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六十六章 失望
    老夫人又被气病了,琦玉这些天就一直呆在老夫人的院中,没有回自己的院子,衣不解带地服侍,连她自己也熬出了黑眼圈,看的李妈妈直心疼。这一次老妇人发病,琦玉很是纳闷,隐约知道可能是跟那天登门的夫人有关,但是具体因为什么,她就无从知晓了。

    这一天晚上,老夫人的精神略好,琦玉呆在老夫人的边儿上凑趣儿。这时候忽然有丫鬟来报,张赞和柳氏一起来看老夫人。琦玉见过大伯父、大伯母之后,正准备吩咐丫鬟上茶,就听见柳氏说道:

    “玉姐儿,你先下去歇着,你大伯父有事情和你祖母说。”

    “是。”琦玉轻轻地答道,同着秋霜一起离开了。等到琦玉离开了视线,张赞缓缓地对老夫人说道:

    “母亲,身体可好些了?”老夫人点点头,

    “多亏了玉儿在这里照顾我。”

    “玉姐儿是个孝顺孩子。”柳氏附和道。

    “母亲,今天我来这里是向母亲请罪的。”张赞说完跪倒了地上,柳氏也连忙跪下,老夫人心中有一丝不相的感觉,但是却没有表露出来,只是淡淡地说道:

    “说吧。”

    “儿子已经答应了楚家的求亲。”

    “什么?”老夫人猛的起身,却因为眩晕又倒了下去。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这是玉儿的亲事呀。”

    “母亲,莹儿也是您的亲孙女,要不是因为上次寿王那个事情,莹儿已经顺顺利利嫁人了。可耽误到现在,好不容易有人上门求亲。玉儿年纪还小,以后再找合适的吧。”张赞辩解道,而柳氏在一边已经哭上了。

    “你们出去,我不想再看见你们!出去!”

    “母亲,还有一事,我和二弟已经商量过了,要送琦玉进宫选秀,所以琦玉的亲事,母亲就不用操心了。”张赞的这一番话,就好像刀子扎在老夫人的心上,顿时她就晕了过去。

    “老爷,我们是不是有些着急了?万一老太太有什么三长两短可怎么办?”

    大夫来了之后,用银针扎了几个穴位,老夫人悠悠醒转。老夫人看见自己身边围着的是张赞夫妇和张厚夫妇,心里一阵不悦。张赞和张厚看见母亲醒了,总算是放下了心。不多时丫鬟送上熬好的药,张赞示意柳氏上去喂药,但是柳氏刚要从红绫手里接过,老夫人便说道:

    “不用,红绫伺候我吃药。”柳氏尴尬地缩回手,站在一旁。

    红绫服侍老夫人吃完药,张厚说道:

    “母亲今天先休息吧,儿子们就先告退了。”

    老夫人看了他们一眼,说道:

    “你们俩儿过来,我有话说,其他人先退下。”柳氏和王氏相互看了一眼,说了一声让母亲好好保重,就退出去了。红绫扶老夫人坐起来,在她背后垫了一个大迎枕。

    “老大说的事,你们已经商量过了?”张赞和张厚对视了一眼,两人都点了点头。

    “楚家的事情,我就不说了,那样反复无常的人家,谁看得上谁就去,但是为什么要送琦玉进宫?”张赞沉吟片刻说道:

    “母亲,现在朝中形势虽然不明朗,但我与二弟都认为支持太子方是正统。可是琦莹的事情,让我不得不站在寿王一面,若是寿王失利,我们张家就失了依靠,以后的日子就很难过了,所以目前我们只有想办法搭上太子这条船。而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让我们张家的女儿能进了太子府。”

    老夫人强压心头的怒火,

    “所以你们就选了琦玉,可是你们怎么能保证她就一定能进太子府而不是其他王府。”

    “这个,自然会有办法的。”

    “为什么是琦玉?”张赞听了又说道:

    “儿子也考虑过琦莹,可是莹儿一则出过寿王的事情,二则莹儿样貌不过平常,即使进了宫可能也没有多大的用处。因此我征询了二弟的意见,人选定为琦玉。”老夫人转过脸,看了一眼张厚。

    “儿子知道母亲喜欢琦玉,舍不得她进宫,可是只有她和琦娇年龄合适。琦娇那边……”

