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八十五章 衣服
    却说琦玉拜见长公主的时候,李翊已经离开了公主府,他知道长公主这人说到做到,应承了的事情不用担心,于是就先回府一面换衣裳,一面也怕母亲担心,毕竟这样没打一声招呼就一夜不归,从来也没有过。

    石氏见儿子一晚上未归,也很担心,一早上就遣人来问。奈何李翊有事不喜欢跟身边的人说,服侍的人也只知道昨儿李翊去找护国寺的广慈大师下棋去了,但是为何一夜未归就没人知道了。

    后来又有人禀报二少爷的马回来了,但是仍然不见二少爷踪影,石氏不由得心焦,有心要去找国公爷帮忙找找李翊,又怕给儿子惹上什么麻烦,而且最近没了世子李端的消息,齐国公和连氏的心情都不太好。

    石氏耐着性子等到中午,正准备去见齐国公,就听见有人说二公子回来了。李翊换了一身衣裳,赶紧来见母亲,他也不敢将实情告诉母亲,只说是晚上喝多了些,在朋友的别馆里住下了,没来得及告诉母亲。石氏看他的样子,脸上尚有蹭破的地方,知道他的话信不得,但是儿子大了,自己也不能事事追问,况且他一直是一个知分寸的孩子,当下也未多说,让李翊赶紧回去休息。

    石氏等李翊走了,命人熬了汤给李翊送过去,没想到丫鬟回来禀报说二少爷又出去了。

    石氏无可奈何地摇摇头,也不去管他了。

    原来李翊回到房中,想起长公主府中,荣王尚未娶亲,哪有年轻姑娘的衣裳,即使有长公主年轻的衣裳,恐怕琦玉穿了也会越制,于是暗骂自己粗心,赶紧骑马出府,直奔街市上的成衣铺子而去。

    李翊到底是年轻男子,脑子一热就出来了,可是到了城中一看,才傻眼了,哪有一个男人家去买女装的。又想着琦玉,只能硬着头皮,找了京城中最大的成衣铺子进去。那掌柜的一见进来一位华服公子,赶忙上前招呼。

    “不知公子需要些什么,小的店里东西最是齐全。”掌柜热情的口气,倒是消除了李翊的尴尬。他说道:

    “在下要给妹妹买几件衣服,将你们好的货色拿出来看看。”

    “好说好说。”掌柜一边答应着,一边命小二将店里的东西拿出来让李翊看。李翊大概看了看,都有些瞧不上眼,就有些不耐烦。

    “怎么就这些东西,没有好些得了?”那掌柜一听李翊的口气,眼珠子一转连忙说道:

    “公子不知,这店里倒还有好东西,只是那价钱高的离谱,就没敢拿出来。”李翊一听说道,

    “既有好的,怎么不拿出来?怕爷付不起钱?”

    “不敢不敢。”掌柜给小儿使眼色去拿东西。一会儿,小二又拿了几件衣服出来。掌柜的介绍到:

    “也请看,这是上好的绡纱制的,不是小的夸口,这种料子就是跟进上的比也不差什么也就是小店有这种东西。”李翊看时,果然轻薄柔软,样子也简单,甚合心意。凭着他与琦玉的几次见面,发现她总是喜欢素色的衣衫,于是选了浅黄色,浅蓝色等一共四套衣服并帷帽等物,付了帐骑马直奔公主府而去。

    公主一听说李翊又来了,不禁很是诧异,奇怪他为何去而复返。等到见了李翊,听了他的来意,公主简直是哭笑不得,

    “怎么,翊哥儿,害怕我堂堂公主府给她找不着一件衣服,这么眼巴巴的送来?”李翊听了也有些不好意思,随即躬身施礼:

    “小子怎么敢,只是恐怕麻烦了公主殿下。公主殿下肯帮这个忙,小子已是感激不尽,不敢再给公主添麻烦了。”长公主听了笑道:

    “说到底还不是怕委屈了人家。也罢,可怜你一片真心,马姑姑,帮他送过去吧。”

    “多谢公主殿下。”李翊大喜道。

    “要不要再让你二人见上一面?”

    “这倒不必,毕竟不太方便,还有……”说着李翊又从衣袖中掏出一个瓶子,

    “这是碧玉凝香膏,活血化瘀最好,烦请马姑姑一并送给她。”公主听了又气又笑,

    “还有什么一次说出来吧,实在不放心就接到你们府里住吧。”李翊红着脸,

    “不敢,不敢,小子先告退了。”

    李翊走了之后,荣华长公主笑着对马姑姑说道:

    “没想到这李翊竟然是个痴情种子,对那女孩子这般用心,先本宫听到京中传言,还以为这家伙是国公府的异数,没想到真是一物降一物呀。你去把东西拿过去,顺便告诉她,明儿一早上到这里来,本宫倒想见识一下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奇女子。”马姑姑答应着就下去了。

    琦玉已经睡下了,听到马姑姑来了,赶忙要起身迎接,马姑姑止住了她,只说是送些东西,不用多礼,琦玉方才做罢。及至听到马姑姑说这些东西都是李翊送来的,琦玉不禁大惊,还想着再见不着了,他却给自己这样一份礼物。马姑姑告退后,墨香将那个白瓷瓶子打开,顿时一种清香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待墨香将那深绿色透明的药膏给琦玉涂在脚上,顿时一阵冰凉的感觉从脚上传来,原先那种有疼痛的感觉一下子被缓解了。

    “这是碧玉凝香膏吧,可是个金贵的东西,听说是内造之物,连公主府都不多呢。”

    尽管身体已经十分疲惫,可是琦玉却再也睡不着了,她盯着床顶上的雕花,脑子里一片混乱。为什么他对自己这么好?当日相救自己,已经是大恩大德,可是却考虑到名节问题,将自己送到公主府,现在有这么细心的送来衣服。难道是喜欢自己……琦玉马上打断这个念头,就算他对自己有什么,她却已经同国公府有了婚约,虽然尚未纳采,却已是板上钉钉。

    她从来没有渴望被一个人喜欢,拥有郎情妾意美满的姻缘,那种事情哪怕在自己的内心最隐秘的角落都不曾有过,她只是想有个普普通通的家庭,相夫教子平平淡淡的过完一生。因此即使当她坠车的时候,她都没有什么遗憾,这样死了也就一了百了,不用麻烦了。

    可是现在当她在黑暗中触摸着那柔软的衣衫,想起在坠崖时,他对她全力地保护;想起在马车中,那个突然却温暖的拥抱,她头一次想拥有这种被人呵护的感觉,可是那种幸福与她的距离是如此遥远。不知不觉的,一颗眼泪从眼角滑落,落在腮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