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七十六章 决定
    自从琦玉得知张厚已经改变了主意,不再送她进宫选秀,她就开始专心过她的小日子,除了陪伴老夫人就呆在自己的院子里,弹弹琴,写写字,没事儿了和丫鬟们玩笑几句,难得过了一段舒心的日子。

    这一天,琦玉正在帮着老夫人抄佛经,就听见秋燕的声音在屋外响起,

    “小姐,小姐。”琦玉以为出了什么事情,赶紧放下笔,站了起来,就看见秋燕,满脸通红,站在那里直喘着气儿,琦玉见了说道:

    “何事如此惊慌?”

    “小姐,恭喜……恭喜小姐。”一边的秋霜问道:

    “恭喜什么?”琦玉有些纳闷。

    “杨公子来提亲了?”琦玉一时没有反应上来,说道:

    “哪位杨公子?”

    “就是山东的那位杨公子。”这时李妈妈端了一碗燕窝正迈步进来,听见杨公子几个字,顿时说:

    “怎么啦?”秋燕这时已经缓过劲来,慢慢道来事情原委。

    “就是山东布政府的杨公子,曾经救过咱们小姐的那位,也就是今科的探花郎,托了平凉侯夫人向小姐提亲来了?”

    “此话当真?”李妈妈喜形于色。

    “当真,才小姐差我到正德堂去送炒好的经书,红绡姐姐亲口说的,这会儿老太太、大太太和二太太还在堂上陪着平凉侯夫人呢。”

    “阿弥陀佛,我们小姐可算是熬出头了。”

    “我再到前面去看看。”说着秋燕又急火火地出了院子。李妈妈看着琦玉,脸上笑的像开了花儿一样。琦玉被李妈妈看的不好意思,借口还要抄经转头回了内室。可她坐在那里,心里却有淡淡地喜悦,想起当初在自己最危难的时候,是他数次伸出援手才令自己逃过一劫,难道那个时候就注定了两人的缘分。她知道杨熙可以算得上金龟婿了,一切真会这样顺利吗?

    没多大功夫,秋燕又跑了回来,秋霜一见迎上去问道:

    “这么快就回来了,我还想着你不知又去哪儿疯了。”可是秋霜说完发现秋燕的表现却不同于上次兴奋的表情,只见秋燕有些傻傻地说道:

    “又有人提亲了!”

    “啊?”秋霜和李妈妈也大吃一惊。

    “这次又是谁家?”

    “齐国公夫人亲自来的,说是要给她的侄儿提亲。”琦玉虽然身在内室,可是“齐国公夫人”几个字令她面上的血色退了个干净。她当然记得当初在平阳侯府,故意将自己的见面礼和琦芸的给的一样,明明白白表示对她的不屑。这平白无故的提亲,不知道又唱的哪出戏?

    “那老太太怎么说?”李妈妈急急问道。

    “这却不知,我的了信儿就赶紧回来了。”屋子里的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得目瞪口呆,不知如何应对。

    与此同时,老夫人那里也是一样。虽然用考虑一下暂时敷衍了两位,但是这个结终是没有解开。从老夫人心里,她当然更中意杨家,毕竟杨家的那个小子救过琦玉,也可能就是从那时候起,对琦玉倾心。可是国公府又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存在,不是他们这种人家能随便得罪的。但是国公府总有王氏的影子,让人不能放心。想到这里,老夫人唤过孙妈妈如此这般嘱咐了一番。

    晚上张厚回来的时候,去给老夫人请安,得知了此事,也觉得难以抉择,只能说先打听打听,再做定论。和王氏回到房中,夫妻二人坐在灯下,开始商量这件事。王氏先开了口,

    “不知老爷的心属何人?”

    “正是不知,才难决定。夫人主意如何?”

    “依妾身想倒也不难,明摆着国公府肯定比杨家好。”

    “何以见得。”

    “这其一,国公府的荣华富贵,玉儿一辈子都不用愁了,肯定是锦衣玉食的生活。”张厚点点头,示意王氏继续说。

    “这其二,齐国公是当今最信赖的臣子,我们能攀上他家,可不是给张家多系了一层保险。”

    “可是这个李二公子是国公府二房的,有没有助力很难说。”王氏笑了笑,

    “这其三嘛,也就只有妾身知道了,齐国公府人丁单薄,国公爷对这个侄儿视如亲子,一般的人家儿还看不上呢。”

    “竟有此事。”张厚追问道,眼中充满了期待。

    “要若不属实,妾身也不敢说这个话呀。”

    “不过那杨熙也是个好的。”张厚有些惋惜地说道。

    “我倒是看上杨家的女儿,要是说给潇哥儿倒也不错。”张厚听了笑笑,要是让杨夫人知道,没有说到咱家女儿,反而让人惦记上她家女儿,该悔死了。王氏听了也笑笑,然后又说道:

    “老爷,还有一事,妾身不知当不当讲。”

    “但说无妨。”

    “妾身恐怕老太太那边,会跟老爷想的不一样。毕竟杨家那孩子有功名在身。”

    “老太太有时也是太惯着琦玉了。不过说到底我们才是玉姐儿的父母。”听到这句话,王氏才放了心,暗道那个小妮子再蹦跶还不是攥在我的手心里。

    同时不平静的还有杨府,杨夫人得知平凉侯夫人带回来的消息,马上找来杨熙。

    “熙儿,亲事恐怕不成了。”杨熙马上问道:

    “为何,难道被拒绝了?”

    “那倒不是,今天国公府也去提亲了?”

    “那个国公府?”

    “齐国公府。”杨熙一听顿时呆住了。

    “是给国公世子?”

    “不是,是给国公府二房的长子。”杨熙一听国公府二房长子,头象是被重锤击中一般,二公子不就是李翊。瞬时,那天在船上的情景一下子涌入脑海。李翊为什么会问那么许多关于张府的事情,原来不是无意而是有心,他也钟意她。他定了定神,

    “张府的意思?”

    “张府的态度重要吗,齐国公府不是我们能惹得起的,还是算了吧。可能你们没缘分。”

    “不行!”

    “不行,难道你要将国公府彻底得罪,拉着我们整个杨家吗?”

    “母亲。”杨熙痛苦地说道。

    “再等等张府那边的答复,可以吗?”杨氏看着儿子的样子也不忍心,只好点点头。

    “就在等两天,国公府如果还坚持,我们就只好退出了。以现在的情形,你父亲也不会同意这门亲事的。你别抱太大的希望。”

    听到这个消息后,李翊的第一反应居然是侥幸,幸好没有落在杨熙后面。但是怎么能保证娶到想要的女人,还要费一番思量。他沉思良久,出府直奔福王府而去。

    走在路上,他都还奇怪自己的决定,在别的事情上,他从不屑于去和别人争什么。但是为什么这件事他就是不愿退让,甚至不惜使用手段。不过多年之后他回想自己当时的决定也没有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