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六十四章 客人
    殿试的结果出来了,杨熙排了第三,被点选为探花。这段时间他一直很忙碌,要拜座师,叙同年,又有福王、李翊等一般朋友也相继为他庆贺。

    由于考虑到杨熙被选为庶吉士留在翰林院的可能性比较大,最终要在京城落脚,所以杨夫人决定带着女儿和小儿子一起搬到京城,也好相互有个照应。杨熙想等母亲一到,就把自己的想法说给母亲,到张府去提亲。尽管他知道母亲可能不愿意,但是他还是有信心说服母亲。

    杨夫人因为行李较多,一路上走得缓慢,直到将近四月才到了。杨夫人有半年天气未见儿子,一看儿子,禁不住落下泪来。

    “我的儿,你怎么瘦了这许多。”杨熙笑笑,

    “儿子吃得好,睡得好,身体好得很,请母亲放心。”说着一面挽着母亲,走进大门。这栋宅子是杨家在京城的祖宅,地段非常不错。原来屋子有些旧,去年因为要预备杨熙赴京赶考,因此杨夫人特命人好好地修葺了一番。

    一家人在正房坐定,杨熙这才发现母亲只带了二妹妹和小弟来,不见了大妹妹。不禁有些奇怪,随口问道

    “怎么不见大妹妹?”没想到杨夫人听了这话,面孔一红,

    “别提了,回头再说。”

    “大姐已经嫁人了!”杨熙的小弟福哥儿嘴快,一下说了出来。

    “嫁人?嫁给谁了?”

    “是达表哥。”二小姐杨纹说道。

    “不提她了。你们两个下去休息吧,我还有话跟你大哥说。”杨夫人不耐烦地说道。杨纹和福哥儿看着杨夫人的面色不对,赶紧溜之大吉。

    等到他们两个走了,杨夫人唤杨熙到近前,

    “熙儿,你可是咱们家的希望,你父亲也很为你高兴。特别让我叮嘱你,在京里不同在山东,一定要谨慎,不该说的话就别说,与人相交要留几分,若有未决之事可以向张大人请教。你父亲说张大人,虽然官位不高,但是深谙为官之道,你多学些没什么不好的。”

    “是,儿子知道了。”杨夫人听了很高兴,对这个儿子她是一百个放心。她这时又说道:

    “对你,母亲是放心的,不像你表弟,实在让人操碎了心。”杨熙这才想起来,刚才弟弟妹妹们说大妹妹已经嫁人的事情,忙问母亲是怎么回事儿?杨夫人叹了一口气:

    “唉,说起来也是家门不幸,上次你表弟与张家大小姐的事情未成,在你上京之后,你舅母又在咱们府里住了一段时间,想要给你表弟再说一门亲事。你也知道你那表弟在湖州那边闹的是在不像样子,哪有正经人家的姑娘愿意嫁给他。”

    “那怎么会把大妹妹说给表弟?”杨夫人生气地摇了摇头,

    “都说姨娘养的下流坯子,我还不信,费劲巴力地养了那么大,看见个清俊些的男人就什么都忘了,竟然如此不知廉耻,与达哥儿有了不才之事,把你父亲气得什么似得,只想动用家法打死她。还是我实在不忍心,硬是拦下了。最后能怎么办呢?少不得陪送些,嫁给达哥儿了。”

    杨熙听完,不由唏嘘,这里面达哥儿就没有责任吗,他可不信。也不由得庆幸,总算当时琦玉没有逃过一劫。杨氏一摆手:

    “算了算了,别说他们了,我也着实后怕这些事情传出去影响你妹妹,就带着他们上京来了。倒是你,说是春闱之后考虑自己的亲事,怎么样了,可有中意的姑娘?”杨熙有些不好意思,

    “母亲此事回头再说吧。”知子莫若母,杨夫人看见杨熙的这个样子,就知道自己这个儿子已经有了心仪的姑娘,心中大喜。

    “瞧你这孩子,有什么害羞的,还不能跟母亲说。”

    “母亲,此事晚些时候再说,这会儿你先安歇。儿子还有个约,先出去了。”说完就像逃跑似的退了出去,杨夫人暗暗好笑自己这个儿子,也欣慰他终于开窍了。

    杨熙这些时候在京里也闻听了一些福王的事情,都说是个只知**快活的糊涂王爷,但是从他与福王的接触来看,他觉得福王真正是大智若愚,平日里寄情山水,不显露自己只是不愿意与人相争。因此他并没有因为这些谣言,疏远福王,反而通过多次的接触,有了更深刻的了解,越走越近。

    这天,他们依旧约在老地方见面。进了福王常年包的雅间,杨熙才发现今天这里除了李翊和孔崇正之外,还多了一个面目清秀的年轻人。与大家一一见过之后,福王指着那个年轻人向杨熙介绍:

    “这位是王三公子。”杨熙自然也不敢怠慢,连忙躬身施礼。福王又向那人介绍杨熙,只听那人声音清脆地说道:

    “原来这位就是几年的探花郎。久仰久仰。”

    “不敢不敢,只是侥幸。”杨熙谦虚地说道。

    “哦?难道说这探花也是乱点的,恐怕对皇上不敬吧。”说完还用咄咄逼人的眼神看着杨熙。这话就说的刁钻了,瞬间扣了一个大帽子给杨熙,一时间杨熙不知道该怎么办,还是旁边的李翊圆了场。

    “不过是杨兄的谦虚之词,当今圣明,怎会胡乱为国选才?”那位王三公子瞥了一眼李翊,再没说话,算是很给面子地揭过了这一章。

    福王因为新得到一幅字,想请大家来品评一番,于是在书案上将那副字展开。杨熙喜好书法,犹善楷书,一看便断定此字出于前朝书法圣手展浮之手。福王对杨熙的话深信不疑,正要开口赞赏两句,那位王三公子却开口道:

    “不见得吧,有什么凭证说是展浮的字呢?也可能是谁仿得呢。”杨熙不禁有些纳闷,自己也不曾的罪过这个王三公子,怎么今日一见面就不停找茬。但是他也不便生气,耐心地说道:

    “在下对展浮的字了解颇多,当然不是一看之下,冒下定论。这幅字从运笔走势,间架,风骨无不形神兼备。还有这里,”杨熙指着一个起笔。

    “落笔甚重,与别家不同。”

    “那要是别人可以模仿呢?”那位王三公子不依不饶,连旁边的李翊都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王公子,再看着纸张,坚洁如玉,细薄光润,着墨深浅浓淡,纹理清晰,正是纸中上品成光堂的。这种纸,价格颇高,但听说展浮非它不用。所以在下才敢断定,这幅字是展浮的作品。如果是仿品,是不可能用这种纸的。”

    王三公子还不服气地想说什么,一旁的福王说道:

    “杨兄弟说的果然不错,本王今日得了一副好字,心情甚好,来咱们不醉无归。”那位王三公子听了福王的话,才算是闭了嘴,但还是瞪了杨熙一眼,这下更是让杨熙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