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五十二章 年酒
    转眼间就是除夕夜,张厚也终于赶在二十九回到了京城。张府的人都聚集在老夫人的正德堂吃年饭。宴开两桌,因为都是骨肉至亲,中间也没有用屏风阻挡,老夫人带着孙女们坐了一桌,张赞兄弟带着儿子们坐了一桌,柳氏和王氏本来还要在旁边伺候老夫人,老夫人体恤她们就说是过年不用讲那些规矩,让她们一起坐了。

    今年是全家团圆的一年,老夫人看着儿孙满堂心情愉悦,笑得合不拢嘴。一顿饭吃完,大家坐在一处闲话。柳氏询问老夫人,

    “今年的年酒母亲打算去还是向往年一样不去了。”老夫人年纪大了喜欢安静,本不欲出去,但是今年有所不同,琦玉回了京,她还想带着琦玉去见见人。于是微一沉吟说道:

    “安平侯家的是什么时候?”

    “应该是安排在初五。”

    “那行,你就安排吧,咱们初五去。”安平侯夫人是老夫人多年的相识,关系非比寻常,所以老夫人首先考虑了她家。

    “是母亲,不过那天儿媳可能要在家中招呼,恐怕去不了了。”

    “那就让二太太跟我去吧,让琦莹她们姐妹跟我一起去。”王氏虽然对琦娇的事儿有国公府那边的打算,但是也不介意再选选看,于是爽快地答应了。于是和柳氏一起应了。

    到了初五的那天早上,琦玉一早起来收拾装扮。因为是过年,她穿了一件嫩黄银线绣牡丹的小毛皮袄,樱粉色的绣花锦裙。头上挽了云髻,插了一只金累丝宝蝶花簪。到了老夫人房中,老夫人拉着琦玉的手端详了一会说道:

    “还是有些太素了,小姑娘家的要看着喜庆些才好。”一边吩咐大丫鬟红绫将自己年轻时的首饰取出来,看了看说道:

    “东西倒好,就是样子就了些,这条链子还罢了。”说着取出一条镶蓝宝的璎珞项圈给琦玉带上。

    “这样就好多了。红绫再把我那对镯子取来。”红绫听了,转身去取。不多时托了一个锦盒出来。老夫人接过打开,琦玉看见里面是一对水头极好的翡翠镯子。

    “这个给你。”老夫人对琦玉说道。

    “祖母这镯子还是您收着吧,太贵重了,孙女年纪小压不住。”

    “没叫你现在戴,这东西是出阁的时候我娘给我的,今天我就传给你,算是个念想吧,别推辞了,自己好好收起来。”琦玉听了老夫人的话,不由得伤感起来,眼圈微微有些红。

    “这大年下的,可不许哭。给你东西还不高兴,那我可收回了。”老夫人故意板着脸说道。琦玉跪下来伏在老夫人的膝上说道:

    “祖母你待我真好。”

    “祖母不待你好待谁好呢。”一时,丫鬟进来禀报,说是二位夫人和小姐们已经在厅上侯着了,这是琦玉才搀着老夫人走了出去。

    到了厅上,琦玉发现姐妹们都打扮的焕然一新,琦娇仍然是红色的一身,显得那样夺目。琦芸则像墙角开放的小花,虽不醒目但是也使人怜惜。琦莹在姐妹中,样貌是最平常的,但是长久以来良好的教养,养成了一中温文尔雅的气度,反而让人忽视她平凡的脸庞。

    老夫人看着自己四个像花朵一样的孙女,满意地点点头。而厅上的诸人都看见了琦玉脖子上那个价值不菲的项圈。柳氏和琦莹对琦玉心存感激,并没有什么想法。但是王氏、琦娇和琦芸就不一样了。王氏深恨老夫人偏宠琦玉,琦娇埋怨祖母的偏心,琦芸则是满眼的羡慕。

    老夫人带着琦莹和琦玉坐了一辆车,王氏带着琦娇和琦芸坐了一辆车,便向安平侯府出发了。不多时到了安平侯府,府门外已经有很多车辆排队,但是报了张府的名号后,那管事早的了安平侯夫人的吩咐,便优先让张府的车通过。下了车早有人在前面带路,将老夫人等请进大厅。厅上主位的安平侯夫人迎上前,向老夫人道:

    “老姐姐,真是稀客,咱们是有多少年没见了。”

    “这不来了,今年刚好身体好一些。”安平侯夫人笑着请老夫人上座,老夫人开始不肯,后来拧不过,还是坐下了。便让王氏领着孙女们上前拜见侯夫人。安平侯夫人自是一番夸奖,

    “老姐姐,我说你怎么不出来,原来是藏了这四朵花在府里,怕人摘了去吧。”

    “听听,这几年没见,嘴巴倒是更会说了。”

    “这怕过了明天,你们府的门就要被人踏破了。”厅上的众位夫人,均是随声附和,安平侯夫人命丫鬟将小姐们送到一处去玩,夫人们则在厅上聊天。正说话间,有人禀报齐国公夫人到,众人忙站起来出门相迎。只见齐国公夫人身穿红色金丝刻牡丹的对襟长袄,头上梳牡丹髻,插着五凤衔珠钗,中间的凤嘴里则是一颗红宝石熠熠生辉,整个人金碧辉煌,让人不敢直视。国公夫人进来自然坐了主位,她与众人寒暄毕,特意点了王氏。

    “张夫人,琦娇那丫头呢?”王氏连忙起身行礼说道:

    “那丫头正跟姐妹们在后面玩呢,我这就叫她出来给夫人见礼。”

    “不必了,一会儿就见着了,省得她跑一趟。”这一番对话听在众人耳里,大家打量王氏的眼光都发生了变化。原本瞧不起她只是个五品官的夫人,尽管有个吏部尚书的爹。但听国公夫人的口气,似乎两家颇为熟捻,那齐国公可是皇上的重臣、宠臣,深得皇上信任,不是一个尚书能比的。因此言语上对王氏就有结交的意思。

    王氏开始也很纳闷连氏这一下子,可是回想一下怕是那门婚事的缘故,不由嘴角弯弯。老夫人深知自己媳妇的性子,看着她满面得色,就知道这中间一定有什么缘故,那日琦娇随王氏上国公府拜访,竟然一住十日,今日的情形可见不是单纯喜欢琦娇那么简单,不知王氏的葫芦里装的什么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