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五十七章 事变(三)
    屋子里的空气变得似乎像固体一样无法流动,每个人都压抑地不敢大声呼吸。在这一片静默中,各人都有各人的心思。柳氏是一脸轻松,毕竟此事与她无关;王氏也很坦然,她对自己的计划很有信心。张厚则非常紧张,一方面梁姨娘那里还不知道能不能保住孩子,另一方面他对事实的真相也有所惧怕。白姨娘和秦姨娘则站在那里默不作声,她们很清楚这种场合,能当个隐形人是最好的。

    老夫人,靠在椅背上,轻轻闭着眼睛养神,琦玉在老夫人身后,帮她捏着肩膀,面色平静,仿佛这一切都和她无关。终于随着邵妈妈的来到,这种令人窒息的静默被打破了。

    “回老太太,大夫验过了,馄饨没有什么问题,打胎药下在这安胎药中。”老夫人还未及答话,红绡也进来了,说是在喜儿的床铺并箱子里仔细搜了没有什么发现。老太太面色一沉,问喜儿:

    “可听见了,药出了问题,就着落在你身上。是谁给的你药,指使的你害人?”

    “老太太,奴婢真的没有害人,还望老太太明察。”

    “那好,我问你今儿煎药的时候,都见过谁,仔仔细细说出来。”喜儿说道:

    “每次煎药都只有我一个人,药煎好了,桃花或者鹊儿姐姐来取走。”

    “今儿在煎药的时候当真没有看见别人。”喜儿迟疑了一下,不想说出双儿,毕竟跟着主子出门自己却乱跑,也是不该的。双儿借钱给自己,总不好卖了她。

    “是,只在晚上煎药的时候见过阎妈妈进小厨房。”

    “红绡,下去搜搜小桃和什么鹊儿,看看有没有什么。”红绡答应着下去了。

    “母亲,事情已经很清楚了,你就回去休息吧,儿子在这里看着就行了。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儿子怎么能心安。”

    “不必多说,事情没有水落石出,我回去也睡不着,何况我也没有不济到那个份上。”

    王氏看着老夫人固执的样子,不禁起疑,老夫人这今天的做派似乎是冲着自己来的,不达目的不罢休,难道什么地方漏了马脚,想及此,不由得也有些坐不住。

    这时红绡走了进来向老太太禀报,在桃花和鹊儿的屋子里并没有发现什么。老太太也不免有些烦躁,张厚见了说道:

    “总之问题就出在这三个丫头身上,一起送官了事。”跪在地上的鹊儿突然磕了个头说道:

    “老太太,老爷、太太明鉴,喜儿撒了谎,晚上秦姨娘的小丫鬟双儿去找过她,并不像她说得没人进过小厨房。”

    “可有此事?”老太太声音一沉。

    “奴婢,奴婢……”喜儿说不出话来,一方面不想背叛朋友,另一方面又害怕把下药的罪名栽在自己身上。一边跪着的桃花也说道:

    “不错,奴婢记起来了,双儿还曾问过奴婢喜儿在哪里,是奴婢告诉她双儿在熬药,后来忙着给太太上茶什么的,就没有管她。”她的话音刚落,张厚看着王氏,

    “今天晚上你也来了?”

    “不错,我送了两匹绯绫给梁姨娘,让她做些贴身的衣服给孩子。白姨娘和秦姨娘也一起来的。”老太太这会儿也不管那么多,说道:

    “传双儿。喜儿这事儿还是你说吧。”老太太盯着喜儿,喜儿知道瞒不过去,就将晚上双儿来找她的过程说了一遍。

    “细想想还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她可曾离了你的视线。”喜儿摇了摇头,说道:

    “奴婢一直和她一起说话,只是……”

    “只是什么?”张厚等不及了追问道。

    “只是奴婢记得,她掏出帕子来给奴婢擦眼泪的时候,奴婢的眼睛看不见她。”

    老太太给邵妈妈使了个眼色,邵妈妈立刻下去。王氏看着一切朝自己计划的方向推进,很是高兴,不由的也松了一口气,这一招一下收拾了两个狐媚子。一会功夫,双儿被两个婆子推了进来,她一见这阵仗,赶紧跪下。老太太问道:

    “今儿晚上你可到喜儿煎药的小厨房去过?”

    “回老太太,奴婢是去过。”双儿回答的很爽快。

    “做什么去了?”

    “奴婢和喜儿姐姐一直交好,好不容易有个机会想去看看她。”

    “你跟你主子出来,却擅离职守,此罪一;下药暗害主子此罪二;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老太太,奴婢什么也没做呀,奴婢冤枉。喜儿姐姐,你也看见了,咱们不是一直在一起吗,我怎么可能下药呢。”

    “闭嘴,死到临头还嘴硬。”老太太斥道。一会儿邵妈妈拿着一个白色的小纸包走了进来进来,双儿一见那纸包,脸色一变,她的变化尽被老太太看在眼底。

    “这你可认识?”老太太厉声问道。

    “奴婢不知。”双儿心虚地说道。

    “这是邵妈妈在你枕头的夹层中找到的,你还狡辩?看样子不打你是不会说实话了。拖下去,给我狠狠地打。”双儿一听就急了,

    “老太太,奴婢说实话,是奴婢下的药。”她还没说完,就被张厚当胸踹了一脚,倒在地上。

    “贱蹄子!”老太太瞪了张厚一眼,

    “这么沉不住气,这么些年官是白当了。”张厚脸色一红,回到座位上。

    “给姨娘下打胎药,你胆子倒真不小?”老太太冷冷地说道。

    “不是打胎药呀,姨娘说是拉肚子的。”双儿此言一出,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

    “姨娘,哪个姨娘?”双儿说完双手紧紧地捂着嘴,惊恐地跪着。

    “快说。不然现在就托出去打死”张厚厉声说道。

    “是,是秦姨娘。”尽管双儿的声音越来越小,但是大家还是听见了秦姨娘三字。儿秦姨娘这时候已经惊呆了,连忙跑到张厚的面前跪下。

    “老爷,老爷,卑妾什么都没做过呀,您可要相信卑妾呀。”张厚厌恶地推开她,这时她有跪行到王氏面前,

    “太太,你要相信卑妾,不能听着小蹄子一面之词呀。”

    “这要都放在眼前,她一个没嫁过人的小丫头怎么会知道那种东西。你还是认了罪,求老太太、老爷轻些罚你吧。”王氏这样说道,便将矛头对准了秦姨娘,让她浑身有嘴也说不清了。张厚实在不耐烦了,说道:

    “都拖下去,等天亮了再说。先送老太太回房吧。”

    琦玉看着王氏眼中眼藏不住的喜意,咬了咬嘴唇,没想到这次又被她逃脱了,不会有下次了。这时有人来报说是梁姨娘的脉象已经平稳了,胎儿也很好,没什么大碍,听到这个消息,大家都是松了一口气,张厚更是赶紧去看视梁姨娘。只有琦玉盯着王氏,她的得意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不可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