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六十三章 算计
    齐国公府在办完锦娘这场丧事之后,就又恢复了平静。丧事办得隆重而体面,连皇上和皇后也各有赏赐,但是独独没有对逝者的追思。除了锦娘带来的几个人或者还有那个刚刚降生的女婴,她的离世没有给其他人的生活带来任何变化。

    连氏照旧在京城的社交圈中十分活跃,隔三差五接到这家或那家的邀请去赴宴或去听戏。由于李端的丧妻,连氏发现有好多夫人都刻意地带着自家女儿有意无意出现在自己面前。

    这些女孩子当中不乏年轻貌美,家世又好的。相比之下,琦娇那五品官嫡女的身份,就有些不够看了。毕竟自己的儿子是未来的齐国公,妻子身份低了,面子上也不太好看。当年的锦娘,就让自己恨得牙痒痒,这回终于能选个称心如意的媳妇儿了。

    但是当时与王氏已经有那样一番交流,自己对琦娇那个孩子也是真心喜欢,甚至李端也对那个琦娇有几分心思。当时如果不是因为要先纳妾后扶正,也不会打琦娇的主意,没想到那个锦娘这么快就去了,这还到给自己留下一个难题。

    身边的裴妈妈当然感觉到主子的矛盾,看着愁眉不展的连氏,她非常和时宜的出了一个主意给连氏。

    “夫人可是为了那位张小姐的事儿烦恼?”

    “是呀,这当时做得太过了,现在倒不好收场了。少不得先远着点儿她们。”

    “其实,老奴觉得这也不是什么难事。”连氏一听眼睛一亮。

    “怎么说?”

    “这事情,夫人不但不能远着,还得要更近些。”连氏一脸的不解。

    “的要让人知道,夫人喜欢张家小姐,就像喜欢女儿一样,可不是想娶来做媳妇的。”连氏摇摇头。

    “可是已经跟她们提到亲事这一步了,突然反悔不太好吧,何况得罪王氏事小,这样做也就得罪了王尚书,那就给国公爷带来麻烦了。”

    “夫人若有看好的亲事,不妨请宫里的淑妃娘娘求皇上赐婚,这样一来,张家也就不能说什么了。何况夫人在京城的圈子里,说上几句张家小姐的好话,带着她往那些贵妇人面前站一站,再有个什么好亲事,她可不是面子也有,里子也有。”连氏听着脸上渐渐漾起了笑意。

    “不错,不错,还是你知道我的心意。”

    “为夫人分忧本就是老奴的分内之事。”

    在接下来的几次宴请中,连氏就特意表现出对王氏的亲厚,对琦娇更是照顾有加,逢人就夸这姑娘的好,恨不能认了干女儿去。在外人眼里看来,这认干女儿的话一出,大家就明白意思了,也就有人打听琦娇的情况。这样一来,琦娇在京城也小有名气,她的虚荣心也得到空前的满足,终于压过了自己的眼中钉琦玉。

    只是连氏面对王氏时,再不提迎娶琦娇的事情。但是却满口答应王氏,让淑妃在宸妃面前提提琦莹的事情。王氏暗暗心惊连氏口风的变化,不禁为女儿嫁进齐国公府的事情担忧,可是因为身份的差别,也不能去追问连氏。她这时候才后悔自己太过相信连氏,让琦娇和齐国公府走得太近了,深怕把女儿陷了进去。

    连氏看着事情都朝着自己期望的方向发展,心畅意洽,每日里只算计有哪些名门贵女堪配李端。

    这一天,齐国公和李端回到家时,脸色很是难看。连氏接着他们忙问是怎么回事。

    “西戎进犯。”这短短四个字,让连氏的心揪在一起。

    “什么意思,又要出征了吗?”连氏用颤抖的声音问道。当年齐国公出带着儿子出征的日子,一个个噩梦让她彻夜难眠。

    “这一次是我代替父亲去,皇上已经恩准了。”

    “端儿,为什么呀,怎么不能是别的人去呢?”连氏已经忍不住哭了出来。

    “食君之禄,忠君之忧,这时上阵杀敌才是男儿本色。”

    “母亲,西戎骚扰,少则半年,多则一年,儿子就回来了,不用担心。”

    “可是刀枪无眼,叫我怎么放心。”连氏说着又哭了出来。齐国公也不想让儿子出征,但是又别无他法。自己要看着京西大营,在这有些动荡的时期,皇上怎么能放心交给别人。现在他看见连氏的样子,心里也不好受,只得安慰道:

    “到时候我自会安排骁勇善战,有经验的人跟着他,不会出什么大问题的。”连氏知道自己再说也没有用,皇上已经下旨的事情,怎么可能挽回,只有祈求菩萨保佑了。

    齐国公还有事情要跟李端交代,便同着李端来到自己的书房,一面又派人叫李翊过来。

    齐国公看着与自己面貌酷似的儿子,心中有万千要交代的事情,可是却说不出来,他也不舍得自己的儿子上战场,尤其是自己只有这一个儿子。那边李端说道:

    “父亲,儿子一定奋勇杀敌,不坠父亲名头。”齐国公叹了口气,

    “端儿,为父就是担心你太着急建功,冒进坏事。”李端面孔一红,想起上次随父亲出征,就是自己着急去追那番将,落入圈套,险些被俘的事儿。

    “端儿,这一次你身为大元帅,为父又不在你身边,凡是绝不可鲁莽,我派了安副将在你身边,此人足智多谋,而且临战经验丰富,多听听他的意见。”李端听了父亲的话,心中不以为然,那个安和,曾经说他好勇斗狠,没有统军之才,这一次一定要叫他拜服在自己脚下,但嘴上却说道:

    “儿子谨遵父亲教诲。”齐国公听了点点头。这时有家人进来禀报

    “启禀国公爷,世子爷,二公子这回儿没在,也没有交代去了哪里。”齐国公一听不由得大怒,

    “这个不肖子,要不是看在二弟的面子上,我早把他赶出家门了。”李端也十分看不上李翊的作为,看着父亲发怒,连忙劝道:

    “父亲不要动怒,我回头再说说他。他这是年纪还小,不定性,等成了家就好了。”

    “什么年纪还小,我看根本就是胸无大志。你这个年纪已经进了大营历练,可他现在却是跟那一班酸腐文人混在一起,简直丢我们国公府的脸。”李端一面安抚着父亲,一面暗骂自己的这个二弟不靠谱。

    接下来的几天,连氏也没有心情做别的事情,只是帮着李端张罗出征要带的东西,毕竟现在儿子身边连个可靠的女人都没有。只盼着儿子赶快回来,娶了媳妇,也能歇下自己的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