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五十八章 结果
    琦玉与老太太回到房中,毕竟老太太是上了年纪的人,折腾了一晚上,精力便有些不济。琦玉愧疚的对老太太说道:

    “祖母,都怪玉儿不孝顺,让你白折腾了一趟。”老夫人伸出手轻轻抚了抚琦玉的头发说道:

    “玉儿,不用内疚,祖母歇歇就好了。从今儿这事儿看来,你母亲是个厉害角色,不知使了什么招数,让那小丫头咬出秦姨娘来。你要知道,身边的人一定要可靠,对付你的人一定会从这些人身上下手。虽然看着不起眼,但是关键的时候能救你一命,也能一口咬死你。”

    “是,玉儿知道了,祖母先休息吧。”老夫人点点头,闭上眼睛。琦玉蹑手蹑脚地离开老太太的屋子,回到自己的住处。李妈妈、秋燕和良儿都还在等消息,看见琦玉进来,赶紧迎了上来。

    “小姐,怎么样?”秋燕最沉不住气。琦玉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啊?”看着那几双充满问号的眼睛,琦玉忍着深深的疲倦,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

    “怎么会这样,本想着有老太太帮着能一举成功,揭开太太的真面目。”秋燕遗憾地说道。

    “哪有那么容易,今天的事太太连一点损失也没有,我们还是太轻敌了。”琦玉叹道。李妈妈摇摇头,

    “也不尽然,这次总是让她的阴谋没有得逞,梁姨娘肚子里的孩子安然无恙。”

    “这也说明太太开始怀疑上次用药的结果了。”

    “对了,小姐老太太有没有查出来上次那个药是什么?”琦玉摇摇头。

    “今天能阻止太太其实也多亏了鹊儿机灵,发现那个小丫头双儿往药罐里添东西,及时的换掉,让我们提早准备,可既使这样我们还是没能动她分毫,恐怕她还会有下次的。”

    “现在想这些也没用,天都要亮了,小姐还是赶紧休息吧,都熬了一夜。”一直没作声的秋霜说道。

    琦玉躺在床上,脑海中净是王氏的脸,有得意洋洋的,有冷嘲热讽的,有横眉冷对的,相同的只有那双冰冷、狠毒的眼睛。不管琦玉躲到那里,那双眼睛都会注视着她,让她不寒而栗。正在她躲无可躲的时候,却发现那双眼睛越变越红,像是要将自己吸进去一样,她啊的一声大叫醒来了,却原来是一个恶梦。

    琦玉坐起身来,满身冷汗,粘腻腻的极不舒服,外面已经天光大亮。她轻轻喊了声“秋霜”,却没有人应声。无奈只能自己披件衣裳,掀开床帘,慢慢站了起来。这时就见秋霜从外面进来,

    “小姐,你醒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没什么,可能有些累,你帮我传热水,我想洗个澡。”

    “是,小姐。”秋霜并没有下去,一付欲言又止的样子,琦玉不禁问道:

    “出什么事了?”

    “双儿吊死了。”琦玉一听就呆住了,几个时辰前还是那样一条鲜活的生命,现在却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宅门中的残酷实在不亚于战场。想起梦中王氏那双眼睛,琦玉不由打了个寒战,冰冷、狠毒,让她无处遁形。她不由自主抱紧双臂,还是觉得身上不住的发抖。一旁的秋霜看着琦玉的异样,说道:

    “小姐,你怎么了,别吓我呀!”

    “没……没事。”秋霜赶紧倒了一杯热茶递到琦玉手中,琦玉喝了一口,滚烫的茶水进到喉咙里,才觉得好过了些。秋霜看见琦玉好像缓过来一些,就去外面喊小丫头去厨房要热水,自己仍在琦玉身旁不敢走开。

    等到整个身体浸到热水里,琦玉的身体才完全放松,她慢慢的闭上眼睛。本以为回到京城之后,能过上平静安宁的生活,可是万万没想到自己始终无法逃脱。后宅中的争斗根本不是凭着一厢情愿就能够停止的,从昨天梁姨娘遣鹊儿来给自己报信的时候,就应该明白,这些事没有终结,除非死亡。她叹了口气,什么时候自己才能逃脱这些纷繁的算计,过上简单的生活,越想越觉得希望渺茫。

    张厚一早起来,听说双儿吊死了,说了声死有余辜,便扔下一句给王氏:

    “那秦氏原是你的丫头,你就自己处理吧,别闹的太大,出了人命就不好了。”说完人就急匆匆赶去看梁姨娘。王氏温言一脸铁青的地坐在椅子上,赔进去一个丫头,他还是那么在乎那个狐狸精,同喜这个没用的废物,这一次自己可谓是彻头彻尾的失算了。一旁侍立的的陈妈妈和同福大气也不敢出,王氏这种一言不发比起大发雷霆更让她们恐惧。同福暗自庆幸,多亏了二小姐教自己的那番说辞,否则现在等着被发落的就是自己了。陈妈妈则担心不已,这次又没成功,王氏会不会迁怒自己。

    “今天是怎么回事,你们说那贱婢吃了药,为什么肚子里的孩子还在?”

    “老奴也不知道,双儿确定真的是把一包药全下进去了。”

    “她会不会换了药你不知道?”

    “应该不会,她还等着太太把她挑到二少爷的房中去呢。”

    “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凭她也配肖想潇哥儿。”王氏恨得咬牙切齿,又道:

    “后面的事儿料理的是不是干净?”

    “太太放心,不会有问题,弄得和真吊死一样的。”

    “昨儿这事情好生蹊跷,不知是哪步出了纰漏?好好的又是谁给老太太报的信儿。”

    “在京里不比在山东,这府里还是老太太和大房那边掌控者,消息自然也没那么灵通了。”

    “不错,我整日在这院子里跟聋子、瞎子一样,可你呢?”王氏看向陈妈妈,

    “嗯,你跟着我也有些年头了。”王氏说到这里,又停了一下,陈妈妈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儿里了。幸好王氏很快就接着说下去,

    “这人么,年纪大了难免有些力不从心,我看你近来也是要歇歇了,明儿就到庄子上去住住吧。”陈妈妈听得魂飞魄散,扑通跪了下来。

    “求太太饶了老奴,老奴下次一定认真办事。”说着眼泪就下来了,王氏听了却不为所动,陈妈妈脑子快速地转动,想把自己从这种境地里解救出来,就不得不找一个能让王氏更加痛恨的目标,想到这里就说道

    “太太,老奴想了,这一切可能是因为二小姐。您想想老太太离这儿这么远,怎么会听见,却恰巧那个时候出现,这其中没有二小姐实在说不过去呀。”王氏听了点点头,

    “这丫头又惹上我了。也罢,这一次先饶过你吧。”陈妈妈听完一颗心才放回肚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