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七十四章 欢喜
    自从那日与母亲争吵之后,杨夫人到再也没有提过此事,杨熙也表现的与平日无异,但是母子俩儿都清楚,这种表面上的和气到底是有了裂痕,与过去不同。

    尽管遭到了母亲强烈的反对,他还是没有放弃的打算,于是他向父亲写了一封信,直陈自己的想法。他不知道结果是什么,可能是引得父亲勃然大怒,对自己叛逆的行为失望透顶,也可能会有奇迹。

    这段时间,为了能够尽量少面对母亲,杨熙总是出门很早,回来很晚,不是多找些事情,借口留在翰林院中,就是和一班朋友、同僚相聚。

    杨熙不知道自己在等待父亲来信的这段日子里是怎么度过的,焦急、忐忑、恐惧,期待各种不同的心情交织在一起,让他几乎不能承受重压。

    杨夫人看在眼里,也暗暗担心杨熙,有些后悔那日自己的态度过于强硬,但是她又不愿妥协。她也知道杨熙给父亲送了一封信,并没有派人阻拦,也许母子俩儿都需要一个借口。

    终于有一天,杨大人的回信到了,看了信的杨夫人终于松了一口气,但同时又怀着深深地失望。松气的原因是,这样的结果是儿子乐意看见的,母子关系又会回到从前;失望的是终是没能如愿给儿子找一个名门贵女。

    杨熙回来的时候天已经晚了,他走到母亲院子里去请安,却发现母亲并没有像平常一样准备就寝,而是正坐在那里等他。

    “你给你父亲写信了?”杨夫人劈头就问,杨熙一下子愣住了,心跳加速,不知道母亲到底发现了什么。

    “胆子倒是不小,偷偷向你父亲告状,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做母亲的?”

    “母亲,儿子……”

    “不必多说,自己看去。”杨夫人递给他一封信,生硬地说道。

    杨熙看见信封上熟悉的笔迹,有些害怕那里面的结果,接过信时,手竟有些微微地颤抖。杨夫人看见儿子的样子安安好笑,但是面上还是绷得平平的。

    当杨熙好不容易将信取出,仔细看完,他还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觉着像做梦一样,又仔仔细细看了一遍父亲写的那提亲二字,才觉得有一种喜悦在胸膛中漫开。

    杨夫人看着儿子傻傻的样子,有些生气,看样子娶了媳妇忘了娘也指日可待了。

    “这回你可高兴了?”

    “母亲,是真的。”

    “我倒希望是假的呢。”

    “母亲,那什么时候去张府?”

    “没见过你这么性急的,这总要从长计议吧,还得找媒人什么的,哪能这样急头巴脑的去。”

    “是,是儿子……”

    “太兴奋了,是吧?”杨熙连连点头,看惯儿子老成稳重样子的杨夫人无奈的摇摇头。

    这日休沐,福王邀朋友包了一条画舫游湖,杨熙自然也在其列。船上自少不了美酒佳人,由于今天请来了京城名妓,也就是传说中,与李翊相好的梨落姑娘,大家便都在打趣李翊,李翊倒也不以为意。杨熙心中有事,看见这里闹哄哄的有些憋闷,于是就出了房子,向到了顶层的甲板上,心想以后这样的场合再也来了。

    甲板上习习凉风,看着碧绿的湖水和岸边的依依垂柳,让人心旷神怡。就在这时听见一声:

    “杨兄,一个人在此逍遥?”杨熙转头一看,原来是李翊站在楼梯口,手里还拿着一个酒壶,和两个杯子。

    “子非,怎么上来了?”杨熙觉得李翊和那个梨落根本没什么,因为他觉得凭李翊的眼光根本不可能看上那种姑娘。至于大家口中的传说,只是他懒得解释才会造成。

    “来,喝酒。”李翊并未回答,而是走到边儿上的一个桌子旁坐下,杨熙也跟了过去。

    “杨兄怎么不在下面喝酒,一个人跑上来,难不成有什么心事?”

    “没有,只是下面人多,有些发闷,上来透透气。你呢?”

    “也是如此。说起来,小弟还要向杨兄道歉,那天在护国寺把杨兄一个人撇下。”李翊说道。

    “你我兄弟,那用如此,何况你有急事。”

    “杨兄好像跟那天的张公子很熟?”李翊又问道。

    “张兄弟与我在山东的时候与我有同窗之一,张大人时任同知,与我父亲有同僚之谊。两家也多有来往,因此相熟。”

    “原来如此,那他们怎么会在京城,难不成是探亲?”李翊想了想又问道:

    “那倒不是,他们原本就是京城人士,这次张大人调任工部侍郎,因此举家进京。”

    “哦,原来如此。”

    “没想到子非对他们倒有兴趣。”杨熙随口一说,但是听者有心,李翊面上却有些不自然,暗自庆幸杨熙并未留神他。因为他今天的确存了心想向杨熙打听那位姑娘的消息。

    “只是那天见那姐弟二人举止、谈吐不凡有此一问。”

    “不错,而且那位张小姐琴艺高超,极是不凡。”李翊听了,心中一紧,居然关系这般亲近,还听过她弹琴。杨熙看着李翊有些惊愕的样子,也有些后悔,一个外姓男子听过闺阁小姐的琴声,这对琦玉的名声有损,于是补充道:

    “也是很偶然在张兄弟的书斋里,刚好碰到她们上琴课。”这个解释让李翊也是心放下了一大半,他打了两个哈哈,决口不再提这个话题。没想到杨熙却说道:

    “多亏子非那日救了张小姐,否则,她是个挺可怜的姑娘。”这句话又一下子引起了李翊的注意力,他有些奇怪地看着杨熙,在他看来那个姑娘落落大方,看上起温柔可亲,怎么会可怜。

    “张小姐的母亲早已离世,现在是她的继母,这些年应该挺不容易的。”李翊一听,颇有些同病相怜的感觉,自己父亲早逝,依附于伯父生活,那种寄人篱下、小心翼翼的生活他是感同身受。

    晚上回到府中,李翊照例去拜见母亲,石氏一见李翊就说道:

    “怎么这么晚回来,母亲有事情和你说。”

    “什么事情,这么着急?”

    “说出来你可能有不爱听,不过这一次是你伯父亲自来的,可能不好推脱。”

    “母亲但说无妨。”

    “是这样,你伯母给你说了一门亲事。”听完这句,李翊的脸色就不对了,石氏叹了口气说道:

    “说起来,你的年纪也大了,该是成亲的时候。但是母亲知道你的心思,不愿意你大伯母说的亲,但这次母亲觉得这个姑娘应该好不错,否则你伯父也不会亲自来说。”

    “母亲,还是回绝了吧!”李翊打断了母亲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