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七十一章 两边
    杨熙回到家中,心中还是久久不能平静,又一次见到自己心仪的女子,让他再也忍耐不住,决定向母亲坦承一切。

    杨纹这时候正在杨夫人的房中,看见杨熙进来,母女俩都很高兴。杨熙终于鼓起勇气,但却不知如何开口。到底是知子莫若母,杨夫人看着杨熙的样子就知道他有话要跟自己说,于是先让杨纹回自己院子去。杨夫人看着儿子,等待他说话,可是杨熙还是半天没吭气。

    “熙儿有什么话要跟母亲说?”杨熙听见母亲问他,连顿时就红了。连舌头都打起了结。

    “这,这个。”杨夫人听了一笑,

    “上次母亲问你,有没有看上的姑娘,你只推脱,现在可以告诉给母亲了吧。”杨熙点点头,

    “是母亲认识的?”杨熙又点点头,杨夫人看着儿子羞赧的样子,十分好笑,但又更是好奇,哪家的姑娘能让儿子这样。

    “是谁家的姑娘?”

    “是,是原来张同知府的小姐。”杨夫人心中一喜,

    “是张家二小姐琦娇?”

    “不是,不是,是大小姐琦玉。”

    “琦玉?”杨夫人听了,半响没有作声。对这个女孩子,她可是印象深刻,当时差点嫁给自己侄子的那位。她的第一反应是不行,所以马上说道:

    “不行!”

    “为什么不行?”杨熙不甘心地问道。

    “她配不上你!”杨夫人又想起当初自己儿子破坏侄子的好事,难道那个时候,他已经被这个狐狸精迷上了?

    “儿子觉得她很好。”

    “熙儿你说实话,是不是你表弟来的时候,你就已经看上哪个姑娘了,所以才会打晕你表弟?”

    “是。”杨熙直承。

    “好好,没想到你竟然也会骗母亲了,居然是为了那样一个臭丫头。”杨夫人的语气一下子变得很是严厉。

    “小小年纪不学好,竟然学会**人了,真是恬不知耻!”

    “母亲,她没有**儿子,她是个好姑娘。”杨熙也生气母亲用这样词语形容琦玉,愤愤地说道。杨夫人知道儿子是个倔脾气,于是口气变得婉转一些,

    “熙儿,就算她是一个好姑娘,可是你现在才刚刚步上仕途,她那样的身份,对你能有什么助力?”杨夫人企图从仕途上来打消杨熙的这个念头。

    “母亲,儿子可以靠自己,不需要什么人的助力。”

    “笑话,你看见你父亲了,多少年不动窝儿,整日里小心翼翼唯恐得罪那起京官,可是你看张老爷,这一次直接升成了工部侍郎,正四品。要是朝中无人,哪能如此顺利?熙儿,母亲不希望你像父亲一样。找个有背景的岳家,凭你的才学,定能平步青云。”

    “母亲,父亲不是还让儿子向张大人学习为官之道吗。那这个岳家……”

    “这大小姐和二小姐可不是一个亲娘,你不知道吗?就算是一个岳家又怎样,得到的助力肯定不相同。你连这道理都不懂吗?”

    “儿子希望凭一己之力,不想依靠他人。”杨夫人见总与儿子说不通,索性撂下一句狠话,

    “总之一句话,娘不同意。”说完生气的走进后堂去了,这还是第一次杨夫人对儿子不满意。

    杨熙一个人呆在外间,他没有想到母亲是如此的强硬,一向对他言听计从的母亲,怎么会这样强烈地反对,一下子撕碎了他的美梦。他慢慢站起来,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到外面。他的小厮庆平一见他这幅样子,大吃一惊

    “大少爷,你怎么了?”他印象中的少爷一向是行至有度,哪像今天这样失魂落魄,意志消沉。

    杨熙摆摆手,慢慢回到自己的院子。他和衣躺在床上,遣退了所有的下人。原本以为,考中了进士,他能对自己的亲事说上话,能有一些筹码争取自己喜欢的姑娘,可是什么用也没有,一切还是要以利益为先。他难道就这样放弃吗?他舍不得,尤其是今天刚刚见过琦玉,虽然发髻有些散乱,衣衫有些污迹,可是在他的心目中,她还是那么温柔可爱。他该怎么办?

    国公府李翊的院子里。李翊从外面一回来,去见母亲,却听说母亲在佛堂,于是就先回到自己屋子。他不喜欢丫鬟服侍,因此院子里一应都是小厮。瑞儿上来帮着他脱去外衣,却有一个东西掉在地上,瑞儿连忙想弯腰捡起来,却被李翊抢先捡了起来,原来是那个水晶兔子。幸好地上铺着厚厚的毛毯,才没有摔坏。瑞儿道:

    “是这么个东西,看把少爷急的什么似的,平常那些个贵重东西碎了多少,也没见您眨下眼睛。”

    “你懂什么,退下。”李翊不满瑞儿的话,呵斥道。瑞儿平日在李翊面前玩惯了,当下也不害怕,还做了个鬼脸走了。李翊拿着那个小兔子,踱到了软塌边儿,坐下细看。其实很是平淡无奇,她为什么喜欢这个,看她的样子也是官家小姐,穿戴也是不凡,对于这么个小玩意却很上心,难不成她是肖兔的,那今年有十四岁了,看她的打扮应该还没有说亲吧。

    李翊躺在榻上,一边把玩那个兔子,一边想着,忽然又觉得自己很无聊,好好的琢磨人家姑娘干什么。那个护国寺的素斋,不知道她吃了没有,自己神差鬼使地撇下杨熙,到护国寺里找到广慈大师,央求了半天,好说歹说,又答应陪那个老和尚下三盘棋,才能让她尝尝素斋。自己为什么对她这般上心,难不成喜欢上她了。可是连人家是那个府的都不知道,杨熙可能知道,但是怎么看着杨熙看待那姑娘的眼神也很不一样,而且他们好像相识已久,想到这里怎么会有些不舒服。

    “翊儿。”这一声把李翊从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中,揪回了现实。他从榻上起来,就看见母亲已经进了屋子,这才反应上来那只小兔子还在他的手里,赶紧藏起来。

    眼尖的石氏早已看见,也不说破,甚至有些暗暗地高兴。自己的儿子从来都是潇洒自若的样子,而今天有些特别不一样,那个小玩意一看就是女孩子喜欢的东西,看样子儿子应该是有了思慕的对象。

    石氏那饶有趣味的目光,让李翊很是慌张,为了要掩饰自己的慌张,他装作平静地问道:

    母亲怎么这时候过来了?”

    “我听见丫鬟说,你刚才来过,就过来看看,今天刚好煮了你喜欢的竹笋汤,就拿过来一些,趁热喝吧。”李翊依言坐下,旁边的丫鬟揭开食盒,拿出来放在他面前。石氏就坐在旁边,看着他。一会儿李翊就有些受不了了,

    “母亲,你有什么事要跟儿子说吗?为什么总盯着我看?”

    “母亲到没有,我看你倒是要跟我说说看。”

    “说什么?”

    “说你为什么拿着个小姑娘的东西看。”李翊一听呛一口汤,咳嗽不已,敢情母亲都知道了,他赶紧辩解:

    “哪里有,那是要还给别人的。”

    “行了,母亲也不逼你,总有一天是你抢着跟我说的。母亲不急。”说完笑吟吟地看着他,连旁边石氏的丫鬟们也抿着嘴笑。李翊无奈的低下头,这才真是有理说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