当检查到最后一碗汤药的时候,大夫尝了一遍,又擦干手,重新蘸了一点,细细尝了起来,然后指着这一碗药说道:

    “这药里有桃花粉,活血化瘀,是孕妇的大忌。但是独这一味,还不足以出现今日之险,可是老夫才疏学浅,不能辩其原因。”张厚听了面色阴沉,谢过大夫,就下令将伺候梁姨娘的丫鬟、婆子并阎妈妈和李妈妈一并关到偏院中。又令王氏安排人给梁姨娘装殓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