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七十九章 生产
    孙妈妈同着李妈妈到到梁姨娘院子的时候,王氏和张厚已经在正房里等着了,他们拜见了张厚夫妇,说明来意。李妈妈注意到王氏的嘴角明显抽了一下,眼中射冷冷的光芒看向自己。张厚听了梁姨娘的惨叫,早就心疼得不得了,于是问也没问王氏就让她们赶紧进去。

    产房设在正房旁边的小隔间里,一掀帘子,一股浑浊的味道就冲进鼻子,孙妈妈不由自主地的皱了下眉头。阎妈妈正在梁姨娘的身边给她喂着药,突然看见这两个人,手不由的抖了一下,把药险些泼出来,这一幕被李妈妈尽收眼底。

    孙妈妈示意李妈妈去喂药,自己拉着阎妈妈问梁姨娘的情形。李妈妈走上前,接过阎妈妈手里的碗,顺势闻了一下,发现只是一般的催产药,应该没有什么。

    躺在床上的梁姨娘看见李妈妈,紧张的神情顿时放松下来。李妈妈笑了笑,用眼神示意她不用担心,一切有自己,梁姨娘见了眼中充满感激的神色。

    “姨娘怎么样了?”孙妈妈问道。孙妈妈是老夫人身边第一个得力的人,阎妈妈自然知道,当下恭恭敬敬地答道:

    “好着呢,胎位正着,等宫口开了,就差不多了。”

    “那就好。”

    “孙妈妈要不外边坐着歇歇,估计还得有一阵子。”阎妈妈讨好地说道。

    “什么话,老夫人不放心,让我们过来看着,我们做奴才的哪里能去歇着,你也是糊涂了。”孙妈妈严肃的说道,阎妈妈听了也不敢吭声,心里只焦急一会儿怎么下手。本来想着这事神不知,鬼不觉的。自己也能得了天大的实惠,却没想到这关头杀出这两个程咬金,真真倒霉。

    梁姨娘虽是头胎,却是极顺,不多会儿功夫,她的肚子剧痛,稳婆一看,宫口已开,都能看见孩子的头了。当下赶紧指挥梁姨娘用力,梁姨娘控制不住叫起疼来。

    外面的张厚听了,再也坐不住了,站起来背着手走过来走过去的,脸上一派焦急的神色。一旁的王氏早已是又嫉又妒,自己生潇哥儿的时候,他也没这么紧张吧。于是王氏说道:

    “老爷,坐下等吧,妾身都被老爷转得头晕了,梁姨娘福大命大没事的。要不,老爷进去看看?”张厚听了,知道王氏不高兴,自己的确有些太着急了,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嘿嘿两声重又坐下。

    又过了一段时间,伴随着梁姨娘一声大叫,传出稳婆的声音

    “出来了,出来了。”

    孙妈妈也赶紧上前,看着稳婆伸手将孩子嘴里的秽物掏干净,拍了下屁股,孩子竟然还是没有哭。一会儿就见孩子的脸憋得青紫。孙妈妈示意李妈妈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李妈妈上前接过孩子,仔细看了看,就让孩子趴在自己的胳膊上,手上用力拍着孩子的背,没想到一会儿,从孩子嘴里竟然掉出一个小药丸子。瞬间孩子就大哭了出来,孙妈妈一脸铁青的捡起那个药丸,一边的稳婆更是吓得面如土色,浑身筛糠似的抖个不停。

    李妈妈赶紧给孩子清洗干净,用包被抱起来。这时再看榻上的梁姨娘,面色苍白,已然昏过去了。才刚大家都着急看孩子,没顾上她,只有阎妈妈在照顾她,谁也没有注意阎妈妈偷偷的将什么东西放进了梁姨娘的身子里。孙妈妈示意李妈妈上前照顾梁姨娘,又跟她耳语一番。自己抱着孩子,又命一旁的婆子,押着稳婆,往正房而来。

    张厚听见婴儿的哭声喜不自胜,王氏则是面色一变。裴妈妈进了屋子,看着张厚说道:

    “恭喜老爷,添了一位小少爷。”张厚乐呵呵的上前,接过裴妈妈手里的婴儿。

    “去给老太太报喜。再传我的话,给院子里每人加一个月月钱。”孙妈妈看着张厚高兴地样子,又向张厚道:

    “二老爷,老奴还有一事禀告。”

    “说。”孙妈妈摊开手中的药丸,又指了指一边跪着的稳婆,

    “她将这个喂给小少爷,小少爷差点没命,幸好及时发现。”

    “老爷,太太,小人冤枉,这是小人家传的药,吃了身强体壮,最适宜刚出生的小孩儿的。”那稳婆哭诉道。

    “去请大夫。”张厚说道,刚沉浸在中年得子的喜悦中,却马上又要面对这许多事情,他不由得烦躁起来。

    “老爷,李妈妈熟悉药草,让她来看看就知道了,不用请大夫了。”裴妈妈在一边说道。

    “那就快让她来。”张厚不耐烦地说着。一旁的王氏听到李妈妈几个字,眼睛都要射出火来了。

    又是这个李妈妈,琦玉怎么这么阴魂不散,上一次放药包的事情可能就出了问题,怎么这次还是栽在她手上。这个丫头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不要命了,不妨就成全她一下。

    李妈妈进来,张厚指着那颗药丸说道:

    “仔细看看,什么做的?”

    李妈妈拿起药丸,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说道:

    “启禀老爷,这个丸药由何种药材制成,老奴说不全,但是有一样一定不会错,就是松花粉。这东西对成人没什么,但是却可以诱发哮喘,对小儿来说,就会呼吸不上来。”那婆子一听顿时收声,不敢再吭气。

    张厚听完,脸色大变,指着那个稳婆说道:

    “好你个猪狗不如的东西,竟敢谋害别人子嗣,快说是谁指使你的?不说的话,送你去见官!”

    “老爷,冤枉呀,是街口的张三给了小人十两银子。”那婆子叫喊着,张厚听了直接说道:

    “捆了送官。”然后又吩咐管家去找那个张三。

    王氏面上一片坦然,这个稳婆的事情她早已做得万全,中间人已经被她安置好了,怎么也不会扯到她身上。当下她也装作震惊的样子,恨恨地骂道:

    “幸亏老天有眼,被及时发现了,哪个没良心的狗东西,做这样下作的事情。还不快把她拖出去。”张厚看了一眼李妈妈问道:

    “你在老太太跟前当差?”

    “回老爷,老奴在二小姐院里当差。因为略通药草,老太太命老奴过来照应。”张厚一听是琦玉,心中对琦玉倒是有几分满意。

    “嗯,好好,这些日子,你就呆在这边伺候梁姨娘,要是差当得好,亏不了你的。玉姐儿那边,先找其他人补上。”李妈妈尽管心中不情愿,但也不敢拒绝,只得答应了。

    李妈妈在梁姨娘的院子里安顿下来,因为曾经的关系,梁姨娘对李妈妈是信任有加,阎妈妈倒靠后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