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六十一章 低头
    这一日,柳氏忙完了家事,很罕见地来到王氏院中,说是看看这边安顿的怎么样,有没有什么需要的。王氏心里也很纳闷,柳氏说得这些不过是些托词,自己回来这都快半年了,刚回来的时候也没见她怎么样,今天柳氏不知唱得哪一出戏。

    两妯娌坐了一会儿,王氏看见柳氏手里一会儿紧攥着帕子,一会儿又放开,于是微微一笑说道:

    “大嫂,今日来我这里恐怕还有什么事吧,我们都是自家人,有什么事儿不妨直说,能帮忙的我一定会帮。”柳氏听了,脸涨得有些红,一直以来她都不待见王氏,却没想到有一天会有事相求,但是为了女儿也只得为之。

    “弟妹,我听说你和齐国公府的李夫人很熟悉。”

    “是呀,我和连姐姐认识有十几年了。”

    “不知李夫人能在淑妃那儿说上话吗?”

    “那自然是没问题,淑妃与李夫人可亲近着呢,每个月都要见一次吧。大嫂有什么事不妨直说。”

    “弟妹,琦莹的事儿你可能也知道吧。”

    “是什么事,我还不知道。”柳氏一听,只得将寿王欲纳琦莹的事儿说了一遍。

    “竟有此事!”王氏装作大吃一惊的样子。

    “这解铃还需系玲人,要是寿王那边能说上几句话,莹儿的情况就会好很多。”

    “这寿王的事儿,咱们可很难说上话呀。不知大嫂是个什么打算?”

    “我想着要是宸妃娘娘肯见上琦莹一下,或者说上几句什么好话,琦莹的亲事就会好说多了。”王氏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柳氏来此的真正目的,不仅暗笑。

    “大嫂的意思是通过淑妃娘娘搭上宸妃娘娘?这事儿不容易呢,且不说宸妃娘娘肯不肯见,就是淑妃娘娘愿不愿意帮这个忙也不好说呢。”柳氏一听王氏的推脱之词大急,抓着柳氏的手说道:

    “我也知道这事情不好办,但也是实在没办法了,我们老爷又实在指不上,只能求到弟妹这里。”

    “大嫂,你先别急。”王氏不露痕迹放开柳氏的手,看着柳氏焦急的神情,心中大畅。以前总是对自己各种瞧不上,现在也有求到自己的一天。

    “大嫂,现在形势不明,齐国公府是个什么意思也还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愿意让淑妃娘娘去管这件事,可真说不好。”柳氏一听就急了,站起身来,走到王氏面前就要跪下去,王氏连忙扶住。

    “大嫂,这是干什么?我们是一家人,什么事儿都好商量,万不可如此。”柳氏眼圈一红,

    “弟妹,我也知道这事情难为你,可是实在不忍心看着琦莹这一辈子就这样被毁了。”

    “大嫂话说到这里,我也不好推辞。这事儿我只能先去探探国公夫人的口风,至于成不成的却不敢保证。”

    “弟妹这就是帮了大忙了,其他的我也不敢指望。”柳氏对王氏感恩不尽,却不知道这一次的行事,也为自己带来了更大的麻烦。

    这日,张赞邀了张厚在自己的书房中叙话,两人遣退了一众仆人,显然是有机密的事情相商。张赞首先说道:

    “那日太子见了你,印象还是不错,而且。这回京里的空缺有个是工部郎中,虽然是平级,但是总是进了京,而且在这非常的时期,也不起眼,你以为如何?”张厚点点头,

    “甚好。”

    “你对那个位子有何看法?”张厚听了一愣,但随即反应过来。

    “大哥,你不是和寿王……”

    “那是不得已为之,他用琦莹的事情要挟我。而且我怀疑你岳丈也参与此事?”

    “王尚书?”张厚听了一惊。

    “不错,他早已看好寿王夺位。”

    “怪不得他叫我在山东帮他多招揽人手。”

    “但是为兄以为,现在虽然太子势弱,可毕竟是正经储君,没有不支持正统,反而去拥护其他的。更何况那寿王风头太大,未必是好事儿。其它几个,裕王刚愎自用,昌王优柔寡断,福王不提也罢。”

    “大哥言之有理,我也有同感。十有**太子还是太子。”

    “不错,但是现在王尚书已经站在寿王那边,外人看你我也必然是如此,当务之急我们得要和太子那边搭上线。”

    “大哥的意思?”

    “选秀不是就要开始了吗?”

    “正和弟意,但是这人选?”

    “本来出了寿王的事儿,我有意琦莹,但是莹儿性子太弱,美貌也不够,所以就想找你商量一下。”

    “琦玉和琦莹的年纪倒是都合适,但是各有千秋,我也不知道如何取舍?”

    “怎么说?”张赞问道。

    “琦玉样貌虽不如琦娇突出,但是却心思缜密,颇有心机,琦娇有些没有城府。”

    “这样一说,到叫人有些作难。在宫里生活,没有机心,那是寸步难行;可若是相貌出众,那必是能一举得到宠爱。”张厚也无可奈何地点点头。

    “这样吧,我使人打听打听太子的喜好,再决定人选吧。”

    “也好。”

    张厚离开了张赞的书房,就想去看看张潇在做什么,今天刚好国子监放了一天假。到了哪儿一看,张潇竟不在房中,张厚满脸不高兴,一问才知道,张潇出去看放榜了。于是就吩咐小厮,让张潇回来到书房见他。就在他要迈步走出房门的时候,却冷不丁的和正要进门的张潇撞在一起。

    张潇连忙扶住父亲,然后垂手侍立在侧。张厚压住心头火气说道:

    “不在房里温书,又跑出去做什么?”

    “父亲,今天是放榜的日子,儿子约了若齐兄去看榜文。”

    “若齐?”

    “就是杨熙。”张厚一听杨熙的名字,气就消了,他实在很欣赏这个年轻人。

    “怎么样?”张潇一听马上兴奋起来:

    “若齐兄真了不起,考了第六名进士。”

    “果然为父没有看错!”张厚称赞道,可是一看自家儿子兴奋的样子,就有些来气:

    “又不是你考了第六名,得意什么劲儿?还不快去温书。”张潇悻悻地走到书案边儿。

    “回头叫杨熙到府里来坐坐。”张厚临走地时候吩咐道,张潇高兴地马上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