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五十一章 心痛
    李端回到自己院中,准备换了衣服到书房去。进了院门就看见两个姨娘打扮的花枝招展站在各自的门前,一见自己就赶了上来。李端皱皱眉,怎么自己的女人就是这样的庸脂俗粉,俗不可耐。打发了两个人,进了正房。他和锦娘早已分房而居,这是想起几天也没看见锦娘就到东侧的屋子去看看。进了屋子就是一股浓重的药味,他面上不由显出了厌恶的神色。锦娘躺在床上,脸色蜡黄,头发干枯,这一切让他不由的烦躁起来。床上的锦娘,虚弱地睁开眼睛,

    “世子,您回来了。”

    “你这样整日躺着,也不去给娘请安,也不管管那些姨娘,看这屋里成何体统?这世子夫人是怎么当得。”

    “妾身做得不好,有负世子的信任。”这是旁边锦娘贴身的秦妈妈实在看不过眼,就说道:

    “昨儿大夫来说,夫人的胎不稳,让在床上躺着,不能下来。所以才没有去给太太请安。”

    “谁许你说话来着,懂不懂规矩?这就是你们夫人管教的人?还不下去领罚?”李端这回气不顺,这妈妈就撞在了枪口上。

    “世子,看在妾身的薄面上,就饶了秦妈妈吧,她年纪大了,禁不起。”李端“哼”了一声掀开门帘出去了。锦娘顿时觉得眼睛酸涩,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秦妈妈上前抱住锦娘说道:

    “小姐快别哭了,当心孩子。”

    “孩子,他们在意孩子吗?”锦娘泪眼婆娑喃喃说道。

    “他们凭什么这样对您?”

    “这就是命,自己选得怨不得别人。妈妈你说我当时听爹爹的话,上京来是对还是错?”

    “小姐,忍忍吧等生了小世子,一切都会好的。”

    “会吗?妈妈我真的好辛苦,快要撑不下去了。”

    秦妈妈听得心酸,主仆两人抱着哭作一团。过了良久,秦妈妈看锦娘沉沉睡去,帮她掖好被角,才走出内室。之见锦娘带来的小丫鬟小喜,慌慌张张地跑进来说道:

    “妈妈,不好了。”

    “小声点儿,小姐才睡着。”秦妈妈忙止住她,问道:

    “到底怎么了,你这样慌张?”

    “我到厨房里给小姐煎药,刚走到门口就听见他们说夫人昨天留下了一位美貌的小姐,今儿还跟着世子爷逛园子,不仅夫人对那位小姐宠爱异常,赏赐了好些东西,就连一向冷淡的世子爷对她也温柔的很,关爱有加,说个话都轻言慢语的。”李妈妈一听也是大吃一惊,从来还没有听说世子爷会陪着哪位姑娘做什么,更别提什么温柔有加,这要是放在二公子身上。世子爷虽然对自家姑娘不好,但是对那两个姨娘很是一般,在外面也不招惹什么狂蜂浪蝶,她还以为世子爷天生不近女色,还未她家小姐欣慰,谁知道只是一般的女子没令世子动心罢了。

    “妈妈,听他们还说,那位小姐出身高贵,是夫人旧交的女儿。夫人身边的裴妈妈还亲自照会各个管事妈妈,说是夫人说了,谁都不能怠慢了那位小姐。若有不恭敬的,立时撵了出去。你说世子爷是不是要纳了那位姑娘。”

    “谁说的,这种话,别在这里乱传,小心小姐听见。”秦妈妈私底下还一直称呼锦娘小姐,而不是夫人。

    “是,奴婢知道了。”小喜赶紧答应。

    里面的锦娘其实早在小喜跑进来的时候就已经醒了,自从怀了身子,她的睡眠一向很浅,这一席话听得锦娘浑身冰凉。她原以为世子即使不喜欢她,总还没有不停地纳新人,夫妻俩儿虽是不睦,但是日子也能过得下去。自己出身低微,世子夫人这个位子本就不是自己应该肖想的,可是既然成了亲,日子就应该过下去,自己凡事迁就李端,迁就婆婆,一起都会变好,就在刚才自己还在幻孩子出生之后,能缓和一家人的关系,可是小喜的一番话打破了她不切实际的幻想。什么好好的过活,不过是她的一厢情愿罢了。那位美貌的姑娘不用说一定是婆婆找来替代自己的,从一进府里,婆婆就不喜欢自己,她还天真地以为,凭着自己的努力,这一切会有改善,可是什么都没有。

    初进府里的一幕幕不断出现在锦娘的眼前。第一眼看到国公夫人,她就被吓住了。不光是那通身的气派,更是那凌厉的眼神,憎恶的神情。婆婆借故自己不懂规矩,派了教养嬷嬷跟着自己,动辄挨打,罚跪。又说自己身子太胖,穿嫁衣的时候不好看,就减了饭食,她经常是在饥肠辘辘中度过那每一天。这样每天忍受折磨的日子,终于在国公爷的干预下结束了。自己就开始憧憬新的开始。在成亲的那天,世子爷揭开盖头,映入眼帘的是他英挺的样貌,同时还有冰冷的眼神。新婚之夜对她来说只有无尽的痛苦,以后世子便甚少踏入自己的房中,这次的怀孕更是在世子酒醉的一次荒唐中,她没有感到丝毫的欢愉,只是成了发泄的工具。

    这样的生活还有什么意思,还有什么希望,自己的坚持又带来了什么?她苦笑着渐渐地似乎回到了过去,虽然生活不是很富裕,可是她却能天天笑着生活。她似乎看见了娘,看见了爹……

    “小姐,小姐,你快醒醒!”锦娘实在不愿意从那个美梦中醒来,但是却被秦妈妈一声声的呼唤叫醒了,她睁开眼说道

    “妈妈,你不该叫醒我,我真不想醒来。”

    “小姐你不知道,刚才看见你一会儿哭着泪流满面,一会儿又笑着,可把老奴吓坏了,怕是魇着了,赶紧叫醒你。”

    “我做了一个好梦,一个很好的梦,那么好只在梦里有吧。”秦妈妈心下狐疑锦娘听到了小喜的那番话,但是又不敢直接问。只是劝锦娘想开一些,好好保养身子,生下小世子。可这回锦娘只是静静的听着,再不接话,眼睛里似乎也没有了神采,空洞洞的好不怕人。