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六十七章 纷乱(一)
    过了良久,琦玉和老夫人才渐渐平复了心境。老夫人看着琦玉哭肿的双眼,伸出颤抖的手摸了摸她的脸说道:

    “玉儿,你与楚家的亲事可能要黄了。”琦玉点点头,

    “玉儿已经知道了?”

    “是谁告诉你的?”

    “刚刚在院子外面见到了父亲,他说要将我送进宫去。”琦玉很奇怪,本来以为自己在说这件事的时候会哭出来,但是没想到是出奇的平静。老夫人似乎也觉察到这一点,担心的说道:

    “孩子别怕,祖母不会任由他们欺负你的,我刚才已经说了,若是他们一意孤行,我就死给他们看。”琦玉一听大急,

    “祖母,万万不可这样说。大不了玉儿就去选秀,可是玉儿不能没了祖母。我在这世上只有您一个亲人了。”说完,琦玉的眼圈又是一红。

    “傻孩子,我也是说说不信他们能走到逼死亲娘的地步。”说着摸了摸琦玉黝黑的头发说道:

    “其实也挺好,看着那楚夫人知书达理的,又打听得楚家公子人品才貌都不错,想着是个良配,却没想到是这种趋炎附势的人家,不嫁也罢。”琦玉头枕在老夫人的腿上说道:

    “那玉儿就不嫁了,一辈子陪着祖母。”老夫人听了笑着说道:

    “这会儿说嘴,真不让你嫁了,到时候一定埋怨我。”

    “才不会呢!”琦玉笑着说,她现在心里一片平静,该来终究回来,怎么担心也没有用的,索性不去想了。

    过了不久,楚家就正式上门提亲。因为琦莹的年纪大了,所以一系列的流程进展的很快。纳采、问名、纳吉等在不长的时间就完成了,婚期定在十月里。

    嫁妆什么的,柳氏很早就开始准备,倒也不着急,可是因为婚期紧了些,琦莹就要赶快绣嫁衣什么的,因此常在屋子里面,不太出来。而且毕竟因为楚家那层关系,琦莹见了琦玉也有些不好意思,即使见了也没什么话说,再也没有了刚见面时候的亲密无间。

    这天琦玉在房间里待的憋闷,秋燕看在眼里就说到:

    “小姐,这阵子,院子里小荷塘的荷花开了,不如去看看吧,省的呆在这里闷得慌。”琦玉本也不想去,但是看见秋燕的一片好心,也不忍拂了去,便答应了。

    主仆两个人,顺着小径往园子里走去。现在是初夏,天气渐渐热了起来,但是还不是那么让人难受。走在树荫下,倒是有凉风习习,让人惬意。

    两人一边说笑,一边走到了小池塘边上,却看见在池塘边上的亭子里,坐着琦娇和琦芸。秋燕说道:

    “三小姐和四小姐也在那儿。”琦玉这时候虽然不想见这两个姐妹,但是想必对方也已经看见她了,马上就走也不合适,于是款步走了过去。

    “二姐姐也来这里看荷花?”琦芸见了琦玉,颇为关心的问道。琦玉微一颔首,看见琦娇正在画一幅荷花图,琦芸正在绣一个帕子。

    “两位妹妹倒是雅人。”琦娇听了琦玉的话,放下手中的笔,笑吟吟地说道:

    “我们不过是没事找些事做罢了,哪像二姐姐是祖母的心头肉,一刻也离不得,是个大忙人呢。我们就是想到祖母跟前凑个趣,还恐怕她老人家不高兴呢。”

    “妹妹何出此言?祖母待我们一视同仁,哪有亲疏之分。不过是老人家年纪大了,喜欢清静,人多了不免烦躁,但是心里还是一样样的,妹妹们也要担待才好。”

    “还是姐姐善解人意,连祖母的心思都一清二楚的。”琦娇嘴角撇了撇,又拿起画笔。琦芸看着琦玉和琦娇的气氛紧张,就想着缓和一下。

    “这几日总也不见大姐姐,不知她的嫁妆绣得怎么样了?”听到这里,琦娇停下笔,眼睛看着琦芸说道:

    “未来的大姐夫家那么重视大姐姐,听说纳采征名无不做足礼数,大姐姐肯定得好好准备,怎么会有时间跟我们玩呢,你说是不是呀,二姐姐?”琦娇特意在二姐姐几个字上加重语气,然后有些幸灾乐祸地看着琦玉。

    琦玉的事情虽然被老夫人和柳氏勒令下人不能乱讲,但是还是有不少人知道,但像琦娇这样当面说出来的,却是从来没有。琦玉本以为自己能平静地接受这一切,但是等她她听完之后,心上还是如同被重锤敲了一下,半天没缓过劲儿来。

    “两位妹妹,我突然有些不舒服,先告辞了。”琦玉勉强把这几句话说的平稳,然后转身就走,只听到琦娇在后面说道:

    “二姐姐好好保重吧,可要想开点,是谁的就是谁的,任你是谁也抢不走呢。”

    琦玉听完一言不发,脚不停步的往自己院子里走,但是眼中酸涩,不知不觉中早已经泪流满面。却一边的秋燕也不敢说什么,深悔自己带着小姐到这儿来,生这一场闲气。

    却说琦娇这一次对琦玉连挖苦带嘲笑,终于除了心中的一口恶气,心情大好。当下画也懒得画了,想到母亲院子告诉这个消息。于是和琦芸告别,各自走开。

    王氏院子外面的小丫头看见琦娇,忙想进去禀报,却被琦娇拦住。她想给母亲一个惊喜。琦娇走到王氏平常起居的屋子外面,止住了要通报的丫鬟,悄悄掀了帘子进去,却听到王氏低低的声音。

    “这消息可真?”

    “千真万确,两家已经行了纳采之礼,媒人请的是广平公主。”琦娇听前半句还以为说的是琦莹,可是听到后半句却知道不是了。她刚想挑帘子进去,却听到王氏愤怒的声音:

    “他们欺人太甚,那娇娇怎么办?”琦娇的手停在半空中。

    “难道是……”琦娇的手有些微微发抖,她不敢往下想,身子如同跌倒了冰窖里。又听陈妈妈的声音说道

    “太太,您先息怒,这事恐怕也早有先兆了。你想世子夫人离世这么久,国公夫人没有向你提起一星半点。还总说小姐像她的亲女儿一样,哪有亲女儿,嫁给亲儿子的道理呀。”

    “你怎么不早说。”王氏的声音中仍包含掩饰不住的怒意。

    “老奴……”圆滑如陈妈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自己太太那会子,一心只看见齐国公世子夫人的位子,哪里能听进去什么话。

    “本想着娇娇嫁进国公府,终身又有靠,没想到他们确是这样背信弃义的,是我害了女儿,轻信了那个人。”王氏说着也滴下泪来,毕竟背信弃义的是国公府,她没有丝毫能与之抗衡的力量。

    “太太别伤心了,凭着三小姐的人品,还会有更好的。”王氏摇了摇头,喃喃地说道: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娇娇受了这样的委屈,那臭丫头却要进宫享受荣华富贵,我真的不甘心。”陈妈妈还未及答言,就看见琦娇泪痕满面的跑了进来,扑到王氏的怀里嘤嘤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