    张厚犹豫了一下,他也不能直接说琦玉有心计,对府里助力最大。这样必然会引起老夫人的不快。所以他决定用国公府做了一次挡箭牌。

    “国公夫人看上琦娇,所以选择琦娇会得罪国公府。”

    老夫人听了冷笑两声,

    “原来如此,所以你们就选择了这个没人管的孩子。”

    “母亲,张家供给他们荣华富贵,他们享受这一切,理所当然在张家需要他们的时候挺身而出。”张厚说道。

    “我现在告诉你们,这个丫头我管定了,你们要是想将她送进宫,除非我死了。”

    “母亲!”张赞和张厚都有些急,一起叫道。

    “出去!”老夫人叱道。张赞和张厚无可奈何只好退了出去。

    “玉儿呢?”老夫人问一旁侍立的红绫。

    “刚才老夫人晕倒的时候,几位小姐都在外面,后来大太太和二太太让她们先回去了。”

    “去叫玉儿过来,我有话跟她说。”

    “老太太,这会儿已经不早了,你才刚刚醒来,身子还虚,要不……”

    “现在去叫!”老夫人的语气低沉但却透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味道。红绫只好躬身下去。

    琦玉担心老夫人的病,回到院中并没有歇下,李妈妈端过来一碗汤说道:

    “小姐,这些天你都没有好好休息,看看黑眼圈都出来了,这是我熬的冰糖燕窝,喝上些补补。”琦玉接过碗,慢慢喝了起来。

    “老太太今儿早起不是已经好了吗,怎么会由晕倒了?

    “可能是大伯父跟老太太说了什么,他们前脚进去,后脚老太太就晕了。

    “老太太这次病得也奇怪,怎么好好的说病就病了。”琦玉有些茫然地摇摇头,

    “要不老奴去打听打听。”

    “不必,祖母觉得让我知道,自然会说。”吃完了粥,琦玉和衣躺在床上,这几日她也是有些疲累了。刚迷迷糊糊地要睡着,就听见外面说话的声音。什么“二小姐”“老太太”“睡觉”,断断续续也听不真切。

    “外面是谁?”琦玉扬起声儿问了一句,就听见秋霜的声音,

    “小姐醒了。老太太说让小姐过去一趟。”琦玉连忙坐起身,催促秋燕和良儿给她梳头,换衣裳。琦玉心里惦记老夫人,脚下走得比较快,在正德院门口的时候,意外看见了张厚,显然正在等她。

    “琦玉,父亲有些话与你说。”这个意思当然是让丫鬟避到一边。琦玉走到张厚面前。

    “从打山东回来,也没跟你说上几句话。”琦玉静静地听着张厚的话,也不出声,静待张厚的下文。

    “你能把梁姨娘安全带到京里,说明为父没有看错你。但是为父答应你的事情已经兑现,但是别忘了你答应的事情也到了该兑现的时候。”琦玉不解的看着父亲。

    “现在到了你为张家利益做出贡献的时候了。”

    “父亲的意思是?”

    “今年的选秀,为父属意你去。”

    “可是,父亲,女儿不想进宫。”

    “这不是你愿不愿意的问题,而是必须去的事情。别忘了我们的协议。等会儿进去了,好好劝劝老太太,别说什么不该说的话。”说完,张厚转身就走,没有给琦玉一个说话的机会。

    琦玉听到进宫二字,就恍如一个炸雷响在耳边,耳朵里嗡嗡作响,脑袋里一片空白。一旁的秋霜看见张厚走了,赶紧走到琦玉身边,却被琦玉的样子吓了一跳,

    “小姐,你怎么了?别吓奴婢。”过了好久,琦玉才缓过神儿,

    “我没事。”说完向正德堂的大门走去,脚下的步子异常沉重,直到快进老夫人内室的时候,琦玉才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换上一张笑脸。

    “祖母,你没事了,玉儿好担心你。”床上靠着的老夫人,面色灰暗,朝她招招手,琦玉紧赶两步上前握住老夫人那枯瘦但是却温暖的手。

    “玉儿,祖母没用,不能好好护着你。”老夫人一见琦玉,刚刚平复的情绪顿时激动起来。琦玉看着泪流满面的祖母,本就强自抑制的感情也爆发了出来,扑到祖母怀里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