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五十五章 事变(一)
    晚饭后,天逐渐黑了下来,梁姨娘院子的小厨房里,还有红红的火光闪烁着,小炉子上炖着的药在咕嘟咕嘟地冒着热气,旁边坐着的小丫头,头一点一点的,似乎快要睡着了。

    就在这个时候进来一位面色严肃的妈妈,看着小丫头越来垂得越低的头,就”啪”的拍在她肩膀上。小丫头一下子就被吓醒了,啊了一声,腾得就站了起来,可是当她发现眼前站得是老太太派来的阎妈妈顿时低下头。阎妈妈说道:

    “喜儿,你怎么当值呢,姨娘的药煎坏了,谁负责?”

    “奴婢下次不敢了。”

    “还下次,今儿念你是初犯,就罚三个月的月钱,下次再发现就直接撵了出去。”

    “还求妈妈饶恕,我家里还等着我拿钱回去给爹看病呢。”小丫头已经带上了哭声。

    “即这样,就该好好当差,今天若不罚你,以后一个个有样学样,不就乱套了?”那小丫头还想再说什么,阎妈妈已经转身出去了,她只好重新做下来,暗自垂泪。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穿绿袄的小丫头进了门。

    “喜儿姐姐,你怎么在哭?”喜儿匆忙抹抹眼泪,问道

    “双儿妹妹,你怎么来了。”那个穿绿袄的是秦姨娘的小丫头双儿,自从同喜被抬为姨娘后,王氏就派了几个丫头贴身伺候,这双儿正是小丫头之一。她和喜儿的关系一直不错,大概也是因为她们都是姨娘的小丫头,同病相怜不大受人待见。

    “太太今日和白姨娘、秦姨娘一起过来看梁姨娘,这会儿都在屋里坐着呢,我寻了个空儿想看看姐姐,问了桃花姐姐。她说姐姐在熬药呢。姐姐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在哭”

    “没什么就是……”喜儿想起刚才被阎妈妈训斥还罚了三个月月钱,撑不住又垂下泪来。

    “姐姐,咱们是好姐妹,有什么说出来,说不定妹妹还能帮帮忙。”于是喜儿就将刚才的事情,给双儿讲了一遍。双儿满脸气愤,

    “咱们就不是人,打个瞌睡就不行,起得最早,睡得最晚,又没误了主子的差事。那个阎妈妈仗着是老太太派来的,鼻孔都朝到天上去了,真真是阎王家的。”喜儿听见双儿这样说,害怕别人听见,又惹来麻烦,赶紧用手捂住双儿的嘴。

    “双儿妹妹,要怨就怨我们命不好吧。只是我爹二个月前上山摔断了腿,一直没好。现在就靠娘给人家浆洗、缝补衣服维持。没想到上个月爹又添了病,家里还指着我的月钱帮衬一二,可这又被阎妈妈扣了。”喜儿说完黯然低下了头,双儿沉默了片刻说道:

    “姐姐,我那里还有钱,回头拿给你先用吧。”

    “那怎么行,你的月钱跟我一样的。”

    “我就是一个人,也用不了什么,而且最近秦姨娘心情好,打赏也多,借给你应应急。赶明儿你宽松了再还我不就成了。”

    “妹妹,你的大恩,姐姐……”喜儿再也控制不住,眼泪流了出来。双儿马上掏出自己的帕子,抖了几下,去擦喜儿脸上的泪水。喜儿只顾着拭泪,并不曾看见双儿快速地将一包东西倒进药罐中。那白色的粉末在沸腾的药汁中,翻滚了几下就瞬间消失了踪影。

    此时此刻,王氏带着白姨娘和秦姨娘来看望梁姨娘,老太太体恤梁姨娘怀了身子,特别给她收拾了一个小院子,没住在二房的主院中。这天晚饭后,王氏趁那两个姨娘来请安的时候,提出去看看梁姨娘,白、秦二人自然不敢有什么异议。

    王氏来的时候梁姨娘已经躺在床上了,她看见王氏进来连忙要起来行礼,王氏连忙止住,

    “快别动,这儿还将那些个虚礼做什么,安安生生的给老爷添个大胖小子为是。”梁姨娘连忙请王氏坐下,一面又吩咐丫鬟上茶。王氏满脸堆笑地说:

    “这段时间忙着到处吃年酒,忽略了你,这不才得空儿就想着来看看你,我想着你这里有老太太派的人照看,必是妥当的,这才敢偷个懒,还望你不要见怪。”梁姨娘也恭敬地回说:

    “太太照看一家子老小,自然事多,今儿太太能来,卑妾已是感激不尽了,怎么会见怪。”

    王氏对梁姨娘的回答很满意,又指了指桌上放着的两匹绫说道:

    “这是内造的绯绫,细密柔软,给小孩子做贴身的**最是合适不过。我今儿特意找出来的,当时生安哥儿的时候都没有这样的好东西呢。”梁姨娘接过丫鬟递来的绯绫一看,与寻常的果然不同,质地更厚,泛着淡淡的光泽。

    “太太,这样贵重的东西,卑妾怕府中的孩儿消受不起,还是请太太收回吧。”

    “什么大不了的,有什么消受不起,一样也是府里的少爷小姐,你就别推辞了。”

    “是呀,姐姐难道太太赏的你还看不上不成?”一旁的秦姨娘插嘴道,虽然面上是戏谑的语气,可是她心里只有深深的嫉妒,不就是怀了个孩子有什么大不了的,赶明儿自己怀上了,老爷必会更看重自己。

    梁姨娘再三向王氏道谢,方命丫鬟收了。王氏看了一眼梁姨娘的肚子,说道:

    “你这安胎药和补药可按时吃着,这都五个月了,怎么还不是很显怀?”

    “会太太话,卑妾自怀了身子以来,一直害喜,虽不严重却时间拖的长。”王氏想了想问一旁站着的白姨娘:

    “你那会子怀琦芸的时候似乎也害喜的厉害,后来怎么好的?”

    “卑妾也记不大清楚了,时间已经挺久了,好像是吃了当时府里那个姚大夫的药。”

    “姚大夫后来回乡去了,这回儿可是难找。”梁姨娘不知王氏有什么企图,该不会是要重新找个大夫给自己,于是连忙说道:

    “不用麻烦了,最近好了些,大夫前儿来看过说是没什么,孩儿好着呢。”

    “那就好。”王氏并没有提出换大夫的事儿,梁姨娘心中一片狐疑,摸不透王氏此行的目的。正说话间,桃花端了一碗药进来,

    “姨娘,该喝药了。”王氏这时用询问的眼光看了一眼陈妈妈,见后者轻轻点头,便冷冷看着梁姨娘喝了药,当梁姨娘放下药碗的时候,王氏掩去眼中的冷意,换上一副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

    “行了,看你好好的我也就放心了,你这药也喝了,好好歇着吧,我们也该走了。”

    大约三更天气,张厚和王氏正在房中安睡,忽然听到有人在外面禀报,梁姨娘那边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