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八十六章 试探
    因为惦着荣华长公主的召见,第二天一早,琦玉急急起身,换好衣裳,墨香帮她梳了一个简单的发髻,便赶去见长公主。

    当琦玉到的时候,长公主才刚起身,她便静静地站在外面等候。长公主有心试试琦玉,在里面磨蹭了好一会儿,而且故意没有让宫女去安顿她。她在马姑姑的服侍下,慢慢吃了一碗燕窝粥,才起身坐在镜子前。马姑姑问道:

    “公主还和往常一样?”长公主喜简厌繁,平时梳头、穿衣甚是随意,今日因为要见琦玉,公主穿了挑金线的绫纱裙,上面是藕荷色的外裳,马姑姑拿不准公主的心思所以有此一问。

    “朝天髻。”马姑姑随侍长公主已经有二十年了,是长公主最为倚重的人,而且自从驸马去世以后,荣王又经常不在,因此两人除了主仆之情,更多的恐怕还是朝夕相处的那份亲情。

    “那个孩子还在外面站着?”长公主随意地问道。

    “是,动都没动,看着是个守规矩的。”马姑姑一手捋起一绺头发,一边说道。

    “要是被李翊那小子知道本宫这样欺负他的心上人,不知他会怎样闹呢。”

    “李二公子也不是不懂事的人,说起来这公主也是为了他好,不试试怎知这姑娘的品性如何?”

    “也就是你还知道本宫几分。不知道的,还以为本宫摆公主的架子,故意刁难她。”

    马姑姑给长公主梳好了发髻,取出一支累丝金凤钗插在上面,左右各插两只红宝石的金步摇。长公主端详了一会儿,才扶着马姑姑的手,站起来走到外面,才让宫女宣琦玉进来。

    由于琦玉以前在山东的时候,经常被罚跪,因此长公主故意让她站这么长时间,并没有给她造成什么影响,这许是那段生活给予她的恩惠吧,琦玉自嘲地想到。当她进到内室的时候,发现长公主的装束与昨日相比有了很大的不同,因此赶紧上前大礼拜见。

    长公主受了她的礼,吩咐平身之后,说道:

    “你也真是个实心的孩子,坐在里面等也就是了,在外面站了那么长时间,可怜见儿的。”

    “小女子有幸侍奉公主,并不觉疲累。”

    “嘴倒巧。昨儿也没细问你,你父亲是?”

    “父亲现任工部侍郎。”

    “母亲是?”

    “小女子母亲已经过世,继母是王大学士之女。”长公主听了也有几分恻隐之心,毕竟幼年丧母,人生大不幸也。

    “可曾议亲?”琦玉闻言有些害羞,但是她也不是那些矫揉造作的女子,于是回道:

    “正在议亲。”

    “那你与一个陌生男子独处一夜,有些不妥吧。”琦玉听了心里一紧,不知长公主这样问是何用意,但她还是决定据实以告,于是跪下说道:

    “启禀长公主,李公子对于小女子来说,并非是全然陌生,之前李公子已经两次相救小女子,在小女子的心目中,李公子是小女子的救命恩人。因此这次遭遇不幸,被他相救,实在是感激不尽。”

    “原来你们竟还有这种际遇。”长公主也没想到,李翊和琦玉二人居然之前已经有了渊源。

    “那你就没想一想,你正在议亲,若是被他们知道了,你又如何自处?”

    “小女子问心无愧,若是他们不肯相信,也只好听之任之。因为当时天色已晚,境况未明,小女子也不可能让李公子冒着危险,再去以身犯险,他毕竟是小女子的救命恩人。”

    “哪怕是亲事告吹,你也不惜?”长公主追问道。

    “是,李公子于小女子的救命之恩已经是无以为报,怎么能为一己之私,置恩人于危险的境地中。”

    “到还当得起一个义字。”长公主点点头,看着跪在下面的琦玉说道:

    “与你议亲的是哪家?”

    “这个……”琦玉有所犹疑,毕竟现在两家尚未下定,自己贸然说出来,实在有些不妥。

    “你放心,本宫只是问问,不会说出去的,毕竟这也是未成之事。”琦玉听了,不敢隐瞒。

    “是齐国公府二房。”

    “原来是他家。倒也算不上多好,现下本宫这里倒有一门好亲事,想说与你。”长公主盯着琦玉的眼睛,嘴角微微翘起,泛着意思不易察觉的嘲讽。

    “公主,小女子已经议亲,况且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小女子不敢有违。”琦玉说完向长公主磕了一个头。长公主唇边的笑意加深,

    “要是本宫这门好亲事是指李翊呢?你还会拒绝吗?”长公主看着琦玉的脸,不放过上面一丝一毫的变化。她看到琦玉的眼睛中,闪过一丝希冀亮光,但是转瞬即逝,让人怀疑它的存在。

    其实琦玉听到这句话时,真想顺着自己的心意答应下来,她曾经幻想过的美好的生活,现在是那样触手可及。但是终于理智战胜了情感。她清楚父亲不会那样轻易放弃国公府,但是有了长公主的说项,父亲必会动心,但她不愿意让她与他之间,存在什么利益关系,与其如此,她宁可将那份刚刚萌生的感情扼杀掉,只在内心深处保留那一份美好。

    “公主,小女子的亲事,父母已经与那家有口头之约。人在世间,信义二字最重,小女子不愿意做那背信弃义之人。辜负公主美意,小女子愧不敢当。”

    “起来吧,赐坐。”琦玉微微的惊异地看着长公主,按理说拒绝了长公主的提议,她应该恼羞成怒才是,怎么反而会这样和颜悦色。长公主见了琦玉的样子,说道:

    “别放在心上,本宫只是试探你一下,看看你值不值得本宫出手相助。”琦玉这才恍然大悟,但是心中又有一些小小的惆怅,原来不是他的心意。

    “本宫早先听说你与李翊在外独处一夜,对你的品行颇有微词,但是这一见,倒消了本宫的疑虑。你就放心在这里住几天,对外就说是养伤,等伤好了再回去。”琦玉心急祖母,恨不能早些回家,就站起来说道:

    “公主,小女子身上无伤。”长公主听了,笑着摇摇头,

    “还以为你是个精细的人儿,倒还不及翊儿,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怎么会没有伤,别人问起来,你怎么说?”琦玉听了这才想起当日全靠李翊相护,自己才能毫发无伤,可是当时情景又怎能为外人道,不禁涨红了脸,向长公主行礼。

    “请公主恕罪,小女子疏忽了。”长公主笑笑说道:

    “既然要在这里住几日,也就不用如此多礼了,以后每天来陪本宫说说话儿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