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五十三章 挑明
    饭后,平日里相得的夫人、小姐们便三三两两聚在一处闲话。安平侯夫人因为念在沈氏年纪大了,时间长了难免倦怠,便留下两个媳妇帮着招呼客人,自己同着她到一间静室去暂歇。两人可以称得上是闺中密友,相交多年。如今许久未见,自有许多话说。安平侯夫人看着老夫人的面色虽然不错,但是眼底始终透出一种虚弱与疲惫,便知是大病初愈的缘故。对于张府经历的事情,她也略有耳闻,于是问道:

    “那寿王的事儿,可算是完结了。”果然,沈氏一听苦笑道:

    “这事儿面上算是完结了,可是那莹丫头就被坑苦了。”安平侯夫人点点头,叹道:

    “不错,时间一长,等大家慢慢忘了也就是了。”

    “莹丫头年纪不小了,还能等得起几年,这阵子把她老子娘愁的。”

    “儿孙自有儿孙福,这也是急不来的事儿。我看你的身子也刚好,别太操心了。”

    “我这把年纪还能操上谁的心,自有她们的爹娘。只是玉儿……”

    “你是说琦玉?”

    “是呀,不瞒你说,我也是跟你近,不说客套话。本来这些年我身体不好,一直也不出门的。可今天上门实在也是有求与你。”

    “什么时候跟我这么客气,老姐姐有事直说无妨。”

    “我那孙女玉儿明年就十四了,到了该说亲的年纪,她那个父亲和母亲我是指不上的。因为你在京里结交的人多,就像拜托你帮着留留神。”

    “原来是这事儿。我听说开春宫里要给几位未成婚的皇子选秀,不知……”

    “这个就罢了,寿王的事刚了,这回子再说选秀也不合适。”沈氏摇了摇头。

    “原是这个理,倒是我大意了。不过寿王也……”安平侯夫人看了四周,示意丫鬟们都退下,然后压低声音说道:

    “我们侯爷听上面的意思,寿王未必是他钟意的那个,只不过现在看着风头健罢了。”

    “就算不是寿王,我也不想让琦玉跟宫里扯上任何关系,只盼着她平平安安地过完一生吧。”

    “不瞒你说,我连高门大户都不想让她嫁,何况是宫里,那是个一辈子不能安生的地方。”

    “那老姐姐的意思?”

    “只要孩子本本分分,肯上进,家世清白。人嘛端端正正,家境中等或者一般就行了。大不了到时候,我多给些陪嫁也就是了。”

    “这样的条件,不怕委屈了你的宝贝心肝。”安平侯夫人打趣沈氏,沈氏掠掠头发说道:

    “玉儿再怎么说也是没了娘亲的人,嫁进高门,妯娌之间、妻妾之间争斗不断,哪有好日子过,倒不如低门小户,小夫妻俩儿和和睦睦的好。”

    “倒是老姐姐通透,那高门大户龌龊的事儿还少了,离得远远儿得也好。老姐姐放心,这事儿就包在我身上,你等着听信儿吧。”

    “那我就静候佳音了。”

    因为外面还有客人,两人又说了几句便往前面来了。

    与此同时,另外两个人也借着出去散步透气的当儿撇下众人到花园里说话。隆冬季节,花园里已经没有什么花了,在凛冽的寒风中,显出一派萧瑟的景象。而亭中的两人正说得热火朝天,丝毫不介意周围的寒冷,这就是齐国公夫人连氏和王氏。连氏向王氏道:

    “前儿琦娇来的时候,匆匆忙忙也没招呼好,可是委屈了小姑娘。”

    “没有的事儿,琦娇回来满口地称赞。”

    “琦娇这丫头真不错,每天一早来给我请安,陪我用饭,又给我做小点心,真羡慕你有这么好的女儿。”

    “姐姐过奖了,你是有媳妇的人,难道这种福还没享够?”王氏故意将话题扯到世子夫人上。

    “别提了,还享福呢,小门小户出来的,没有半点教养。什么也不会,还指着我伺候她呢。”

    “谁娶了琦娇倒是个有福的。”

    “琦娇有时候也不懂事,也不知道她在那边给府里惹麻烦了没有?”王氏小心翼翼地问道,连氏闻言会意,

    “没有,琦娇这丫头知书达理的,就连世子……”连氏故意买了个关子,王氏果然眉毛一挑,看着自己,问道:

    “如何?”

    “世子也赞不绝口的。”王氏果然闻言脸上泛起了笑意

    “妹妹,既然如此,咱们也实话实说,不管是世子还是我都很喜欢娇丫头,都愿意她做我们李家的媳妇儿。但是一则,那锦娘也是受过册封的,这成婚才堪堪一年,休了她,宫里那边也不好说。另一则,我们老爷是个认死理的。要不是当年也不会娶了她,因此上要他同意还要费上一番思量。”连氏说完顿了一顿,又接着道:

    “所以才想要先择一妥当人选,聘为贵妾,待得时机成熟的时候,再做打算。本来我害怕世子不乐意,但是他既然看上琦娇,也是他们的缘分,这才冒昧向妹妹提出。虽说是名分上委屈了琦娇丫头,但是这聘礼和其它的一切都遵照娶正室的来。”

    王氏心里很满意,毕竟自己的女儿虽说貌美,但毕竟是一个区区五品官的女儿,与国公府在地位上那是天壤之别,要不是有这个缘故,琦娇也根本不可能做了国公夫人。但是想起那天母亲交代的话,王氏还是假装迟疑了一下,然后说道:

    “琦娇能得姐姐和世子的青目,不知是她几世修来的福分。只是我们老爷虽然只是区区五品,却也算是出身书香世家,他们这些读书人,最是讲究名声,这贵妾说到底还是一个妾,所以恐怕……。”

    “如何?”连氏知道王氏是在掉自己的胃口,但还是很配合地问了一句。

    “既然姐姐和世子有如此诚意,我也少不得回去拼着挨骂问问我家老太太和老爷的意思。”连氏颔首一笑,

    “既如此,我就等着妹妹的信儿了。”

    这一顿年酒,老夫人沈氏和王氏都完成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因此也都高高兴兴回到张府,一宿无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